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第85章_古爐

    散文集發表于2020-03-08 06:30:02歸屬于古爐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這一天比往常要亮得早,古爐村人起來了見雪還下著,已懶得去清掃門前。孩子們永遠都愛雪,站在院子里伸著舌頭接雪,卻覺得雪不甜了,有些澀,有些苦,味道還嗆嗆的,就大聲說:媽,媽,雪是麻點的。當媽的在屋里說:胡說哩娃!雪哪會是麻點的?出來看了,雪已經不僅僅是白里帶黑的麻點,全然成黑的了,黑雪。一個人這么發現了,幾十人上百人也都發現了.他們不知道這是什么怪事,就從窯場上跑下人來,說山神廟著火了,火從后半夜就燒起的,火大得沒法去救。所有的人都往中山頂上看,有的看不到就站到房頂,跑到村頭塄畔,果然才發現山神廟是起火了。

      狗尿苔其實起來還早,在牛鈴家里動員著牛鈴帶他去西川村牛鈴姑姑家,但牛鈴不愿意去,問有啥事嗎,狗尿苔就編謊,說老順托他去西川村尋尋來回哩。牛鈴聽說是尋來回,更不愿意去,狗尿苔站在院子里生氣,臉色像天一樣憋得陰沉,他的身上落下黑雪,還說了一句:你這心像雪一樣黑!說完了猛一怔:雪怎么能是黑的?!就聽到村里人喊山神廟著火了。狗尿苔第一個反應是有人在燒山神廟了!他沒了命往山上跑,山路上跑的人很多,當他們趕到山頂,火已經沒法救了,因為山神廟已經塌了,塌下來的柱梁椽頭¨窗連同搬進廟的白皮松的劈柴幾乎全都燒成了火炭,火炭成了紅的,遂即發黑,嗞嗞地往外冒煙冒氣。狗尿苔大聲地呼叫著善人,他沖進了火炭堆,要在火炭堆里尋善人,帶雪的草鞋在火炭堆上踩過,嗞溜嵫溜地響,草鞋沒有燒著。葫蘆長寬就把狗尿苔拉出來,說:善人肯定是死了,狗尿苔,這是失火了,這是沒辦法的事。狗尿苔大聲地說:這是誰要害善人的,這是誰故意放的火!長寬就說:狗尿苔你不敢胡說!狗尿苔說:昨后晌我還來過,他病著又沒做飯,又早早就睡了,哪兒會有火?沒有人來放火哪兒會有火?!長寬扇了狗尿苔一個嘴巴,罵道:讓你不要胡說,你就胡說,你說那是誰放的火?是榔頭隊放的火,是縣聯指人放的火,是天布灶火放的火?唼?!你昨后晌來過,那是你放的火!狗尿苔說:不是我放的火,我能燒善人?長寬說:是呀,是呀,誰放火燒善人干啥?這是天意,善人要是不從寺院里出來,他死要被火化的,現在他死不能火化了,天就起了火把他火化了。

