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第82章_古爐

    散文集發表于2020-03-08 05:45:01歸屬于古爐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金牙死后,政訓班的人就安靜多了,再也沒有人謀著要逃跑。但窯神廟的門還是緊關著,兩個縣聯指的人在那兒站著看守。狗尿苔沒事了就站在三岔巷口往那里看,早晨太陽從屹岬嶺側邊的梁上過來的時候,廟門口一直到山門的那一段漫坡路上,白光一片,隱隱地還有著粉的顏色,人從那里走,雞呀狗呀也走,走著走著似乎就都溶化了,直到一頓飯時間,太陽跳到了嶺頭上,那路上的光氣就散了,能聽到廟院里有了人的說話聲,說的什么聽不清,傳到瓷缸匣坯砌成的巷里,就含糊成嗡嗡聲,而廟門口的兩個看守則解開棉襖捉虱。中午,或者下午,政訓班的人才能出來.打頭的是支書,他好像依然是那些被關押人的領導,分配著人或者去劈柴,或者和泥拓坯,或者淋濕了稻草打草鞋。據說窯神廟里太冷,他們要用坯砌火炕呀,劈柴也緊缺了,只能用斧頭劈那些樹根疙瘩,而打草鞋卻是要給所有縣聯指的人和榔頭隊的人穿,要保證五天每人配上一雙。別人都分頭干起來了,支書就還是坐在那里開始打盹,但只要誰剛貓了腰要走開,他還是閉著眼,說:干啥呀?回答是:我尿呀。又有了鼾聲。

      他們在那里勞動,狗尿苔絕不去跟前,即便是支書的老婆也在這里的墻頭后看,一邊看著一邊抹眼淚,他還是給支書的老婆說:你不要去,去了只給他惹事哩。支書老婆說:你支書爺有胃病哩。狗尿苔說:胃病不是好了嗎,你看他都胖了。支書的老婆說:那是浮腫。但是,當榔頭隊又從外邊拉回了一架子面粉了,狗尿苔才肯走近去。他喜歡那面袋子裝著面粉,飽飽的又虛虛的,打一拳頭,拳頭就陷進去而且拳頭也變成了白的。這些面粉他是吃不上的,所以他們也讓他幫著把面粉袋子扛到窯場去,他說他扛不動,甚至人家把面粉袋子放在他的肩上了,他就壓趴在地上。人家說:你扛了,這布袋給你。他又從地上站起來,扛了往山上去。狗尿苔得到過三個面粉袋子,他把袋子拿回來在水里涮,面水還做過一頓菜糊糊吃。

