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第84章_古爐

    散文集發表于2020-03-08 06:15:01歸屬于古爐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狗尿苔回家后,并沒有給婆提說山上善人的事,婆照例又埋怨著下雪了還這么晚才回來。婆埋怨著,狗尿苔還犟了幾句,但他聲小,婆聽不見,埋怨也就成了自言自語。吃過了飯,喂過了豬,把炕燒了,又把尿桶從廁所提回來放在了炕邊,然后等著婆在炕上剪紙花兒,他就坐在上房門檻上看著外面下雪。婆還埋怨了些什么,他一時沒理會,婆拿了剪刀在炕沿上篤篤篤地敲,狗尿苔這才大聲問:咋啦?婆說:你不會又要出去呀?狗尿苔說:雪這么大能到哪兒去?!婆到底不信,狗尿苔就又是拿了條繩一頭拴在自己腰里,一頭拉進臥屋系在婆的腿上,說:這下你放心了吧?狗尿苔重新坐在了門檻上,一會兒,婆剪著紙花入神,狗尿苔看著雪夜入神,婆就忘記了孫子,孫子也忘記了婆,婆孫倆連他們自己都忘記了。誰家的貓又在叫春,這么冷的夜里還有貓在叫春嗎?貓的叫春不是了那么殷勤和歡樂,像是嬰兒在哭,要吃要喝的那種笑。或許在巷口吧,或許離巷口更遠些,那杜仲樹下,有人在說話:老順你要往哪兒去呀?老順在說:我尋來回呀。他們還說著什么,什么又都聽不清了,腳在雪上踏沒聲息,話落在雪上也沒了聲息。狗尿苔在想,這雪是天上什么呢,一片一片的,是天在脫皮屑嗎.還是云往下掉?雪如果還這么下,一夜里會不會下得塞滿了院子,把門都堵住了?那么,明早起來,當然是婆先起來,開門要把尿桶提出去,門拉開了,外邊就是雪墻,婆肯定要叫他狗尿苔了:快起來,咱怎么出去,雪要把咱捂死了!他就覺得好玩,捂死就捂死吧,捂死在這么干凈的潔白的雪里總比埋在那濕漉漉的臟土里好吧。當然這是故意這么說的,婆訓道:少說不吉利話!他就不說了,同時覺得氣憋,呼吸都有了些緊張。婆開始呼救了,婆的呼救壓根兒傳不出去。他狗尿苔便想出一個絕妙的辦法來,開始燒鍋,鍋里并不添水著去燒,燒得鍋就通紅了,他就舉著鍋往出走,雪遇見鍋立即就融出一個洞來,他和婆從洞里鉆出去了。狗尿苔就是這么想著,想著就有了興奮,似乎覺得他和婆已經從雪洞里出來,才發現整個村子都被雪深深地埋了,隱隱約約聽到各家的人在雪底下呼救,他就又拿著鍋朝著有聲音的地方去融洞,一個一個的雪洞都是他狗尿苔用鍋融出來的,老老少少的人爬出來,有姓朱的有姓夜的,是紅大刀的人,也是榔頭隊的人,他們都在夸講著他狗尿苔,說:啊狗尿苔!啊狗尿苔!

      突然,啉地一響,狗尿苔的思緒就打斷了,他驀地怔了一下,清醒了自己是坐在門檻上的,他的手腳都僵起來,看見了從院墻外扔進了一個什么東西。啊?!狗尿苔立即閉住了氣,拿眼睛看院墻,院墻頭的雪積得很高,就像三嬸在借給面魚兒老婆面粉時用手把面粉一點一點撒上去,那墻上的雪就形成了一道尖兒,而扔進來的東西黑乎乎在院中的雪地上,沒有動,不是個活物。狗尿苔有些害怕了,忙踮著腳進了臥屋,婆還在燈下剪她的紙花兒,那是她白天在河灘地里拾到了一團紅紙,可能是風把貼在哨卡小木屋墻上的什么告示刮到了河灘地,她拾回來熨平了就剪,剪得鋪滿了一炕,一炕像開著紅燦燦的花。狗尿苔給婆說院門外好像有人,婆沒有聽清,急得狗尿苔做著手勢,婆明白了,卟地就吹滅了燈,忙指頭戳了窗紙往外看,一個黑影子已經在了院墻頭上,又跳了進來。婆一下子把狗尿苔拉上炕,用被子捂了,她溜下了炕,黑暗里握著剪刀,又把剪刀掖在炕席下,然后立在上屋門后,輕輕地問:誰呀?