      長寬的話大家都信服著,他們就開始清點著現場锨鏟那些火炭和灰燼,里邊什么都沒有了,沒有了善人一片衣服和被褥,也沒有善人一塊皮肉和骨頭,只是一些釘子和鐵絲,還有一個已經變形了的鐵皮搪瓷缸。狗尿苔就想起昨天后晌善人要把柴禾搬進屋里的事,是這些柴禾助燃了這一場火這么大,以至于把山神廟全部燒光燃盡了?長寬說不是別人放的火,那善人是自己燒了自己,如果是這樣,善人為什么要燒死自己呢,他是受傷后頭痛得難以忍受嗎,還是白皮松被炸后徹底地失望了嗎?一邊鏟著黑灰和雪攪成的泥土磚瓦,一邊流著眼淚。窯場上的胖子也來了,他在大聲地罵著善人:死了就死了么,卻要把炸下的白皮松劈柴一塊都燒沒了!狗尿苔聽了這話,鏟了一锨泥往后一揚,泥片子落在胖子的身上,胖子過來踢了狗尿苔一腳,狗尿苔就爬倒在了地上。胖子說:你想干啥?狗尿苔說:你說話難聽!胖子說:我就說了,這善人死有余辜!過來又拿腳在狗尿苔身上踢。長寬把胖子抱住,說:你和狗尿苔計較啥呀?!順手把狗尿苔提起來,一用勁,扔到了那鏟起的一堆灰燼邊,說:你個碎(骨泉)知道個啥,還不給我滾!狗尿苔知道長寬在護他,但他仍是在罵:你才死有余辜!胖子撲不到狗尿苔跟前來,用腳在灰燼堆上再踢了一腳,一團灰泥就飛過來正好砸在狗尿苔的懷里。狗尿苔看時,灰泥里有一個瓷疙瘩,像是塊心,他覺得奇怪,這是一塊木炭嗎,用手掰了掰,沒有掰開;是塊石頭嗎,卻沒有石頭的分量呀,顏色發黑,黑里又有著一種暗紅。狗尿苔猛地想到了善人在昨后晌說的話:我會把心留給你們的。這莫非就是善人留下的心嗎?

      人們看著胖子把一團東西踢在了狗尿苔的懷里,以為狗尿苔這下要把那東西再砸向胖子了,就齊聲喊:狗尿苔,你別二桿子!但看到的卻是狗尿苔這回并沒有惱,把那一塊東西緊緊地抱在了懷里,流著眼淚在笑了。

      狗尿苔說:這是善人的心!

      長寬說:善人啥都燒成灰了,哪兒還有心?

      狗尿苔說:善人把心留下來了!

      長寬說:狗尿苔對善人感情這深的,狗尿苔,那是石頭,是炭塊子。

      狗尿苔說:是善人的心!

      大家覺得蹊蹺,過來要看個究竟,但狗尿苔抱著那塊黑紅疙瘩一路往山下跑去。

      胖子在說:古爐村盡出些瘋子!

      狗尿苔一路跑著,在村道里大喊大叫,許多鳥就聚在他頭頂上飛,而十幾條狗,貓,還有一群紅白黃三種顏色的雞都跟著他跑。那一次他從河灘地里跑回家,這些狗呀貓呀雞呀連同螞蚱蝴蝶蜻蜓跟著他跑,那他是得意的,也吆喝著它們,這回他全然不知道在他的頭頂上有鳥,在他的身后有這么多狗貓雞,他一氣兒跑回自家院子,回頭敲院門時才發現丁它們,他就在院門口大聲叫著婆,那叫聲奇特,說不清是悲是喜,聲調全變了。

      但是,婆并沒有回聲,反倒是把院門只開了一個縫兒,一把把狗尿苔扯了進去,院門立即又關了。狗尿苔說:婆,善人燒死了,他留下了一顆心。婆說:啊,啊?卻還是把狗尿苔又扯到上房,再把上房門關了。屋里坐著灶火。

      灶火說:善人死了?

      狗尿苔嗚嗚嗚地哭。

      婆摟住了狗尿苔,說:我娃不哭,善人咋就死了,他咋能就死了?!

      狗尿苔說:山神廟著了火,燒的啥也沒了,就只有善人這顆心。

      灶火說:說天話,哪有人燒的啥都沒了還會有心!山上人多不多?

      狗尿苔說:這就是善人的心,善人給我說過他要留下心的。

      灶火說:你是不是嚇瘋了?

      狗尿苔說:你來看么,這是善人的心么!