      這一天,縣聯指的人竟然在殺豬,他們從下河灣拉回來了一頭母豬,據說是掏錢買的,豬肚子豬奶很大,磨蹭著地。豬在跟后家殺,燙豬毛的水是跟后媳婦燒的,燒了就盛在大木梢里,代價是殺了豬把豬血給跟后家。跟后媳婦早早就給三嬸,面魚兒老婆,說燙了豬的水洗腳能治腳凍,讓到時來洗,甚至還告訴了葫蘆媳婦,讓來提水回去給她婆婆洗。這些人到了跟后家,當狗尿苔也去了時,三嬸還在問:你婆咋沒來哩?狗尿苔說:我婆腳疼。三嬸說:腳疼才要來洗的呀!一冬天都沒燙過腳了,啥時候還有這好事?!但狗尿苔就是沒去把婆叫來,他逗著干兒子玩。干兒子十分興奮,一直拿著銅臉盆兒敲著,嚷嚷他要用盆子接豬血。當豬被趕到跟后家院門口,豬怎么也不肯進,嚎嚎地叫,兩個人就揪著豬耳朵往里拉。鐵栓就拿了刀在院中的小桌前站了,指揮著去把兩副鐵鉤子洗凈,把褪毛的附石拿來,他開始挽袖子。拉豬的人喊:鐵栓鐵栓,你會不會殺豬?鐵栓說:我給磨子當過下手嘛。那人說:天神,你沒掌過刀你就敢殺呀,一刀就要捅到位,你能?鐵栓說:有啥不能的,一刀捅不到位再捅一刀么,你們得把豬按住,豬不死你們不松手不就得了!這時候有人喊:來聲來了,來聲能騸豬,讓來聲殺!來聲果然來了,來聲好久都沒來古爐村了,他來的是時候。來聲就把裝著貨的自行車停放在院門外,他同意殺豬,卻不放心貨車子放在這里沒人看管。跟后媳婦說:讓狗尿苔看管著。狗尿苔說:我不看管,東西沒丟他說丟了我拿啥賠他,我叫個人來看管。狗尿苔叫來的卻是戴花,戴花一叫就來了。得稱說:狗尿苔有眼色,會叫人。縣聯指的人說:咋會叫人?得稱說:這事不外傳。.戴花一來,先拿了個發卡就別在了自己頭上,來聲立即情緒高漲,要鐵栓手中刀,說:殺豬么,一刀不到位,豬亂撲騰,那血就接不到盆子里。鐵栓還不想把刀給來聲,跟后媳婦說:把刀給來聲,血接不到盆子你賠呀?!鐵栓把刀給了來聲,說:你能殺人嗎?來聲說:那我不敢。鐵栓說:你狗日的就會殺個豬!豬被五六個人拉到了小桌上,側著壓住,豬的叫聲就再不斷,越叫越尖,聒得人像刀片子在耳朵里,跟后的媳婦把兒子往旁邊拉,兒子卻仍拿著銅臉盤還站在桌前拉不走。狗尿苔突然覺得豬可憐,捂著耳朵,眼睛卻不敢看了。鐵栓說:狗尿苔,把火拿來?狗尿苔說:我沒帶火繩。鐵栓說:到灶膛里取下火炭去!你咋啦,咋啦?狗尿苔說:我嫌殺豬害怕。鐵栓說:殺豬有啥害怕的,豬造下給人吃哩,又不像殺人?!狗尿苔到廚房灶膛里取火炭,他故意要躲過殺豬的一幕,就聽見豬突然不叫了,院子里也一時安靜,接著來聲在喊:提腿提腿,把腿往上提!等出來,豬已經放血了,血流在銅臉盆里,他的干兒子就端著盆子,血點子濺得一臉花花點點,旁邊人說:要撒些鹽哩。但干兒子聽也不聽,進了上房門就把門關了。

      豬在木梢里燙,拉出來,按下去,翻過來,倒過去,后來就又拉到小桌上用附石蹭毛,毛是那么容易地就蹭下來。燙豬水很快被盆端桶提地分掉了,各自提走或就在院子里燙起腳。有人在說:鐵栓,沒讓你殺豬你燙燙腳。鐵栓說:我就恁愛燙腳?!那人說:你一冬里洗不洗澡?鐵栓說:我一輩子都不洗!那人說:哦,那你幾時總得洗一次呀!眾人就哈哈笑。鐵栓才知道這是在戲謔他:洗一次那就像豬一樣該挨刀子呀!鐵栓一煙袋搕在那人頭上。

      褪凈了豬毛的豬被鐵鉤子勾住了兩條后腿掛在了梨樹權上,來聲用水瓢舀著水在豬身上澆,一遍又一遍地洗,刀就叼在他的嘴上,說話不再清晰,他說:殺豬不在乎能不能捅刀子,關鍵在開膛。斜眼看了一下鐵栓,然后一邊用刀尖在豬腿上剔開個口子,拿鐵條塞進去捅了捅,再用嘴去吹,吹得豬一下子胖起來了,刀子就從豬的后腿中間往下劃,劃開來,腸子就先流出來涌了一堆,熱騰騰往外冒熱氣。面魚兒老婆正在洗腳,突然看見那一堆腸子,啊地一聲腳不洗了,竟把盆子蹬翻了,水全倒在地上。來聲一件一件從豬腔里往外掏東西,刀一閃,割下一指長一節白花花的油絮子塞在了嘴里,他的動作極快,好多人還沒看清,說:你吃啥哩,吃啥哩?狗尿苔說:他吃油了!來聲說:就是吃油了,這是殺豬人的權利呀,就這一點權利!他說的也對,別人就再沒啥說的。

