•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論“聽話”

    散文集發表于2020-08-04 19:33:46歸屬于郭小川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兩種偏頗

        中國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兩種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點也不管,

        罵人固可,打人亦無不可,在門內或門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網

        的蜘蛛一般,立刻毫無能力。其二,是終日給以冷遇或呵斥,甚而至于打撲,使

        他畏葸退縮,仿佛一個奴才,一個傀儡,然而父母卻美其名曰“聽話”,自以為

        是教育的成功,待到放他到外面來,則如暫出樊籠的小禽,他決不會飛鳴,也不會

        跳躍。

        《魯迅全集》第4卷,第433頁

        這是魯迅在二十多年前(1933年)說的,到現在看來,還是這樣新鮮、有

        力時至今日,由于這個時代所給予人們的新的道德的影響,相當多的家庭也已不再

        墨守這兩種偏頗的“法”,開始找到“教孩子”的正當門徑了。然而,我們仍然不

        能為此心安。因為這“兩種法”的偏頗傳統,決不會那么一下子就輕易地消失。而

        只要這種傳統還沒有消失,它就在我們的社會中,成為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其所以成為很嚴重的問題,因為這兩種“法”是從根本上與我們的社會制度相

        抵觸的。對孩子和青年的關心和培養,是我們整個社會的職責。放棄了這種關心和

        培養,就是極大的失職,就是毀掉了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事業的將來;而如果用錯

        誤的方法來進行教育,也同樣不能盡到職責,而要發生很壞的效果。

        一個特別值得注意的問題

        “兩種法”的害處雖然都大,然而今天特別值得注意的問題卻在于后者,即

        “教孩子”和青年的所謂“聽話”這一點上。

        為什么?當然不是因為“教孩子”和青年“任其跋扈”、不加教育之“法”已

        經為大家所拋棄了,不,這還是值得注意的問題;而是因為教育青年“聽話”之法,

        是在“加強對青年的教育”的名義之下進行的,而它的害處又往往不被一般人所

        認識,因而這種“偏頗”之法,在目前有著更大的普遍性。自然,今天的所謂聽

        “話”跟魯迅所說的內容已不盡相同。“終日給以冷遇或呵斥,甚而至于打撲”的,

        即使還沒有絕跡,已經很少了。但是,如果從實質去了解,“教孩子”和青年不管

        什么“話”都要“聽”,讓孩子和青年失去了創造性和科學態度的看法和作法,在

        家庭中,在學校中,在社會上,在青年團和少先隊內,卻是相當地流行的。一些不

        求甚解的熱心家以為既然不能“教孩子”和青年“任其跋扈”,那么就應該“嚴加

        管教”,他們把孩子和青年限制在一個非常死板的框子里。誰的行動如果超出他們

        的框子以外,就是“不老實”,“不聽話”。對于來自長輩、上級的意見,如果青

        年提出一些疑問甚至提出批評和意見,那就是“不虛心”,“不聽話”,甚而是

        “組織紀律性不強”……。其效果呢?自然也是不妙的。這樣一來,“跋扈”雖然

        不敢,卻只剩下了“美其名曰”的“聽話”,使生龍活虎般的青年和未來的青年

        (孩子),“待到放他到外面來,則如暫出樊籠的小禽,他決不會飛鳴,也不會跳

        躍”了。

        這不是什么“危言聳聽”的道理,稍稍注意這個問題的人,是不難發現若干真

        憑實據的。請想想,下列類乎算術公式的“公式”是不是有,是不是在某些地方流

        行,是不是還沒有得到有力的批評或駁斥?

        好團員=團籍十“聽話”;

        好學生=學籍+“聽話”;

        好青年=青年+“聽話”;

        好孩子=孩子+“聽話”。

        總之,“好者”,“聽話”也。“聽話”成為唯一準繩。

        我想,沒有人否認這種種公式的存在的,而且批評和駁斥它的言論還似乎不多,

        這就不能不是一個迫切的問題了。

        “聽話”一解

        說到“聽話”,就不能不預先防止某些可能發生的誤解。

        頭一個方面,用不著懷疑,我們的許多“熱心家”,要孩子和青年們“聽話”,

        實在是出于好心,并無使之成為“仿佛一個奴才,一個傀儡”的意思的,他們倒是

        真正要關心和幫助這些孩子和青年成為有用的人的。

        次一個方面,這里我們決不是一般地反對“聽話”。孩子和青年難道不要“聽

        話”嗎?要“聽”呵!一切正確的“話”都是要“聽”的。但這里所說的“聽話”