      灶火站起來叭叭打了狗尿苔兩個耳光。

      婆一下子把狗尿苔又摟住,吃驚地看著灶火。

      灶火說:他中邪了,我讓他清醒清醒。

      婆把狗尿苔拉進了臥屋,反身把臥屋門閉上,說:灶火,娃還小,娃是嚇著了。你說,你說。

      狗尿苔在臥屋里揉著嘴,嘴唇已經腫起來,他恨灶火沒良心,昨天夜里幫他們接走了磨子,又給他灶火吃雞蛋炒面和蘿卜絲湯,他還打我?!他輕輕地念叨著:日你媽,日你媽!婆和灶火還在上屋說話,后來廚房門響,再后來什么聲音也沒有了,他走了出來,看著婆瓷呆呆地站在院子里的雪地上。

      他過去把婆拉回上房里,婆的衣服卻濕了,又凍了冰,一走動就咔啦咔啦響。他說:婆,那真是善人的心。婆說:婆信哩。狗尿苔又流眼淚,說著山神廟燒成的慘景,婆說:也好,也好,干干凈凈地死了也好。婆孫倆把善人的心放在了柜蓋上。婆說:善人沒兒沒女的,死了也沒人給燒些紙,你去把婆剪的紙花兒都拿來,就權當給善人燒些紙了。狗尿苔又進了臥屋,把那一沓一沓紙花兒拿出來,婆孫倆就在那兒燒起來。紙花兒一著火就都卷,一堆紙花兒全燃了像開了無數的花,那些剪成的飛鳥,蝴蝶,燕子,蜻蜓后來飛起了紙灰,無聲地往上飄,直飄到屋梁上,又緩緩地落下來,而那些剪成的動物,有牛,有狗,有雞,有豬,有貓,燃起來就又全在動,好像它們全活了,就在火焰里奔跑跳蹦。

      狗尿苔說:婆,昨晚上我聽到唱戲了,可能那個時候山神廟就著火了。

      婆說:哦。那就是天樂吧。

      狗尿苔說:天樂?

      婆說:善人要走了,天上給他響樂哩。

      狗尿苔默默地看著婆,他突然記起了什么,問:灶火走了?

      婆說:沒走,人在咱紅薯窖里。

      狗尿苔說:你怎么讓他在紅薯窖里?

      婆沒有回答,又把一沓紙花兒燃了,說:今日你再不要出去。

      狗尿苔再沒有出去。在婆去了杏開家后,他作想著灶火平日對婆待理不理的,對杏開更是惡言相加,這會兒尋到了婆,還要讓婆去找杏開,也太那個了吧。他就坐在廚房門口,院門外有人經過或有人來敲門喊叫著婆要借線拐子呀紡線車子呀,便一聲不吭,等敲門的人離開了,卻對著紅薯窖的那個木板蓋子咬牙,唾唾沫,低聲地罵:悶死了你!

      灶火在紅薯窖里呆了半天,聽到院子里雞在嗚叫,就掀開了窖蓋。一只年嫩的公雞突然嘎嘎叫著繞起一只母雞轉,它的一只翅膀卻幾乎撲拉著地了,殷勤地轉了一圈又一圈,母雞的臉就紅了,有些不耐煩,但還是臥下了,公雞立即撲了上去,兩個尾巴就那么迅速地左右擺開,只一挨,就分開了。狗尿苔還沒看清怎么回事,母雞就站起來抖身子,抖得很厲害,似乎要把羽毛全抖落掉,然后嘟嘟囔囔埋怨,而公雞卻扯長了脖子在叫。狗尿苔手一揮,把公雞攆跑了。灶火說:把他的,小的給老的踏蛋哩!狗尿苔回頭看見灶火的腦袋從窖洞里露出來,說:你要出來嗎?灶火說:你家里是啥窖呀,雞窩大個洞!狗尿苔說:你嫌不舒服了你回去。灶火說:你說啥,你再說一遍?讓你到院門口防備著人哩,你在這兒看雞踏蛋?!狗尿苔不言喘了,看著灶火,灶火滿頭滿臉的土,像土老鼠,說:沒事么。灶火說:天還沒黑?狗尿苔說:太陽要能有個尾巴,我給你拽下來。灶火說:花嘴呀你!你婆咋還沒回來?狗尿苔說:沒回來。灶火說:你去看看,如果她杏開這次不配合,你告訴她,就說我說的,將來紅大刀要回來了,她是死是活我可說不準。狗尿苔說:這話你給她說去!灶火說:我就要叫你去說!狗尿苔說:你就會欺負我,她杏開可是貧農,你就不怕她揭發你藏在我家?灶火說:這她不敢,就像你和你婆不敢不讓我藏在你家一樣!這讓狗尿苔來了氣,說:你要這么說話,我就出去給榔頭隊說去!灶火說:行呀,你就去說你和我還把磨子送了出去哩!狗尿苔感覺自己是一條蛇,被灶火掐住了七寸,并把蛇身子捋了一遍,節節骨骨都碎了,軟沓沓地像垂著一條草繩。灶火的手在窖旁的水桶里抓水瓢,咕咕嘟嘟喝水,一邊喝一邊哼哼地笑,狗尿苔這陣兒盼望榔頭隊的人來,來了就把灶火抓了去!真是巧,剛這么想,院門真的就響了。灶火立即連人帶瓢都縮進洞去,低聲說:把蓋子蓋好,放上笸籃,放上笸籃!狗尿苔卻也是緊張地蓋好了窖蓋,又在窖蓋上放上了笸籃。但是,是婆進來了。