      黑影子就走進來,低聲說:是我,蠶婆。

      這是天布。緊接著又進來了灶火。婆驚得叫了一聲,竟然說:是天布灶火嗎?天布說:蠶婆,蠶婆!婆拍著天布的胳膊,婆證實了眼前就是天布和灶火,就一邊點燈,一邊咕嘟著回來啦,咋這個時候回來啦,然后拿手拍打著他們身上的雪,又去抹他們眉毛胡子上的雪。眉毛和胡子上的雪抹不掉,結了冰。

      狗尿苔從炕角的被子里鉆了出來,睜大了眼睛看著,他看見了天布和灶火都拿著槍,嚇得一動不動。灶火擠了一下眼,說:認不得啦?狗尿苔說:是不是鬼?婆說:胡說啥的,快起來到院門口,看著去!狗尿苔起來了,婆卻給天布和灶火去燒些熱湯喝,天布阻止了婆,他在告訴婆,不吃不喝,沒時間了,他們是回來接磨子的。婆說:接磨子?天布說:接了就走。把槍放下來靠在炕沿上,雙手在嘴上哈著取暖。狗尿苔去摸槍,可一碰到手就縮回去了,槍凍得咬手,他說:磨子還在村里?灶火說:這你不知道了吧,他一直就還在村里。婆和天布在低聲說話,意思是他們來接磨子出去,直接到磨子家怕目標太大,之所以到婆這兒來,就是讓狗尿苔悄悄去磨子家,把磨子帶過來然后逃出村子。但婆緊張了,她在擔心著狗尿苔毛手毛腳地出岔子,又擔心萬一碰著了人狗尿苔不會說話,婆說:那還是我去。婆就出去了,提了一只燈籠,燈籠沒有點著,又拿了一根桃木條子,以防著碰著人了,就說是狗尿苔發了高燒,出來給娃叫魂的。

      婆一走,天布問起村里的情況,狗尿苔把他所知道的事都說了,又問天布是不是用石頭砸翻了手扶拖拉機把黃生生弄死的?天布說:黃生生真的死了?狗尿苔說:死了。天布說:好得很,榔頭隊還要繼續死人呢。狗尿苔就不敢再多說了,卻問:你們怎么把磨子接出去?天布說:這你甭管。狗尿苔說:咋能不管,你們到我家了,如果讓人看見了,那就把我和婆害了。天布說:本來不來你家的,就嫌你多嘴,可去了田芽家,田芽人不在,覺得你家這兒沒人注意的。狗尿苔說:田芽出事啦,被抓到窯神廟啦。天布說:日他媽!灶火卻在廚房里尋東西吃,什么也沒尋著,狗尿苔說:你們不是不讓做飯嗎?有炒面,我給你拌一碗炒面?天布說:吃啥炒面?磨子一過來就得趕緊走哩。灶火卻說:你尋個布袋。狗尿苔尋了個布袋,灶火把炒面裝了半袋揣在了懷里,又說:給我兩顆雞蛋,用雞蛋能拌炒面。狗尿苔不想給雞蛋,磨磨蹭蹭地卻去上房臺階的那個雞下蛋的草筐里去看,說:今日雞沒下蛋么。婆就和磨子進了院。磨子人瘦得像鬼一樣,卻穿著他媳婦的藍布衫子,頭上裹著一件帕帕,他走路腰蜷著,一進門就坐在了那里喘氣。但是,天布和灶火并沒讓他歇著,說立馬就走。他們選擇著路線,要從狗尿苔家出去順巷往西,沿村邊塄畔繞到大碾盤那兒了下后洼地,再從后洼地繞過東邊,斜插著去蘆葦園那兒過州河,從州河對面的山根下往西。天布背了一桿槍,又提了一桿槍,灶火就背起了磨子。磨子說:我還能走;灶火說:我背了你走得快,過了州河你再慢慢走。磨子說:兄弟,兄弟!灶火說:這陣啥都不要說!要出門時,天布卻要狗尿苔先出門走,在前邊打前哨。婆就拉了狗尿苔,說:天布,我去。狗尿苔不讓婆去,天布和灶火也不讓婆去,婆看著天布和灶火,天布說:快走么。婆就給狗尿苔叮嚀去了要眼睛往亮些,耳朵往靈些,在她蹴下身給狗尿苔系鞋帶時,悄聲說:有啥不對勁,你就先藏了,你不要逞能,學精些。狗尿苔說:我精著哩。但狗尿苔的話婆沒聽見,她又搭了凳子從中堂墻上揭下了毛主席的像,疊好了裝在狗尿苔的懷里,說:誰要打你了,你拿毛主席像蓋住頭,毛主席保佑你哩。

