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第83章_古爐

    散文集發表于2020-03-08 06:00:01歸屬于古爐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就是那條彎彎曲曲的樹根,挖出來劈開,不多不少,裝滿了背簍,狗尿苔背回家,在院子里往小的劈。婆讓歇著,他不歇,一氣劈好,整整齊齊壘在了上房臺階上,倒覺得有些恍惚,想,白皮松在地面上像一條龍一樣騰空的,在地下的咋也有一條根像龍一樣彎彎曲曲臥著,這龍根怎么就讓他和牛鈴挖開劈碎了?突然覺得光線暗了一下,回頭一看,院門口站著葫蘆的媳婦和老順。葫蘆的媳婦在推著老順,說:你走么,走么。老順卻像孩子一樣,可憐巴巴地看著葫蘆的媳婦,就是不走。狗尿苔覺得納悶,就從院子里出來,猛然間鼻子聞到了那種氣味,自己把自己嚇了一跳,就使勁揉鼻子,那氣味似乎又沒有了。出了院子,老順蓬頭垢面,那么大個身架子卻駝了腰,額顱上一個包,手里卻提著兩只鞋。鞋是來回的那雙鞋,鞋頭上繡了花,用繩子吊著。葫蘆媳婦說:你回家去么。老順說:河里發水啦,來回坐著個麥草集子走了。葫蘆媳婦說:來回沒走,就在家里,你回去就見到她啦。再推著老順,老順就往巷口走,陽光把巷口照得像開了一片玫瑰,老順的身影也被染得紅光光的。葫蘆的媳婦在給狗尿苔說話,說是來回又不見了,這一次是徹底地再沒尋著.老順好像有什么預感,知道永遠再見不上來回了,人也瘋瘋癲癲起來。古爐村的風俗里,如果人走失了,得把那人穿過的鞋吊在井里,三天后人便能回來。但古爐村沒有井,只有泉,老順就把來回的鞋用繩子吊了,掛在泉池沿上。他剛掛上,正好窯場上的人到泉里擔水,就罵老順弄臟了泉水,老順也罵人家,雙方就打起來,老順的額顱上打出了一個青包。葫蘆的媳婦說這話,婆就坐在院子里的捶布石上剪紙花兒,好像是沒有聽見,還在專注地剪,狗尿苔就不讓葫蘆的媳婦再說了,他不愿意讓婆也聽到。葫蘆的媳婦說:蠶婆的耳朵還笨著?狗尿苔點點頭,卻說:啊我還要給你說個事呀,你最應該去看看。葫蘆媳婦說:我還去老順家?我不去了,我哄著他回家去就是了。狗尿苔說:你去看看善人。葫蘆媳婦說:善人咋啦?狗尿苔就告訴了善人病得在炕上起不來,說:他對你們一家人好,老是夸說哩。葫蘆媳婦說:這我得去看看,我婆婆這幾日老是睡不著,我還說去問問他有啥辦法的。當下兩個人商定,晌午飯后,由葫蘆媳婦來叫上狗尿苔一塊上山去看望善人。

      吃過了晌午飯,狗尿苔在家等著葫蘆的媳婦,左等右等等不來,就有些燥了,要去喊葫蘆的媳婦。巷道里一陣亂步,跑過了許多縣聯指和榔頭隊的人,一時又是雞飛狗咬的,狗尿苔一出去,立即被人撥到了墻根,問出了啥事,卻沒人肯回答他。隊伍已經過去,葫蘆的媳婦才來,頭梳得光光潔潔,手里端著一個升子。狗尿苔說:去看病人呀,你在屋消消停停地打扮啊?葫蘆媳婦說:頭發像雞窩一樣咋出門?善人可是見不得男不像男女不像女的。等急了?狗尿苔說:你沒看啥時候了?!葫蘆媳婦說:我正給善人裝半升子的面粉,人家在巷子里搜人哩,沒能過來么。狗尿苔說:搜啥人?葫蘆媳婦說:政訓班又跑了一個人,說是跑到田芽家,就把那人和田芽都抓走了。狗尿苔說:咋還有人敢跑?把田芽也抓?葫蘆媳婦說:古爐村成啥了么,監獄么!狗尿苔卻說了一句:看你牙上的韭菜!