      一個完整的豬齊愣愣被砍成兩扇掛在樹上,來聲開始卸豬頭,以馬部長的指示,豬頭和豬下水要交給榔頭隊人吃的,鐵栓這時候來給來聲耳語,來聲就將豬頭卸得特別大,幾乎把脖子全都當豬頭卸下了,鐵栓就提了豬頭和一筐子下水走了,走到院門口,又返進來,說:還沒割尾巴呀,來聲。來聲說:哦。刀在左扇肉那兒一旋,尾巴就連根剜下來,卻說:榔頭隊還要尾巴呀?!拿著尾巴就在狗尿苔的嘴上蹭了蹭,說:你尿炕哩!尿炕人在殺豬時用豬尾巴根蹭嘴就不會再尿了,狗尿苔的嘴被蹭了,油亮亮的,他感覺嘴唇一下子都厚了許多。他說:再蹭幾下么!來聲不再給蹭,說:誰還尿炕?院子里的孩子都說尿炕,就都撅著嘴擠過來。來聲讓他們排隊,在每一個嘴唇上蹭,只蹭兩下,有一個孩子竟張口就咬住了豬尾巴,來聲罵道:你這碎(骨泉)!猛地一拽,豬尾巴拽了出來,但用了力,胳膊往后甩去,豬尾巴卻被得稱抓了順門就走。人們一時沒反應過來,等看著得稱拿豬尾巴走了,攆出院門來奪,得稱已經走遠了。

      豬肉是分兩處地方煮的,一處在窯場,煮了整塊好肉,一處是榔頭隊的人集中在老公房煮豬頭和豬下水。不是榔頭隊的人都在羨慕著,由羨慕,嫉妒,后來變成了仇恨,他們罵著肉都叫狼吃了狗吃了,又罵天布灶火和磨子沒本事:都是革命哩,造反哩,人家吃肉哩咱就看著人家吃肉哩!葫蘆的媳婦在門檻上給婆婆梳頭,婆婆聞見了煮肉的香氣,說了句:這香的!葫蘆的媳婦就遺憾了葫蘆不是榔頭隊的人,要么這次分到肉片子了還能不給老媽拿回來?

      狗尿苔還在跟后家院子里等著三嬸和面魚兒老婆燙腳,三嬸的腳比婆的腳纏得要小,指頭全部窩在一起,像個芥菜疙瘩,腳后跟上還有一個雞眼,拿針挑了半天挑不出來,血都流了出來。跟后的媳婦讓狗尿苔幫著把木梢洗凈放好,再把殺豬的豬屙下的屎,褪下的毛,和墊在小桌下的土鏟了倒到她家豬圈去。狗尿苔說:把這些倒到豬圈,讓豬看見了害怕哩。跟后的媳婦說:你就是懶!豬它知道啥,豬是人?狗尿苔說:豬和人一樣。跟后的媳婦說:別跟我花嘴!干活去,一會炒好豬血,你和你幾個嬸嬸都吃幾口。狗尿苔倒鏟了那些臟物往豬圈去倒,跟后家的豬果然后腿立著,前腿搭在豬圈墻上給他叫,眼淚汪汪的。他就把臟物倒在圈墻外,說:沒你的事,睡去,睡著了就不怕了。三嬸、面魚兒老婆,還有本來的媽燙好了腳,把燙腳水都倒進尿窖池了,也幫著擦了蘿卜絲,切了豬血塊,她們都要走,跟后媳婦說:馬上就做好了,走啥的,多少吃幾口么。她們說:我們還和娃娃爭吃呀?!從廚房里拉扯到院門口,還是留不下,三嬸扭頭朝豬圈里瞅,狗尿苔已經跳進了豬圈給豬搔癢癢,三嬸說:狗尿苔你不走呀?狗尿苔說:我給豬說一句話,就走。三嬸說:給豬說話?面魚兒老婆說:他能得很,和啥都可以說話。三嬸說:和豬說話還算能?他長了豬腦子?!狗尿苔說:你們肯定是不想讓我吃豬血故意要走呀吧!面魚兒老婆說:你瞧這話說的!三嬸說:那你留下,你是娃的于大么。狗尿苔就從豬圈里跳出來說:你以為她能給我吃呀?給我吃我也不吃!

