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第88章_古爐

    散文集發表于2020-03-08 07:15:02歸屬于古爐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漫長的這個冬季終于過去,年節就來了,村里再沒了社火,下河灣的戲也不來演,但從年三十到初五的六天里,一定要吃饃的,不吃饃哪里是過年呢?家家都是沒了麥面,只能做包谷面的粑粑,最好的也僅是在包谷面里摻少許麥面,和水拌勻了,放入酵頭,連著盆子在炕上捂了被子發酵,都忙著燒蒸鍋。村子里柴禾煙又像霧一樣順著巷道卷,粑粑和二摻面饃饃的甜絲絲的氣味忍不住張口來吸,一吸又都嗆得連聲咳嗽。狗尿苔在巷道里跑著,煙霧全讓他用腳踩了起來,一會兒沒有腿了,一會兒沒有胳膊了,跑出巷口,整個身子都沒有了,只看見一顆大大的腦袋。面魚兒老婆答應著要給婆灌一壺醋的,狗尿苔要去拿醋,就把從六升家買來的豆腐切出一塊要回報的,古爐村的豆腐依然是老豆腐,瓷得可以拴根葛條提著。面魚兒老婆正蒸出了一籠粑粑,說狗尿苔你有口福,從蒸籠里用竹片劃出一塊讓他吃。狗尿苔已經吃了三口了,又掰開一疙瘩塞到嘴去,就發現了掰開的粑粑里有了一個虱。狗尿苔什么都可以吃的,比如誰唾在他碗里他可以吃,從口里掉在地上的東西,拾起來吹一吹土也還可以吃的,卻就是不能吃食里發現小動物,他說:嬸,嬸,粑粑里有虱哩?面魚兒老婆說我看看,結果面魚兒老婆看了,說:這哪是虱呀,是顆芝麻么。狗尿苔或許也就認為那是芝麻,最多把芝麻彈掉,可面魚兒老婆卻說:面盆子在炕上捂著發酵哩,能保住被子上的虱不跑上去?這有啥呀,全當吃沒骨頭的肉哩!狗尿苔就不再吃了,提了醋壺出來,在巷道里惡心地吐。

      六天里,頭三天吃粑粑,后三天吃豆腐渣和紅薯面和在一起蒸出的饃,初六一過,人說正月十五以內都是年節,實際上,沒有了好東西吃還算什么年節啊,開始恢復了喝包谷糝稀糊湯,吃柿子拌稻皮磨出的炒面,差不多的人都開始屙不出來,廁所里隨處可見掏屎的柴棍兒。

      但是,在山門下,在村南口和東頭碾盤那兒西頭石磨那兒竟然生出了一片片牽牛花。古爐村原來是天布家照壁下有一篷牽牛花蔓,照壁推倒后,蔓篷也連根挖了,一下子卻在別的地方生出那么多的蔓,是哪兒來的呢?人們都覺得奇怪。這些蔓上長滿了像蝴蝶須一樣的蔓尖,伸得長長的在空中抓,抓住個什么了就卷起來往上爬,就爬上了山門兩邊的石柱,爬上了碾盤旁的苦楝樹,連老順家的山墻也爬上去了一人高,那石磨上扇已經被揭開,滾到了塄畔下,蔓就把石磨的下扇全部罩住,而沒有鑿好的新的石獅也被罩得什么也看不見了,像是一疙瘩藤架。花沒有開,但你感覺它隨時就開了,甚至會覺得你才一轉身,那喇叭一樣的花全朝天吹起,熱熱鬧鬧作響。