      葫蘆的媳婦忙把嘴掩住剔韭菜,其實牙上并沒有韭菜,狗尿苔低聲說:霸槽在那兒。霸槽是站在斜對面的一棵樹下,沒有穿那件黃軍大衣,卻穿了一件藍中山裝,正和戴花說話。狗尿苔說:咱從背巷里走。葫蘆媳婦說:走背巷蔓路呀?咱走咱的。狗尿苔只好硬著頭皮走,他不向霸槽看,但渾身卻有了眼睛卻盯著霸槽,心想:霸槽不是只有黃軍大衣和那件沒了后襟的紅毛衣嗎,咋穿了這么新的一件中山裝?霸槽一直是背向著他們和戴花說話,狗尿苔企圖悄悄走過去,但多嘴的戴花卻在招呼著葫蘆的媳婦,說:喲,頭梳得這好,往哪兒去呀?葫蘆媳婦說:啊……你沒去窯場做飯?霸槽就轉過身,看見了狗尿苔,說:干啥呀?狗尿苔說:沒事么。霸槽說:沒事了跟我走,到戴花家去。狗尿苔恨自己說錯了話,遲疑著沒做聲。霸槽說:我還叫不動你啦?狗尿苔就看看葫蘆的媳婦,低聲說:你先去,我過會兒來。就走去,霸槽打著狗尿苔的頭,說:我今日高興,你得陪我!

      在戴花家的院子里,戴花先進屋去箱子里翻什么東西了,霸槽給狗尿苔說:我穿上這中山裝怎么樣?狗尿苔說:誰的衣服?霸槽說:你碎(骨泉)會說話不?這是我的衣服,穿上怎么樣?狗尿苔說:好看。霸槽說:僅僅是好看?你在古爐村見過誰穿這樣衣服了,來的那些縣聯指的又誰穿這樣衣服了?好看,僅僅是好看?!戴花在屋里高聲說:找不到你那顏色的扣子呀!霸槽說:來聲最近沒來?戴花說:我買的扣子都是褂子上的扣子,你這中山服,配不上呀!霸槽說:守燈穿過他姐夫的一件破中山裝,他要在就能拆下一顆扣子,他狗日的不在么。這馬部長讓人從縣上給我做了這中山裝,糟糕得很,竟然掉了一個扣子,新衣服怎么就不多備扣子?狗尿苔這才看清那中山裝的下邊一顆扣子是沒了,說:這是馬部長給你買的?霸槽說:是不是稍有些長?戴花從屋里出來,她還是沒有尋到扣子,說:不長,我給你把領口上的扣子拆下來釘到下邊,反正領口上的扣子不系。霸槽說:領口上的扣子重要哩,你見過主席臺上哪個領導不是把領口系得緊緊的?領袖領袖,講究就是這領口!戴花說:你又不上主席臺,領口系得恁緊不憋氣呀?霸槽說:你咋知道我不上主席臺?不上主席臺我穿這中山裝呀?!戴花睜大了眼睛,霸槽說:不相信是不是,有你相信的時候哩!你再找,顏色不對就顏色不對,總不能沒扣子呀,來聲再來了讓他很快給我捎顆來。戴花返身又進了屋,狗尿苔說:你要當領導呀?霸槽說:得準備好行頭嘛!狗尿苔卻突然說:這我得給杏開說去!擰身就走。

      狗尿苔最不愛聽的是這中山裝是馬部長給霸槽買的,他之所以說要給杏開說去,一是要提醒他霸槽:杏開正給你懷著娃呀,你穿馬部長的什么衣服?二是趁機趕快離開,還要上山去看善人。霸槽卻擰住了狗尿苔的耳朵,說:你給我往哪兒去?狗尿苔說:你要當領導呀不給杏開報個喜?霸槽說:這用得你報喜?狗尿苔噎住了,他再說:啊你知道不,政訓班又跑了一個人,你倒在這兒釘扣子?霸槽說:搜人是我安排的。你別給我溜,釘了扣子咱到村南口看石匠呀。