      四個人出來,路過明堂家,明堂才從老公房回來,從懷里掏出個干荷葉包兒,綻開了,里邊是一片肉,油汪汪,顫活活的,明堂給他媳婦說:一人兩片,我吃了一片,這一片拿回來給你和娃吃。兒子一把卻把肉抓了塞在嘴里。明堂說:這娃,咋不給你媽吃?兒子從嘴里把肉又取出來,自己咬了一半,另一半給了他媽吃,他媽拿牙叮了那么一點,但沒叮開,說:肉咋是頑的?明堂說:老母豬肉么,頑了能多嚼嚼。看見三嬸他們過來,明堂拉了媳婦和娃就進了院子。

      縣聯指的人和榔頭隊的人殺了那頭豬后,不到十天,又拉來了兩扇豬肉,豬肉上還蓋了好幾個紅色印章,一些人就清楚這肉是從鎮肉聯社來的,至于是怎么來的,就都不管,這些肉統統在窯場剁餡包餃子,縣聯指的人和榔頭隊的人都美美吃了一頓。

      吃完餃子,榔頭隊的人都身子困起來,又覺得這兒那兒地癢,七扭八歪地坐在那里撓。霸槽腳心還有一個紅疙瘩,脫了鞋撓得都流了血。看著霸槽的腳,有人就說:聽水皮說你腳心有一顆痣?水皮說:那是星,腳踩一星,能領千兵!霸槽說:你看么!大家就過去,果然看到霸槽的腳心有個痣,說:還真有痣,生來就是給咱當頭兒的!水皮說:咱這算幾個兵呀,將來洛鎮成立革命委員會……。但水皮話沒說完,有人就把他推開了,他們才不管革命委員會不革命委員會的,卻給霸槽說:既然你是咱的頭兒,你就給馬部長說說,以后榔頭隊的人都到窯場來吃飯么。霸槽說:覺得人家吃得好了?他們說:當然吃得好啦!霸槽說:要想吃得好,那就得使古爐村徹底沒了聯總,洛鎮也徹底沒了聯總。他們說:這沒問題,只要能吃好,你說咋干咱就咋干,就讓他天布灶火磨子死在外邊!這話說過了,他們又覺得不對,如果天布灶火磨子都死在外邊了,古爐村的聯總沒了,鎮上的聯總也沒了,那不是又沒文化大革命了,沒了文化大革命那就和從前一樣,縣聯指的人就得走,還到哪兒弄米弄面弄豬肉去?于是他們悄悄議論,這天布灶火磨子還是不要死的好,就在外邊,這聯總也不能沒有,還得存在,有他們了,他們總想回來,咱們總防著他們回來,這些縣聯指的人便住在窯場,就能吃上白米白面和肉了。

      榔頭隊的人提出也都能在窯場吃飯,霸槽是把這意思說給了馬部長,馬部長說這可以考慮,也就研究著今后怎樣去鎮糧站和信用社再借糧借錢的事。從目前的局勢看,借糧借錢的事還能做到,僅存在一個問題,就是柴禾。在這之前,僅是縣聯指的人在窯場的柴禾就極困難,去西川煤礦上買煤,那費事又得花錢,先是榔頭隊的人家分別背了些去,后來又把天布、灶火、磨子、守燈、麻子黑家的麥草集也扒了來燒,仍還緊缺呀。霸槽就主張到河堤上砍些樹上的枝股。但馬部長不同意,反正是砍,與其去河堤上砍些樹枝股,不如就近在中山上砍。霸槽說中山上有什么樹,那些槐樹都小,砍不了多少枝股的。馬部長說山頂上不是有棵樹嗎,放倒了啥都有燒的了。霸槽沒想到馬部長要伐白皮松,這他順口就否定了,山上能長那么大的樹不容易,而且就長在山頂,還是棵白皮松,古爐村的風水樹呀!馬部長說:什么時候了你還顧及一棵樹!一棵樹又怎么啦,它長了上百年那還不是就等待著我們砍嗎?它為文化大革命貢獻了那是它的光榮么!什么風水不風水,如果它是風水樹,古爐村就窮成這樣?又出了幾個領導?不是我笑話哩,不就出了個朱大柜是支書,可只要是村子,村村都會有支書的。不說出什么共產黨的大人物,即便出地主,守燈家那算大地主嗎,在別的地方屁也不是!霸槽說:這倒也是,可我在古爐村鬧事的,把白皮松砍了,將來會背罵名的。馬部長說:瞧你這志氣,你將來就還在這鬼地方呀?洛鎮你不能去,縣上你不敢去,省上你不能去?我真看錯了你,澇池大個水潭你成什么大王八?!霸槽的臉一陣紅一陣白,他說:那你得一直要提攜我。馬部長說:不提攜你,我早離開古爐村了。霸槽說:那好,就伐白皮松!