      婆進了院子就把院門關了,一撲沓坐在捶布石上,像癱了一堆泥。

      狗尿苔看婆的臉,他要從婆的臉上看婆是高興著還是愁苦了,婆的臉色煞白,這么冷的天,額顱上都滲著一層汗。婆說:我心咋這慌的,你來摸摸,心要蹦出來呀!狗尿苔近去摸婆的心口,怦怦地跳,里邊像是有兔子。說:婆你咋啦?婆卻說:你看箱子里還有幾顆雞蛋?狗尿苔進了上房里,一會兒出來,說:還有五顆,我給你煮兩顆荷包蛋。婆說:你把雞蛋藏好,等今日雞再下一顆了晚上去開合那兒換些紅糖。都到啥時候了,屋里咋能沒一捏捏紅糖呀!狗尿苔說:我不吃糖,能換些鹽就行了。婆說:誰說你呀?狗尿苔說:那說誰的?婆說:杏開么,唉,沒媽的娃沒人照管么。狗尿苔說:又給她呀?!婆卻不說了,用嘴努努廚房,狗尿苔也點了點頭,卻向廚房那兒呸了一口,婆瞪了他一眼,說:你也不生一盆火去,嘴臉烏青的要給我凍出病呀!狗尿苔就在柴草房里尋干包谷棒信子,在火盆上搭個塔形,然后從墻上取火繩先點著,再要燃干包谷棒信子。就在取火繩時,他才覺得已經很久很久沒帶火繩出門了,也再沒人喊著他:狗尿苔,拿火來!他先是點著火繩,再拿一把麥草搭在火繩頭上吹,啉,一口就把火吹出焰了,但焰又滅了,再吹出焰,焰還是滅了,這才是怪了,而煙霧騰起來,嗆得他連聲咳嗽。婆在廚房門口喊:你熏獾哩?!把火盆拿出來點!狗尿苔把火盆端到院子,婆卻和灶火在廚房里嘰嘰咕咕說話。