      狗尿苔先出了院門,巷道里沒有人,他學著貓妙喔了一聲,天布灶火和磨子就跟了出來,他們保持著幾丈遠的距離,就這么妙喔妙喔一直繞到村邊塄畔上,狗尿苔突然靠在一棵樹上不動了。他看見了一個黑影子從前邊人家的后墻根過來,他妙喔妙喔急促地叫了三下,后邊的三人也緊靠在了一個廁所墻下不動了。狗尿苔已做好了準備,如果前邊是有人走過來,他就爬上樹去,他雖然爬樹不行,卻可以爬到那樹權上。但是,走過來的卻是狗,老順家的狗。老順家的狗走到了狗尿苔的身邊,狗尿苔噓了一下,狗卻沒有叫,折過了身竟往前邊走,狗尿苔就妙喔了一下,跟著狗走。狗好像是早已知道了路線似的,一直走到大碾盤后,還下到后洼地的漫坡。出了村子,就可以松一口氣了,狗尿苔說:這狗咋這乖的!天布也拍了拍狗,說:嘿,不錯!革命成功了,我給你配個小母狗!狗就坐在了地上,使勁地搖尾巴。狗尿苔說: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要哄它。天布說:我不哄它,古爐村所有母狗都可以歸它!黑暗中四個人都笑了一下。狗尿苔就領著狗要回村去,天布說:讓狗回去,你還得等到我們過了州河。狗尿苔說:還要等你們過州河?那還不如跟你們一塊走哩。灶火說:也行,就跟我們一塊走。狗尿苔哪里能跟他們一塊走呢?他給狗說了句什么,老順家的狗掉頭又上了漫坡,他就繼續給打前哨,繞后洼地往村東走,然后再朝南往蘆葦園去。雪仍在下著,每個人身上都落了厚厚一層,狗尿苔走得很快,在前邊幾丈遠的地方,回頭看著天布他們,如果不留意,天布他們似乎就看不見,他等著他們跟上了,說:你們給狗都許愿哩,也不給我說個啥。天布說:那是哄哄狗么。狗尿苔說:咋能哄狗?天布說:哦,不哄不哄,你想咋?狗尿苔說:我不想咋,就想和牛鈴一樣。天布說:我只說你要西瓜哩,原來只是個芝麻,行么行么。現在快往前頭去。狗尿苔往前邊跑去,倒覺得自己是要求得太小了,他應該還要求工分增加,為什么就給他記三分工呢,他起碼勞動一天該和婦女的工分一樣吧,都記八分。還有,明年去上學,上學就不能出工了,能不能這樣:白天去上學,晚上回來給大家在老公房那兒記工分,他是能認得字了,完全能勝任記工員的,他當記工員絕對比馬勺好。但是,狗尿苔這么想著的時候,他滑倒了,一頭窩在雪堆里,這些想法就一下子全沒了。他爬起來,抹了抹臉上的雪,沒有覺得太冷,還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上的雪,雪有一股子甜味。遠遠的公路卡站上,那里還點著一盞汽燈,燈光里有人影在晃動著,而又隨后來了一輛汽車,燈光刷地照了過來,四個人急忙趴在了地上,燈光又晃過去了,一陣嘎嘎嘎地響,車在卡站上停了下來,許多人開始在檢查,而且大聲地罵著什么。天布他們就在檢查車的那陣迅速跑過了公路,但狗尿苔沒有跟上,他留在了公路這邊的雪窩子里。他隱隱約約看著天布他們過了公路朝蘆葦園那兒跑了,后來什么也看不見也聽不見,他一時不知道該跑過公路去攆上他們,還是趴在這里等著他們。他就那么趴了好久,突然覺得自己不是在傻等嗎,他們是來接磨子的,現在把磨子接走了還能回來再送他回家嗎?他爬起來,順著原路就往回走,他卻心里說:哼,我是故意沒跟上你們的,我能跟著你一塊走嗎?蘆葦園那兒沒有響動,州河里也沒有響動,卡站上的汽車又發動了,車重新開走,黑夜里那盞汽燈還亮著,一切都安靜了。狗尿苔知道天布他們安全地逃走了,就走回到后洼地的漫坡上,而老順家的狗卻仍在那里臥著。