      禿子金領人去伐白皮松,善人抱住樹不讓伐,當然把善人是連拉帶抱地抬開,但樹腰粗,鋸沒那么長,鋸不了,拿斧頭砍,樹又硬得像石頭,斧頭下去只崩出一小片,照此下去,七天八天都砍不倒。禿子金給馬部長說r,馬部長寫了個條兒,讓禿子金去鎮上找聯指的人要炸藥,第二天炸藥背了回來,一半留下,一半就拿去炸樹。

      禿子金把樹砍了七個豁口,七個豁口都往外流水兒,顏色發紅,還粘手,有一股子腥味。禿子金走后,善人熬了小米稀飯,用稀飯和了泥抹豁口,原本是兩摟粗的樹,平日用腳踢它,它紋絲不動,但善人抹泥,抹得平平的,樹卻忽兒忽兒地搖著,松針就在地上落了一層。善人只說保住了白皮松。沒想第二天一早,他還在睡著,禿子金又來了。這次禿子金在樹根下挖了個深坑,埋下了炸藥,說是要炸倒白皮松,又要他離開山神廟,躲到窯場那里去,善人就又抱了樹不起來,他給禿子金他們說道講善,他沒有說禿子金頭上的瘡是什么原因生的,也沒有說禿子金的眼疼是什么原因得的,應該怎樣去治.、他講的全是他自己,他幼時如何家貧失學,以放牛傭工維生,二十三歲時聽過大善士楊柏合講善書,因悟賢人爭罪,愚人爭理,便痛悔己過,身患十二年的瘡癆一夜之間霍然而愈,同年五月,盛世人,男不忠孝,女不賢淑,世風難挽,萌生了厭世之念,絕食過五天,突生靈感,認為徒死無益,應先盡教,然后立志勸世化人。同年十月,楊柏合誤陷牢獄,他效法古人“羊角哀合命全交”的故事,誓死前往營救,途中夜間忽現光明,宛如白晝,豁然徹悟,明心見性。三十二歲十月,入廟拜師,明曉了創業世界以孽為根,是互相依賴,亦即互相結仇的世界。因此,提倡儲金立業,正是利民生。立業世界以德為根,女子立業,助夫不累夫,男子立業,領妻不管妻,人人自立,互相感恩。以爭貧為主是后天,以謙讓為主是先天。往先天世界撥人,撥過去的即是凈心人,心凈神足,性定聚靈,便是先天人。小康是創業世界為后天,大同是立業世界為先天。至后離開廟院,仍以白話演述人倫,印證經傳,用啟庸愚,兼化才智,曾籍心理悟省,自愈宿疾,即以此法使人療病。善人講得口干舌燥,禿子金繼續挖他的坑,說:你嘟嘟吶吶的說的啥呀,煩不煩人?!善人說:我給你講我的一生哩。禿子金說:你是給你要寫銘錦啊?!善人說:你要聽我說哩,我求求你,不要再挖坑了,你聽我說。禿子金說:學校的老師是書呆子,你比書呆子還書呆子!文化大革命都到這一陣了你還在宣揚你那封建的一套,真是頑固不化的孑L老二的孝子賢孫么。善人說:我不是孑L孟,也不是佛老耶回,我行的是人道,得的是天道。禿子金說:好啦好啦,這話你多虧給我說,我聽不懂我也懶得聽,要是水皮在這兒,馬部長和霸槽在這兒,少得了再批斗你?你起來,乖乖給我起來,別惹我生氣,我已經忍了又忍了。善人說:我就不起來,你要炸樹,就連我一塊炸了!禿子金說:你以為你是誰呀,就不敢炸嗎,古爐村死了多少人你不是沒見過沒聽過?!起來!善人說:不起來!禿子金真的生氣了,一把把善人拉起來摔到了一邊,善人競又撲過去,就一頭栽在坑里,他這一栽,頭朝下腳朝上。禿子金說:這可是你自己栽的呀!挖坑的人見善人栽下來,就再挖不成了,去拉善人,善人卻不動了,說:他昏了。禿子金說:試試鼻子,還有氣沒氣?坑里人說:氣還有。禿子金說:抬出去,抬到下邊崖背處,坑一好就放炸藥!