      古爐村里并沒有石匠,狗尿苔也想不來村南口怎么會有了石匠,那石匠做什么?興頭高漲的霸槽偏要狗尿苔跟著他,狗尿苔沒了辦法,當戴花釘了一顆藍色的扣子后,就嘴撅臉吊地跟在霸槽后邊,像是霸槽拉著一只不聽話的狗。霸槽一路走著,村道里就有人夸他的中山裝:哇呀,這是官服么!霸槽笑著說:這話先不要說。那些人說:不要先說?哦,咱古爐村真要出個官了!狗尿苔在身后邊,看著空中的鳥,心里說:把屎屙到這些人嘴里去!果然一顆鳥屎就落下來,但沒有掉到那些人的嘴里,卻落在霸槽的后肩背上。別人都沒有看見,狗尿苔看見了,他近去拍了一下,那不是拍,而趁機抹了一下,鳥屎就白花花印出一道子。霸槽說:甭動我的衣服!狗尿苔說:不動就不動。霸槽說:瞧你這臉難看不難看,笑著!狗尿苔看了一眼衣服后肩背,他笑了。

      村南口果然來了幾個石匠,那是西川村的石匠,還有水皮,他們把原來的石獅子掀滾到了漫坡下,新抬來了一塊石頭,正在那里鑿著一頭石獅子,那些石匠就匯報著他們的方案,說是這頭石獅子要后腿臥下前腿立起來,獅子就能顯出勢來,并說按水皮的意見,獅子的開臉要刻出似乎像人面一樣,人面要像是霸槽,就讓霸槽立在那兒,他們得左右端詳。霸槽竟然很聽話,就立在那兒。他們說:眼睛往我們這兒看!水皮說:不能看著你們,目光要遠,看南山,對,成大事的人目光是遠的!

      馬部長和胖子從公路上的卡站過來,人還在漫坡下就大聲地叫著霸槽,好像非常地生氣,霸槽就往漫坡下走。馬部長說:誰叫你這時候穿這衣服?霸槽說:我穿上試試。馬部長說:革命委員會還沒成立哩,就燒成那樣啦?唼!這衣服上的扣子咋回事?霸槽說:掉了一顆,補了一顆,顏色有些不一樣。馬部長說:咋掉的?狗尿苔說:不是買來就沒一顆扣子嗎?霸槽說:住嘴!你來干啥?狗尿苔說:你要我跟著你么。馬部長突然嚴聲訓道:掉的?你穿上這衣服到哪兒去了我可知道,這扣子是咋樣掉的我也知道!霸槽趕忙說:這,這,這是我去故意氣她的。馬部長說:你不要給我說了,我可告訴你,你想要永遠穿這中山裝,你應該清楚你怎么辦!霸槽說:這我清楚。就解扣子要脫掉中山裝。狗尿苔說:天這冷的,你感冒呀?霸槽說:你走!狗尿苔立即就走,走了三步,又回過頭來說:那不讓我陪啦?霸槽罵了一句:滾!

      狗尿苔被罵著,心里特別高興,他終于看到了霸槽那么張狂的卻被馬部長就那樣訓著。他一路小跑著往中山上去,卻琢磨馬部長訓霸槽的話,那中山裝上的扣子怎么掉的呢?他跑到了山神廟仍是想不通馬部長的話,雪卻又下了起來。