      婆全然地聾了,什么聲音再也聽不見,如果就是開批斗會,怎樣的罵她,她不會理會,臉上沒有表情。年三十的夜里很黑,她給狗尿苔糊了燈籠,燈籠上貼了一圈剪下的紙花兒,但狗尿苔提著燈籠在巷道里跑了一圈,里邊的煤油燈歪了,燒著了燈籠,哭得汪汪地回來。婆沒有打他,還在安慰,說:有燈籠了走夜路能照著路,沒燈籠了也一樣走路么。就在他拉著婆上屋臺階時,他聽見了婆的身子里咯嚓了一下,婆的腿就疼得走不動了。村里再沒有了善人,婆自己給自己揉了一夜腿,雖然還能走路,卻從此再離不開了拐杖。狗尿苔看著婆拄著拐杖走路,動不動就要想到婆從拄拐杖那日起,身子要一點一點木質了。他的眼淚就流下來,再不讓婆去地里干活,去泉里擔水,到豬圈里喂豬,他都要更勤快地去干。但是,婆更多地都在家里和院里,她走不動了,耳朵也聾實了,也不再愿意見人。畢竟在家里、院里呆久了飯吃進肚子里又沉騰騰不動,每當黃昏,就一個人拄了拐杖出來,要到村南口的塄畔上立一會兒。巷道里已經很難找到一張風吹成疙瘩的大字報了,樹上的葉子也才長出嫩葉,她沒有什么東西能拿來剪紙花兒,其實,她都握不動了剪刀,也不再剪紙花兒了。她拿眼睛來照,照這個世上,照這個世上的各種人和豬呀牛呀狗呀的,甚至就坐在那一塊石頭上看著天上的云,看著誰家雨淋過的山墻,從云里和墻皮上看到更多更豐富的人人物物。她在這個時候,皺紋聚起來,像一朵菊花,也像一個蜘蛛網,卻辨不出她是在愁苦呢還是在無聲地微笑。

      現在,天上的云如同冰一樣發白發青,在太陽快要落下去了,那冰層出現了斷裂,一道紅光斜斜地就照著了半個中山,還有屹岬嶺的南崖頭,而南山依然青黑的,黑得像獸群,南山之所以這般的黑,是半山腰處臥著云,整個冬季那里是不化的雪,人們永遠以為那還是雪,卻不知在什么時候云替代了雪,或許是雪不知不覺就變成了云嗎?婆盯著那云,云就動起來,一齊往山下流去,后來流下州河里,什么就沒有了,州河還是白花花的。昂嗤魚在叫自己的名字,昂嗤——!昂嗤——!昂嗤魚從來沒有叫得這么響的,如牛在牛圈棚里哞叫。

      狗尿苔說:婆,是神在那里掃云嗎?

      婆聽不見。婆臉上沒有任何表示,她看著最后一道太陽光從中山和屹岬嶺南崖頭都退去了,州河還是白花花的,一動不動的那種白花花。

      狗尿苔意識到婆什么也聽不見了,心里一陣泛酸,他攙了婆,要把婆攙回去,但婆卻看見了跟后背著背簍從村南口的慢道上趔趄著腿上來。

      跟后的媳婦在年根死了。那媳婦一個冬天斷腿都在化膿,膿出到最多的一次盛了少半碗,睡倒了半月,只說還可以挨過一年半載的,誰也沒想到,要過年要過年了卻死了。跟后的媳婦一死,跟后的天就塌了,年前村里還是來了救濟,跟后就被救濟了,可這次救濟再沒有了糧食,全部是從新疆過來的蘿卜干,而且蘿卜干還得去鎮上領,跟后就帶著兒子從鎮上背回來了幾十斤蘿卜干。那兒子看見了狗尿苔,叫著干大跑上來。

      狗尿苔說:過了年了你咋還這么高?

      干兒子說:你也這么高么。

      狗尿苔}兌:我不長你得長呀!

      干兒子說:我不長!

      狗尿苔抱住了干兒子,說:不長就不長吧,咱都不長!