      炸藥放了進去,導火索一點,所有人都往崖背處跑,轟地一聲巨響,塵土罩了半個天,煙霧中似乎白皮松還立著,樹上的四只紅嘴白尾鳥叫得像刀子似地尖銳,善人在爆炸聲中醒了過來,睜眼大叫:禿子金,禿子金!禿子金抬頭往上看,說:咋沒炸倒?才要站起來,白皮松卻嘎喇喇地一連串的嘶鳴,就那么猛然地搖晃了一下,慢慢向東倒,向東倒,后來夸地倒下了,又是一片土霧騰上去,罩了半空,樹皮子,草末子,未消化的雪冰疙瘩和土塊子,都散落到了崖背處的人身上.善人嘆了一口氣,眼睛閉上又昏過去了。

      中山頂上再也沒有那棵白皮松了,公路上上下往來的行人經過了哨卡,說:這是哪兒呀?回答說:古爐村么。從沒來過古爐村的人在問:是山上有個獨白皮松的古爐村嗎?來過古爐村的人就習慣地看看鎮河塔,鎮河塔還在,再遠遠往中山頂上看,中山頂上沒了白皮松,疑惑地說:是古爐村?咋沒見了那白皮松?卡站上的人不耐煩了,說:沒事了快走你的路!

      白皮松被炸倒后,樹還是囫圇樹,鋸無法解,斧頭也劈不開,禿子金他們又用炸藥塞在樹下分了幾處爆炸,樹才被肢解了,分批拉到窯場去燒飯烤火。這些柴禾村人是不能拿一塊的,許多人就拿了镢頭斧頭去山上挖白皮松樹根。白皮松的樹根像龍身子一樣蜿蜒很長,只要占住一條根,就能挖出一背簍柴禾來。那一天,幾十多戶人家都去挖樹根,狗尿苔和牛鈴也背了背籠拿了镢頭斧頭上了山。

      狗尿苔和牛鈴上山先去看善人,善人已徹底地睡倒在山神廟的土炕上了,渾身浮腫,目光無神,人一下子失形成這樣,嚇得狗尿苔和牛鈴忙問:你哪兒不舒服?善人說:哪兒都不舒服。這讓狗尿苔和牛鈴束手無策,不知該怎么辦,他們能辦的就是給善人做些吃喝,就說:那你吃了沒,你想吃啥我們給你做些。善人搖了搖頭。狗尿苔說:那喝呀不?善人還是搖搖頭。狗尿苔手在被窩里一摸,被窩里冰冰的,就說:那就給你燒燒炕。兩人出來就在場塄上抱那一堆包谷稈,包谷稈不遠處是那個被炸開的大坑,一些人就在坑前邊的土塄上挖樹根,還陸續有人背著背簍拿著镢頭上來加入了挖根的隊列里,一時人頭攢涌,镢斧揮動,人人都興高采烈,像是在撿便宜,又你爭我搶,亂哄哄一片。把包谷稈抱去燒了炕,善人說:外邊咋亂哄哄的?狗尿苔說:在挖樹根哩。善人說:榔頭隊連樹根都挖呀?狗尿苔說:不是榔頭隊,是村里人給自己挖柴禾。善人不言語了,睜著眼看著廟房梁,再不閉眼。狗尿苔對牛鈴說:把門閉上。牛鈴閉上了門,外邊的哄哄聲是小了很多,善人眼睛還睜著看房梁。狗尿苔也往房梁上看,房梁上什么都沒有的,他說:你看啥哩?善人沒有做聲,眼睛還睜得圓圓的。狗尿苔就說:你眼睛累,好好睡。他用手撫著善人的眼,善人的眼皮子是合上了,他的手上卻沾上了濕漉漉的眼淚。兩人從廟里出來,狗尿苔說:他肯定沒吃沒喝哩,咱還是給他做些飯吧。牛鈴說:他說不吃你做什么飯,咱做了,別人還以為咱想吃哩。狗尿苔說:那咱給他擔些水去,他不吃不喝,是桶里沒了水么。牛鈴說:要擔你擔去,我挖樹根呀。