        的意思是,凡是正確的“話”,就應當按照它去實際地做。那么,如果廣義地講,

        就連錯誤的乃至反動的“話”,必要時也是要“聽”的,不過是“聽”了之后,并

        不按照去做,而是反過來駁斥它、反對它而已。很顯然,在這個意義上的“聽話”,

        不但不應當受到反對,還應當特別提倡。現在,在這個意義上的“聽話”,并不是

        我們的孩子和青年已經做得很夠了,不,這是一個永久性的教育問題,很難說有什

        么夠了的時候。

        那么,問題究竟在哪里呢?為什么把“教孩子”和青年“聽話”當成一種偏頗

        的“法”呢?

        “教孩子”和青年的“美其名曰”的“聽話”之“法”的偏頗,是因為:第一,

        它不問這“話”是什么樣的“話”,是正確的“話”,還是錯誤的“話”。顯然,

        正確的“話”自然應該“聽”,而錯誤的“話”就不應該“聽”(這里的“聽”是

        按照它去做的意思)。

        第二,它不是提倡讓孩子和青年去做獨立的思考的評判,而是叫他們盲目地

        去“聽”。顯然,即使是正確的“話”,也應當自覺地用科學的態度去“聽”,而

        不能提倡盲目性。

        第三,它不是發揚孩子和青年的創造性,而是叫他們墨守成規。事實上,無

        論多好的“話”,也不能說盡一切真理,真理的長河是發展和豐富著的,一切都有

        待于新的創造,特別是青年的創造。只叫青年“聽話”,墨守成規,規規矩矩,而

        不引導他們去大膽地想,大膽地行動,這就可能杜絕了這種創造。

        這一些,就是我們對于“聽話”之“法”的偏頗處的一般理解。

        由“聽話”所引起的

        我們指出了“聽話”之“法”的偏頗,就不能不說一說我們的一些正面看法。

        當然,在這里,不可能就對青年的整個教育問題做全面的探討,只能就這個問題所

        引起的問題提上幾句。

        代替教孩子和青年“聽話”的,我以為,是兩種根本的為人態度:一是服從真

        理的精神;二是創造精神。

        服從真理的精神有兩個方面:一方面,對真理,是堅決地擁護,堅決為它奮斗

        ;另一方面,對一切違反真理的言論和行為,就堅決反對,堅決同它斗爭。而這里,

        兩者又是統一的,那就是為真理而戰斗。

        創造精神也有兩個方面:一方面,對一切先進的優秀的東西,一切先人留下的

        優良傳統,一定要學習,要承繼;另一方面,又不止于承繼和學習,而要努力創造

        新的東西。這就是說,要創造性地學習,創造性地工作。

        不言而喻,這兩種為人的態度,都要建立在自覺的基礎上的,而不是靠盲目性

        就能自動地形成的。對于一切事物,都要通過自己的頭腦去思考,去評判,對于一

        切能夠接觸到的問題,都要有經過自己思考過的看法和意見。

        看法和意見,事實上是任何人也不可能沒有,也不應該沒有的。我們決不能像

        官僚主義者那樣怕別人的看法和意見,有如怕洪水猛獸。當然,看法和意見有正確

        與錯誤之分,但對青年說來,只應提倡他們多想、多研究、多提出他們自己的看法

        和意見,同時又用服從真理的精神對待他們,而不能提倡他們吞蝕或收起他們的看

        法和意見。青年人的錯誤看法和意見,是不可免的,如果讓他們吞蝕或收起錯誤的

        看法和意見,那就連正確的看法和意見也就一古腦兒化為烏有了。而正確的看法和

        意見,乃是正確的行動的先聲,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沒有的。沒有它們,也就沒有了

        服從真理的精神和創造精神。

        很明白,如果是這樣,也就真正能夠做到正確的“聽話”了,然而這豈是前面

        說的“聽話”之“法”所能包括的嗎?不能啊!這一點,也就是本文的中心意思。

        一九五三年

        選自《針鋒集》,北京出版社1958年版

    返回郭小川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隨機推薦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