      跟后卻放下了背簍,就勢躺在了地上,他臉色蒼白,像糊了一張紙,叫著婆。婆看著他的口形也叫著跟后,叫聲是那么高,說:跟后你咋啦,你是要狗尿苔背背簍嗎?跟后點著頭,頭就耷拉在地上。狗尿苔不肯背。跟后又說了一句:我怕是不行了,狗尿苔。

      狗尿苔這才看了跟后一眼,聽干兒子在說他大在路上要屙哩.蹴在地里就是屙不下來,他用手在肛門里摳,摳是摳出幾顆干糞蛋了,卻摳裂了肛門,血流了一地,就趴在那里睡了半天。狗尿苔便去背背簍,背簍大,一背起來,簍底就搕打著腿彎子,他說:這陣尋著我了?你給霸槽掮锨的時候,叫你你連吭一下都不吭聲!跟后說: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提不成那事啦,不提啦。狗尿苔說:鎮上有啥消息嗎?跟后說:啥消息?狗尿苔說:你給我再裝糊涂,我就不背啦!跟后說:你是說公審會嗎?狗尿苔說:啥公審?槍斃會!跟后說:嗯,聽說就這幾天哩。狗尿苔說:你說真能槍斃嗎,霸槽就真的要槍斃呀?!狗尿苔說:那還用說,鐵板上釘釘子的事!跟后說:唉,他一棵包谷菌苗才要長成個樹呀!狗尿苔說:包谷苗苗能長成樹?!跟后捂著了屁股,靠在了滿是牽牛花蔓的石獅上,肛門又流出血來,流在了腳脖子上。

      第二天的早晨,狗尿苔提了半桶生尿要潑到自留地的麥上去,一只蛤蟆就趴在巷道,他就跺著腳,跺一下蛤蟆往前蹦一下,竟撞著了一家院墻和院墻外的榆樹之間結成的蜘蛛網,那只胖胖的蜘蛛從網上掉下來,但沒有掉在地上,牽著一根絲在那里晃過來晃過去。早晨碰上蜘蛛是這一天要有重要的事發生,這是古爐村人人都相信的事,但狗尿苔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么事呢?狗尿苔說:蜘蛛,蜘蛛,你知道了什么?胖蜘蛛攀著絲上到了樹枝上,狗尿苔還生氣著蜘蛛不告訴他,樹枝上卻掉下了另一個蜘蛛,掉在地上就死了。

      牛鈴曾經說過,雄蜘蛛都瘦小而雌蜘蛛卻肥胖,雄蜘蛛一生都在謀算著把它的那個東西插到雌蜘蛛的身體去,但一旦它把那個東西插進了雌蜘蛛的身體里,它很快就死了。狗尿苔看著死在地上的蜘蛛,蜘蛛是瘦小的,想著是不是它剛才和那個胖蜘蛛那個了?這是真的嗎,他想問問別人,而巷道里沒有人,在巷口的一個碌碡上坐著老順,老順拿著一個碗,碗里是和好的炒面,沒有吃,卻用手捏著炒面團搓著,搓成細條了,就在碌碡上擺起來,擺的像個小塔,像個饃饃。

      狗尿苔說:叔,老順叔,雄蜘蛛和雌蜘蛛一那個,雄蜘蛛就死了,真是嗎?

      老順好像聽不著,專注地做他的事,在碌碡上擺了一疙瘩,又去另一個樹根上擺了一疙瘩。

      狗尿苔說:嗨!你弄啥呢?

      老順說:弄屎哩!

      擺出的炒面疙瘩不是像塔,也不是像饃,和屎一模一樣。

      狗尿苔說:屎?

      老順說:你吃呀不?吃屎!

      狗尿苔認定老順是瘋了。他不再理睬瘋子老順,想著瘋病是不是傳染的,就像疥一樣,來回瘋了又瘋了老順。狗尿苔到了自留地,地里的露水立即打濕了褲腿,他一勺一勺把尿水潑了,一股小風就走近了,在地砸頭卷了一個細細的風柱子。這時候遠處的公路上突然地涌現了一大群人,就都在小木屋那兒。小木屋還在,卻沒有了門也沒有窗子了,門前還堆著縣聯指人設哨卡的石頭,那橫著的榆樹還一直沒抬走,被掀滾在路旁的地頭上,許多人就站在石頭和榆樹上。從屹岬嶺轉彎處的公路上還有人一溜帶串地下來,而烽火梁那兒公路上也黑壓壓地有了人群。狗尿苔說了句:真要有重要的事發生了?!提了尿桶就跑。在村道里,擺子在敲鑼,擺子的腰總算好了,擺子又活成了另外一個人,他在喊:全體社員都聽著,吃過飯都到河灘去!沒吃過飯的趕快吃飯到河灘去!今日召開公審大會啦!狗尿苔才要問個究竟,擺子已轉過三岔巷去,而留在這條巷道里的聲從東墻撞到西墻,從西墻又撞到東墻,狗尿苔也只是聽清了:全體社員都聽著……