      狗尿苔生氣著牛鈴,他還是一個人去了溝里擔水,擔不了兩桶水,就擔了兩個半桶。滿頭大汗地才到了山頂,卻見長寬正扇了牛鈴一巴掌,牛鈴嗚嗚地哭,長寬還在罵:你哭,你再哭?!牛鈴就不敢再哭了,而所有挖樹根的人也都不再說話,有人就收拾起挖出的樹根,背了背簍下山去。

      長寬也是上山來看善人的,他一到那土塄上,挖樹根的人把一面土塄全挖開了,有的挖到了大的樹根,一邊用斧頭劈著,一邊還催著媳婦再挖,再往下挖。有人只挖到一條小根,眼紅的看著旁邊人,說:你摟住啦?!旁邊人說:摟住啦,這一條根頂得住我去南山砍兩次柴哩。就喊著長寬:長寬你咋不來挖?長寬說:我不挖!那人說:你長寬家柴禾多么?長寬說:我就是吃生的,我也不挖,挖祖墳呀?立即又有人說:長寬你這啥話?誰挖祖墳啦?!長寬說:樹是古爐村的風水樹,就這樣毀呀?!那人說:樹是我炸的?我炸了嗎?我咋就毀了?他說著,就指著身邊的人說:你炸啦?身邊的人說:咋是我炸的,我沒炸。又問另一個人:你炸啦?另一個人說:我沒炸。一連問著七八個人,七八個人都說:我沒炸。他最后提高著尖聲說:誰炸啦?誰炸啦?所有的人都在說:我沒炸。氣得長寬說:好,好,都沒炸,都好著哩,風水樹就連梢帶根沒了!這時候,牛鈴卻和人吵起來,牛鈴發現了一條根,這根又分岔成兩條,有人拿了镢頭要來挖,牛鈴不讓挖,說分岔出來兩條根,一條歸他,一條要留給狗尿苔的。兩人吵著就相互推搡,長寬氣正沒處撒,過去就扇了牛鈴一巴掌,罵道:你倒爭你媽的×哩,不挖這條根你就窮得要死啦!這一罵,爭著挖樹根的那人不好意思了,提了镢去了別處,而牛鈴卻還委屈地哭、,

      長寬不是榔頭隊的也不是紅大刀的,村里人怕他的不多,但長寬犁地的時候總要罵套牛的狗尿苔,狗尿苔就怯火他,見長寬打牛鈴,他也不敢說話,把水擔進廟里,又問善人吃啥呀,他把水擔回來了,他啥飯都能做的。善人還是說不想吃,他就給善人燒水。水還沒開,長寬進來,扶著善人翻身,又在背上揉,狗尿苔把溫水舀了半盆,濕了手巾,給長寬給善人擦。長寬說:你沒挖樹根?狗尿苔說:原本也來挖的,善人沒水了,我去擔了些水。長寬沒再給他說話,他就再去把水燒開了,端了一碗過來,長寬才說:你歇去吧,我來喂。狗尿苔就出來了。

      狗尿苔一出去,牛鈴就叫他。狗尿苔說:還挖呀,都挨了巴掌還挖?牛鈴說:不挖那不是白挨巴掌啦?我還不是為了給你占樹根挨的打,你還不挖?狗尿苔說:那我也是毀樹的啦?牛鈴說:你不挖了拉倒,我背一背簍柴禾了你別眼紅!狗尿苔能不眼紅嗎,為了燒的,平日他和婆割茅草掃樹葉,在坡上挖野棘,有樹根挖怎么能惹心嗎?狗尿苔也就過去挖,他挖的時候低著頭,不想讓長寬一會兒從廟里出來了看見他。留給他的分岔根只有胳膊般細,挖著挖著,那根卻粗起來,而且越挖越成彎彎曲曲往東邊塄底竟有了六七丈長。這簡直成了奇事,惹得旁邊人說:狗日的碎髁這有福1

    返回古爐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