      狗尿苔興奮地把狗抱起來,狗是那樣的重,但他還是抱了狗走,狗的長尾巴就搭在他的脖子上。婆還在屋里等著他,給他燒了蘿卜絲湯。狗尿苔沒有先去喝湯,他要犒勞老順家的狗,就在院子角給狗拉了一泡屎。

      狗尿苔還在屙屎的時候,他就想好了,他要在炕上喝著蘿卜湯給婆講他們去送磨子一路上的事,講老順家的狗,講卡站上的汽車,他已經不是毛手毛腳好說好動的狗尿苔了,他手腳麻利,處事沉著,而且在關鍵時刻能動腦子,比如他就給天布提出要求了,比如他就沒過公路而提前回來了。但是,狗尿苔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在院墻角剛剛提了褲子,灶火卻也二反身來了。灶火為什么還要回來,是磨子沒有送出去嗎,是嫌他狗尿苔沒有過公路嗎?在上房里,婆給狗尿苔燒的蘿卜湯全讓灶火一人喝了,他告訴著婆,天布已成功地領著磨子過了州河從南山根逃走了,他之所以還要回來,就是他還要解救政訓班的人。婆這回是真真實實地害怕了,磨子可以悄悄接出去,而政訓班那么多人,窯神廟門口還有人看守著,灶火怎么解救?婆說:灶火,你咋把這事說給我?你咋把這事讓我知道?灶火說:你們不必害怕,我今晚要回家去住,只是來把一件東西放在這里,等我尋找機會了再來取。灶火說完,就把一個用舊衣服包裹的包兒交給了婆,然后真的就出門回他家去了。

      灶火一走,狗尿苔就要打開那個布包,婆不讓打開,趕忙藏在了院角,又用包谷稈蓋了,說:這下咱們的災難來了!狗尿苔說:咱咋會有災難?婆說:他少不了在村里鬧出事,榔頭隊還能不察覺他是到過咱家嗎?婆的話是對的,狗尿苔也害怕了起來。婆說:牛鈴不是有個姑姑在西川村嗎,明日一早你和牛鈴就到他姑家呆上幾天。狗尿苔說:那你呢?婆說:我哪兒也去不了,灶火把東西放在咱這里,咱都走了,他來取怎么辦,咱誰都得罪不起的。狗尿苔說:那萬一榔頭隊尋你的事?婆說:我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婆孫倆說說話話到了下半夜,分頭睡下,可不一會兒狗尿苔就又醒來,他聽到了一種很好聽的聲音,這聲音像水一樣地流,像云一樣地飄,像是誰唱歌,又好像不是歌,是各種樂器,比如二胡,琵琶,笛子,月琴,還有鑼鼓銅鈸,各種樂器奏出來的和聲,狗尿苔從來沒有聽到過種種聲音。他忽地坐了起來,天還未亮,婆仍在睡著。他說:婆,啊婆,你聽到了嗎?婆也醒了,說:天沒亮哩你喊啥呀,聽到啥了?狗尿苔說:哪兒唱戲哩!婆支棱了耳朵聽,她沒有聽到,說:你做夢了?狗尿苔也以為自己是不是在夢里聽到的聲響,再側耳聽聽,似乎聲響還在繼續,只是隱隱約約,他說:不是夢里,還響哩,你聽,你聽么。婆還是沒有聽到。狗尿苔說:你耳朵笨。他再聽時,卻任何聲響都沒有了,窗外的雪在沙沙沙地下,屋梁上有老鼠在爬過,掉下了一撮灰絮。

    返回古爐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