      村道里有人從院門出來了,這一家的問斜對門的,那一戶的又問隔壁的,他們似乎沒有看到狗尿苔,好像過來的是一只狗一頭豬,或者是一股風,狗尿苔有些生氣,也后悔出來沒有帶火繩。但是,即便他們要問他,他又知道什么呢,能回答什么呢,他就一邊從巷道里走,一邊乍著耳朵聽。聽到的是:下河灣西川村東山洼的人都來了,鎮河塔那兒的人都擠疙瘩啦!——呀,他們咋到咱這兒?——要公審的都是咱古爐人么。——公審誰?——還有誰?——要槍斃天布和霸槽嗎?——可能吧。——爺呀,古爐村要死多少人呀!還有誰,還有誰,會不會要還逮捕些紅大刀和榔頭隊的人?——這說不來么。——爺呀爺,咱古爐村完了,西山埡村五十二年鬧暴亂,從此一溝成了暴亂村,咱要成文革村了。——暴亂和文革咋能扯到一起,文革好,文革萬歲!——萬歲,萬歲!可古爐村死這么多人,死一人了他后人是幾代都翻不了身的呀,完了,完了,古爐村啥都沒有了!——還有瓷貨么。——是有窯哩,準又再會燒窯?就擺子嗎?——還有狗尿苔,讓狗尿苔燒!

      狗尿苔終于聽到有人說到他了,但他們又是戲謔他,拿他取笑,狗尿苔說了一句:我明年就上學呀,你以為我將來就燒不了窯?!朝地上呸了一口,提著尿桶往家里走去。但牛鈴在叫他,大聲地叫,只有牛鈴永遠是熱乎他的。

      牛鈴是和兩個背槍的人在杜仲樹下說什么,喊著他的名字跑過來時還回頭說:往左邊巷里走,在堆著照壁砌下來磚的那個院門就是。狗尿苔看著背槍的人走進左邊巷了,問牛鈴:那是誰背的槍?牛鈴說:我不知道,是公審來的人吧。狗尿苔說:他們問你啥呢?牛鈴說:問天布家在哪兒?狗尿苔說:是來抓天布的媳婦呀?牛鈴說:他們說要去天布家讓繳子彈費呀。狗尿苔說:繳子彈費?槍斃天布還要讓他家繳子彈費?!牛鈴說:這你不知道了吧,凡是被槍斃的人都要繳子彈費哩。狗尿苔心里一緊,渾身一陣發麻,他說:哦,哦。轉身又走,連尿桶也忘了提。牛鈴卻說:你不去河灘呀?狗尿苔說:能不能去?牛鈴說:現在沒榔頭隊也沒紅大刀了咋不能去?你哪兒沒能去過?!狗尿苔說:沒有榔頭隊和紅大刀了,那我才不能到處跑了,我又是四類分子的狗崽子了么。牛鈴說:這倒也是,可你不去看看天布和霸槽了,就再也沒有天布和霸槽了。狗尿苔又站住,最后還是被牛鈴又拉著走了。

      公路上正好又開來了十幾輛卡車,每個卡車上都貼著“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大幅標語,車上背槍的人就押著五花大綁的犯人,狗尿苔壓根兒沒有想到前邊的車上押著的天布和霸槽,后一輛車上押著的是馬部長和胖子,再后邊的車上押著的卻是守燈和麻子黑。