      山神廟里,葫蘆的媳婦已經給善人做好了拌湯,而善人好像早都能下炕了,把廟門外場子里那些劈碎了的樹桿和劈柴往屋子里搬,差不多在炕前壘得老高了。善人的臉色非常難看,白里透著黑青色,他抱著劈柴,老是抱不緊,幾片就掉下去,踉踉蹌蹌進門了,放下劈柴,人就累得滿頭大汗,扶著炕沿喘氣。葫蘆媳婦說:你不要動了,要搬我來搬,拌湯要趁熱吃。善人說:唉,我真害人,不搬了,我不搬了,狗尿苔也來了,你和狗尿苔去搬吧。狗尿苔不明白怎么要搬這些柴禾,那是聯指的人炸開樹的柴禾,人家能讓他又來燒灶燒炕嗎?狗尿苔說:搬的那干啥呀?善人說:你沒看下雪呀。狗尿苔說:下雪就下雪吧,你還怕把柴禾淋濕?善人說:放在外邊別人會拿哩。狗尿苔說:拿光了才好!善人說了一句:你這娃!就不說了,爬上炕去吃拌湯。但是,善人吃了半碗,筷子就在碗里劃,放下碗不吃了。葫蘆媳婦說:叔呀,你覺得不合味?善人說:香哩,我吃飽了,給我個枕頭。葫蘆媳婦把枕頭墊在了善人的后腰,善人的臉就一陣蒼白,一陣泛綠,氣都不均勻了。葫蘆的媳婦說:唉,這兒太冷,要么你住到我家去,好歹一天三頓有個熱飯吃。善人說:這兒還好,你們回吧。葫蘆媳婦說:我們多陪你一會兒。狗尿苔便收拾起了屋里,把凳子和蒲團擺好,把墻角的篩子和籮兒,還有蓑衣和草帽子掛在了墻上,把地掃了.把柜蓋上的灰擦了,又在疊炕頭那一堆舊衣物,疊著疊著,衣物下放著兩本線裝的書。書很厚,四個角都起毛了,書皮子還用布糊了一層。狗尿苔把書拿了翻,滿紙上都是字,每個字都長得怪怪的。善人說:噢狗尿苔,你把書拿反了。狗尿苔說:你平日說病的話都是這書上的嗎?善人點點頭。狗尿苔說:都是書上的,怪不得你一說病,那些話我就聽不懂了。善人說:把這書給你吧。狗尿苔說:我認不得字么,你給她。葫蘆媳婦說:我也不識字。狗尿苔說:你不識字,葫蘆能認的。葫蘆媳婦說:他也認不了幾個。善人說:你們一人拿一本吧,你們不識字,字識你們。狗尿苔,你還小,你要認字哩。狗尿苔說:我給我婆說了,明年我一定也去上學。葫蘆媳婦說:你就是上學,也不是學習的料。狗尿苔說:你咋知道我不是學習的料,我要學,我就比他水皮學得好!善人說:人不可貌相,少言不喘的人不可輕視,憨憨笨笨的人不可輕視,尤其不可輕視了命須子人。狗尿苔說:啥是命須子人?葫蘆媳婦說:命須子人你不知道呀,咋說呀,就是像你這樣的人。狗尿苔不明白他怎么就是命須子人,是出身不好嗎,是沒大沒媽只有個婆嗎?善人說:不說這些了,把書拿回去了好好存著,等你將來識得字了,這本就夠一輩子受用了。狗尿苔把書裝在了懷里,葫蘆媳婦也把書裝在了懷里。善人又一陣喘氣,狗尿苔就給他捶背,喘聲慢慢平復下來,善人卻說:不捶啦,狗尿苔,你去把那碗飯吃了。狗尿苔不好意思了,葫蘆媳婦說:那你吃吧。狗尿苔就把那半碗飯吃了,他吃得很香,響聲很大,善人就一眼一眼看著,說:慢慢吃,狗尿苔,吃了你和你嫂子都回去,我累了,得睡一會兒。

      臨走,葫蘆的媳婦掖了掖善人的被角,說:那你歇著,我們走啊。善人卻對狗尿苔說:你要快長哩,狗尿苔,你婆要靠你哩。狗尿苔說:我能孝順我婆的。善人說:村里好多人還得靠你哩。狗尿苔說:好多人還得靠我?善人說:是得靠你,支書得靠你,杏開得靠你,杏開的兒子也得靠你。說得狗尿苔都糊涂了,說:我還有用呀?善人又給葫蘆媳婦說:你回去了每天晚上給你婆婆洗洗腳,她就不至于睡不著了。葫蘆的媳婦突然就流了淚,說:你好好活著,古爐村離不得你啊。善人就笑了一下,把手舉起來,說:啊,我會把心留給你們的。葫蘆的媳婦和狗尿苔走出來,再把那扇柴編的柵欄子門擋好。狗尿苔四處張望,想能看到那四只紅嘴白尾的鳥,但天色都暗下來了,沒有鳥的蹤影,雪沒頭沒腦地下大了。

      就在這個傍晚一直到夜里,雪下得巷道里的一切都虛騰騰起來了,所有的屋頂看不見瓦槽,樹股子變粗,廁所墻豬圈墻甚至家家的院墻變矮,磨子家門前樹上的鐘繩子沒有垂著,被他媳婦斜拉著拴在另一樹枝上,鐘繩也腫得像了酒盅子。兩只狗,三只狗,兩三只狗從巷子里走過,全低著頭不吭聲,白狗不白,黑狗更黑。雪還在繼續往大里下,想不來天上會有這么多的雪,發了恨心地要把古爐村埋起來。只有塄畔下的泉,還是那么大,雪遮不住,在靜靜的夜里往外冒著熱氣。

    返回古爐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