      婆說:唉,杏開一見我就給我哭哩,肚子都那么大了,霸槽卻再沒去看她。這是啥事情嗎,也不問一下這娃娃咋生呀,生下來大人吃啥呀喝啥呀誰來伺候呀!灶火說:日娃不管娃,她現在才知道那是個啥人了吧。婆悶了一會兒,說:現在不說那話了。灶火說:不說啦,生個孽障那是她的事,她同意去不?婆說:我給她說了,她說她和霸槽正致氣哩,霸槽不來看她,她也不去找他,他就是不稀罕我了,他總得管他的娃吧。灶火說:他是要受活哩哪里是要娃呢。婆就不吭氣了,灶火說:她不愿意去?婆說:不愿意。灶火說:這不是她愿意不愿意的事!婆說:我也說了這是灶火讓你去的,她說,他灶火現在知道尋我了,他灶火咋不來給我說?灶火說:讓我去?讓我去就不是好話了!婆說:我也說了,對天布灶火再有意見,救人要緊呀,政訓班關了那么多人,有今沒明的,他們都有父母妻小,你能忍心看著他們就死在窯神廟?再說,你這一救人,他天布灶火還能另眼看你?灶火說:她咋說的,還是不同意?婆說:她最后同意了,只是擔心她一鬧,如果政訓班的人一跑走,霸槽肯定以為她是伙同你們一塊干的事。灶火說:只讓她去和霸槽鬧么,有了個縣聯指的女的,她去鬧是正常事么。婆說:我是問她,你心里還有沒有霸槽?她說:我恨他,可真沒了他我又咋辦呀?我說:你既然不舍下他,那就要鬧哩,鬧了才可能把他拉回來。她就同意了。灶火說:這就行了!

      狗尿苔把火生起來了,端了火盆放在婆腳前,說:婆,霸槽本來和杏開就不好了,這一鬧,那更是拉不回他了呢?婆看著狗尿苔,說:哦。灶火說:你少插嘴!拉不回霸槽不是更好嗎,霸槽遲早都是紅大刀的菜,他不回去了好,免得將來拉回去的是尸體!婆說:灶火,救人就救人,別的事可千萬不要干。灶火說:這不是你事!婆說:我再說一句,灶火,晚上你能救出人就好,救不了也就不要硬去干,千萬不敢再在村里打起來,你看磨子多慘的。灶火說:好啦好啦。婆說:……那我,你讓我辦的事我都辦了,我和娃天黑到西川村去,牛鈴他姑和我算娘家表親,她病了,我得去一下。灶火說:這不行,你走了我往哪兒去?你先做飯,我在窖里睡一會兒。他不容分說,又鉆進紅薯窖里,好像還有些生氣。

      吃過飯,天就黑了,而且雪也不再下了。婆又出去到杏開家,帶回來消息是杏開去了窯神廟,灶火就把狗尿苔家的斧頭別在腰里,婆不讓他拿斧頭,說,啥都可以拿,這斧頭你拿不成,不管是你傷了誰,還是誰傷了你,我這一輩子心里都是個事!狗尿苔就把斧頭先搶了過去就往院門口跑,婆便又訓狗尿苔,說:你跑啥的,你是讓人知道啊!婆的話分明是給灶火說的,意思是你要拿斧頭,婆孫倆那就得嚷嚷了。婆從來沒有過這么口氣強硬過,她給灶火做的是蒸紅薯,她仍又拿了一個熟紅薯塞到灶火的懷里。灶火發了發恨,把一個棒槌別到了腰里,卻對狗尿苔下命令:把他藏在院角包谷稈下的那個布包一定要在他走后拿去霸槽家的后墻角,那里有一堆豆稈,就放在豆稈下。

      灶火終于像鬼一樣閃出院門,在黑暗里沒有了。婆孫倆趕忙關了門,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婆說:他總算走了!狗尿苔說:他要再來,咱就再不開門。婆說:不開門。狗尿苔把院角的布包拿來,要看看里邊是什么東西,打開了,竟然是一包炸藥,炸藥包上已裝好了導火索。婆孫倆一下子傻眼了。灶火肯定是救了人后路過那里把豆稈點著,然后引爆炸藥包的。婆孫倆拿起炸藥包就往外走,依婆的主意,炸藥包不能放在霸槽的屋后,當然也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就扔到村外的塄畔下去。一路跌跌撞撞剛出了巷子,突然聽到不遠處有人說著話過來,婆忙把炸藥包就放在了杜仲樹下,急拉著狗尿苔去了三嬸家。

    返回古爐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