      怎么還有麻子黑和守燈?牛鈴說:聽說他們也成立了造反兵團,借過三個信用社的錢,在借黃柏岔信用社錢時,營業員不借,他們就當場把營業員打死了。狗尿苔說:麻子黑手里有幾條人命了,他殺多少人我都信的,守燈也會殺人?牛鈴說:四類分子本來賊心就不死么。狗尿苔不言語了。牛鈴說:哦哦,我不是說你,我說守燈哩。狗尿苔不上牛鈴的怪,他要從人群里擠過去看守燈,但卡車廂后邊的擋板打開了,犯人被推了下去,狗尿苔看不見了犯人,他聽到有慘叫聲,立即也聽到有罵聲:還知道疼呀?站起來,配合好,配合好了一會兒一槍打在腦袋上你就不疼的,要不配合,多打幾槍,你才知道啥叫疼了!人群就呼地往后退,退過來的人踩著了狗尿苔和牛鈴的鞋,他們就倒了,人群還在往后退,有人就也倒在了他們身上。狗尿苔喊:踏人啦,踏人啦!人群卻又向前涌去。等他們爬起來,公審會已經開始了。他們看不到公審臺在哪兒,犯人又如何站著,看到的只是人群的屁股和后背。要從腿縫間鉆進去,鉆進去不到一米就鉆不進去了,狗尿苔給一個大個子說:讓我爬到你肩上。那人說:你來上我頭上來?!牛鈴就拉著狗尿苔往小木屋那兒去,小木屋沒了窗扇的窗臺上都站著人,牛鈴便從后墻爬上了屋頂,狗尿苔怎么也爬不上去,牛鈴說:我看見啥了給你說。

      于是,牛鈴在說:他們就站在塔底下,天布臉像是土布袋摔了一樣,守燈臉是紅的,豬肝一樣紅,他撲沓下去了,又被拉了起來。狗尿苔說:霸槽呢?牛鈴說:霸槽他揚著臉,臉咋恁寡白的。狗尿苔說:他本來臉白么,還揚著臉?牛鈴說:眼睛閉著。狗尿苔說:還著軍大衣嗎?牛鈴說:穿了紅毛衣,還是那件紅毛衣。狗尿苔說:他只有那件紅毛衣么。牛鈴說:啊狗日的麻子黑還笑哩,你笑你媽的×哩!狗尿苔想:麻子黑這時候了還能笑?就聽到了有喇叭在講話,但誰在拿著喇叭講話,又講了什么話,牛鈴不在意,他狗尿苔也不在意。狗尿苔還在問:那馬部長呢,胖子呢?牛鈴說:屁部長!喇叭突然停了,接著是人群又潮水一樣退了過來,又潮水一樣漫了過去。狗尿苔問:咋啦,又咋啦?牛鈴在說:要槍斃呀,往河灘里拉哩!狗尿苔急得往屋頂上爬,他后退了十幾步向小木屋后墻根跑,希望能猛地跳起來登著墻抓住后檐再翻上屋頂,但他差不多手都要觸到屋檐了,又重重地摔下來,爬起來就不用想著再次上屋頂,擰身跟著了往河灘涌去的人群。人群涌到河堤上了,堤上有背槍的人在警戒,誰也不得過去,狗尿苔就又往河堤下邊的蘆葦園邊跑,那里人還少,能看到河灘上已挖好了的六個沙坑。每個沙坑前都站著一個端槍的人,不一會兒,從河堤那個石擺前,犯人被拉過來了,是每個犯人被兩個人拉著,那不是拉,是架著跑,他們三個一組三個一組十分快地跑了過來,竟然經過了蘆葦園邊的沙渠,再往河灘跑去。狗尿苔看見了霸槽是第一個被架了過來,他的紅毛衣是那么紅,胳膊在后邊綁著,看不到了那紅毛衣沒有了后襟,還穿著那件洗得發白的黃軍褲,褲管被繩子扎了,他的雙腳幾乎沒有著地,被架著奔跑,腳尖就劃著地,沙灘上深深地劃出了兩道渠兒,像犁犁過的犁溝。狗尿苔聽見身后有人在說:咋扎著褲管?又有人說:不扎著褲管屎尿不是流出來了?這人的話可能是對的,犯人在這時候一定早嚇得屎尿都下來了吧。狗尿苔回過頭來,這才看見就在他的后邊站著三個人,一個拿了個蒸饃,是紅薯面蒸饃,另外兩個人在叮嚀:槍一響你就往前邊跑,邊跑邊掰饃,跑到跟前了就把腦漿掬在饃里,要趁熱吃,記住了沒?拿饃的人說:我吃不下去了咋辦?一個說:必須吃!聽話,吃了你病就好了。記住,往第一個沙坑那兒跑,第一個是榔頭隊的隊長夜霸槽,他腦子聰明。一個說:不說了,人家看哩。三個人頭就往左后邊看,狗尿苔也往左后邊看了,那邊卻是禿子金,天布的妻弟,還有八成,他們都拿著席和繩子。那拿蒸饃的人說:為啥不說?那些人是干啥呀?狗尿苔當然明白禿子金、天布的妻弟和八成是干啥呀,收尸呀,他們一定也要先朝沙坑那兒跑的,要跑到拿饃人的前面把死尸保護起來。狗尿苔就說:那是收尸的。拿饃的人說:叔,叔,人家要收尸,我弄不到腦漿咋辦?旁邊那個人就問狗尿苔:你是古爐村的?狗尿苔說:嗯。那人說:來了幾個收尸的?狗尿苔說:三家。收霸槽尸的來了,收天布尸的來了,收守燈尸的來了。那人說:收夜霸槽尸的?狗尿苔說:收尸的那幾個人厲害得很,要弄腦漿你弄四號坑的那個女的,五號坑的那個叫麻子黑,他們沒人收尸。拿蒸饃的人說:我弄那女的。話還未落點,槍響了,同時有六支槍一直在對著六個犯人,只聽見了一聲槍響,六個犯人卻同時頭上躥了一股東西就都倒進了沙坑,那躥上去的一股東西躥得并不高,但幾乎六股平行。狗尿苔還未搞清這是怎么回事,身后拿蒸饃的人已經跑出去了,而拿著席和繩子的禿子金、天布的妻弟和八成也跑出去了,他們跑得更快,很快攆上了拿蒸饃的人,好像禿子金還用身子抗了一下,拿蒸饃的人手里的蒸饃就掉在地上,他大聲地喊:我的饃!我的饃!而大量的人都涌了過去,都往沙灘上跑,狗尿苔又被擋住了,跌坐在沙窩里,他看不見了拿蒸饃的人,也看不見了禿子金、天布的妻弟和八成。

      狗尿苔還是爬起來跟著人群往河灘跑去,他想最后看一眼霸槽,他已經想好了,他看見了霸槽他不哭也不恨他,但他一定要對麻子黑唾上一口。他在沙灘上跑著,就被人抱住了,抱住他的是婆。婆也來了,婆和支書在一塊,還有杏開,杏開的頭上纏著頭巾,頭巾把整個頭和臉都包住了,只露出一雙大眼,她的眼眶是那么青黑,讓狗尿苔想起當初霸槽戴的墨鏡。杏開的懷里還抱著孩子,孩子在使勁地哭。婆說:回,你回,有娃哩,你回。也嚇唬著狗尿苔回。

      狗尿苔這次不聽婆的話,和婆頂嘴,他說:我不去沙坑那兒了,我就在這兒行吧。婆聽不見他在說什么,婆恨恨地瞪他,說:你去干啥,你看了想不吃飯不睡覺呀?!人家都不來,你去?婆硬拉著狗尿苔,狗尿苔哄了婆說:我系系鞋帶。他貓下腰,突然又跑掉了,還在頂嘴:誰沒來?村里人都來了!

      其實,老順沒有來,老順還在村道里擺著他的炒面,槍響的時候,他無動于衷,在六七個碌碡上和樹根上都擺好了炒面屎,他走回到了碾盤旁的院里去,院門口狗在臥著,那條狗被打斷脊梁,不能跑動了,終日就臥在那里。

      狗尿苔和牛鈴會合后,他們一直等著公路上河灘上的人都走完了,才往村里來。他們討論著天布、霸槽、守燈、麻子黑的尸體將埋在哪兒:守燈和麻子黑都是上無老下無少的人,他們肯定是村人隨便在中山根挖個坑埋掉就算了。天布有媳婦,媳婦的娘家人多,會埋在他的祖墳地里。而霸槽雖然也只一個人,但禿子金對他好,禿子金會吆喝榔頭隊的人把霸槽下葬的,也肯定在他的祖墳地里。但是,怎么個埋,還是做墓做棺材嗎?牛鈴說:肯定是挖坑,拉著他們去河灘時經過小木屋前邊,我看見天布的疥上了臉了,霸槽臉上也有疥,疥會傳染的,肯定要挖深坑埋的。

      狗尿苔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他們會不會變鬼?

      牛鈴說:當然變鬼,人死了都變鬼。

      狗尿苔說:他們做鬼是個什么鬼呢?

      兩個人就做出了決定,上次看鬼沒有看成,今晚上就按著善人交代的方法去看鬼。

      進了村子,他們從村道里走,牛鈴就看見了碌碡上有屎,而且不是一個碌碡上有屎,六七個碌碡上都有屎,或許他們說著鬼他心里有些發毛,要故意岔開話頭,就罵道:誰狗日的屙了這么多屎?!狗尿苔知道那屎是炒面做的,他突然想作弄牛鈴,他說:哦,牛鈴你敢不敢把那一堆屎吃了,吃了我給你一升白面。

      牛鈴說:一升白面?這是你說的?

      狗尿苔說:我說的。

      牛鈴說:你說話算話,我就吃呀。

      狗尿苔說:你敢吃?

      牛鈴說:我敢。他看看四下沒人,捏了一疙瘩屎就吃了。

      狗尿苔看著他把屎吃了,說:臭不臭?牛鈴說:不臭,有紅薯味。你現在就去家里把面偷出來!狗尿苔口里答應著,心里卻后悔了,他說:我婆在屋里,改日給你吧。牛鈴說:那不行,你要耍賴,那你也吃屎。

      狗尿苔說:我吃了你也得給我一升面。

      牛鈴說:給你一升面。

      狗尿苔走到另一個碌碡上,拿起了一疙瘩屎也吃了,說:你也不要給我一升面,我也不給你一升面,咱擺平了。

      兩人都沒再說話,走著走著,牛鈴卻說:啊哈,咱誰也沒得到一升面,倒是吃了兩堆屎么?!

      狗尿苔要說什么,一股子風從一棵樹后走近了,呼地封了他的嘴,他就不再說了,而風卻自此刮大了。風是跑遍了整個古爐村,又跑到了河灘和蘆葦園,蘆葦還是半人高的莖和葉子,而那些蒲草早早開了小花,花小得像小米粒大,在風里就起身飛舞,很快形成了粉紅色的霧帶,浮到了村子上空。狗尿苔突然有個感覺,感覺山門下,碾盤和石磨那兒的牽牛花應該是開了。牛鈴說:這不可能。狗尿苔說:一定是開了!牛鈴說:還賭不,再賭一升面。狗尿苔說:賭就賭。但他沒說完就閉嘴了,因為就在三岔巷那兒,婆和支書杏開還在走著,他們從河灘離開的那么早,竟然到現在了還在路上走呀。支書的腿一瘸一跛,他在政訓班害了風濕,一條腿一直在疼,牙疼牙長,腿疼腿短,他就走起路來兩腿不齊,擺來晃去,可他的手又反背在后邊。杏開懷里的孩子哇哇地哭,像貓叫春一樣悲苦和凄涼,怎么哄都哄不住。

      2009年8月25日夜草畢

      2010年4月25日午改畢

      2010年5月8日晚又改畢

    返回古爐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