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你好,鐘南山》將出版 傳記作者:最近他一直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6 16:20:01歸屬于散文新聞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始終不安于現狀,這個好像是我生命的主軸,所以我一直在往前走。假如所有人都有這么一顆恒心,都有一個追求,然后努力朝前走,就會有很大的收獲。每個人都能這樣,不枉過這一生,這個社會就會進步很快,國家也會進步很快。——鐘南山

      撥通葉依的電話,第一時間就被她的彩鈴聲吸引——太有特色了,不是旋律,也不是歌曲,而是一段中氣十足的男聲播報:“空氣中有新冠病毒嗎?可以開窗通風嗎?新冠病毒可以通過呼吸道和空氣傳播,但不會在空氣中長期漂浮……”

      當紅星新聞記者對葉依提起這段彩鈴時,她笑了:“這不是我設的。”

      2006年全國兩會期間,在分組會駐地,女記者葉依攔住鐘南山要采訪,同時旁邊還有大群記者也在“圍追堵截”院士。鐘南山問葉依:能不能一起爬樓?葉依沒有絲毫猶豫,一邊采訪,一邊跟著鐘南山爬上了18樓。

      2008年,葉依得到鐘南山書面授權,成為他唯一指定傳記體作品的作者。鐘南山對她說,“你看我這么忙,不可能再拿出這么多時間,去給另一個人重新講一遍生平過往。”

      迄今,葉依已陸續出版了6本關于鐘南山的書,這本即將出版的《你好,鐘南山》是第7本。目前,她還擔任著廣東電視臺紀錄片《鐘南山》的總撰稿人。

      疫情期間,葉依從北京飛往廣州,見到了正在緊張工作的鐘南山院士。“鐘院士明顯瘦了,他不經意的微微彎腰,讓人的心揪著。我問他休息得怎么樣,他回答,有時睡得著,有時睡不著。”

      她拍下一小段鐘院士的視頻,視頻中,身穿白大褂的老人舉著手機,匆匆走過,他問電話那頭:“……多少病人,你做了多少?”

      葉依說,當時她在鐘南山身邊只待了大約3個小時,而兩人幾乎沒有超過1分鐘的完整對話,“基本上沒有單獨跟他聊過,剛坐下說話他就有事,剛說兩句就要接電話,同時手頭還有各種事在處理。”

      葉依拍下的一小段視頻

      這次新冠肺炎暴發,鐘南山奔向武漢一線,對疫情防控作出了關鍵性的推動。但葉依說,只有少數人知道,當時鐘院士的重感冒剛剛康復,國家衛健委一聲召喚,他不管不顧就連夜出發。

      葉依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認識鐘南山十幾年來,每次見到他,他都是精神爽朗、面帶笑容。“絲毫沒有古稀之年的暮氣,就像四月的陽春般,一片青蔥,生氣勃勃。”她清楚地記得,鐘南山80歲生日的時候,還會在學生們面前,舉著麥克風高喊“青春萬歲!”聲音渾厚,中氣十足。

      “但是最近這次見到他,是真的感到心疼:看不見的壓力仿佛泰山壓頂,人是笑不起來,腰也微微弓下來。手機時刻不停地在接電話。”葉依聲音低下去,“一天頂多睡5個小時吧。有時半夜還得爬起來處理急事。”

      能在84歲高齡以如此高強度連軸工作,相當程度是得益于鐘南山早年的體育基礎:他上大學時曾作為校運動員代表,參加了北京市高校運動會并摘取了400米欄桂冠。他的女兒也曾是一位優秀的游泳運動員。

      之前曾有一段鐘南山在家中做引體向上的視頻走紅網絡,葉依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曾經問過鐘南山,為什么能堅持鍛煉這么多年,“結果他反問我,那你吃飯怎么堅持這么多年?當時問得我一時語塞……”多年的鍛煉,讓鐘南山在80多歲的年紀依然保持著充沛精力。“他對世界的觀察、對新鮮事物的捕捉、對新領域的探求,和年輕人別無二致,甚至更強。”

      對于鐘南山工作之余的愛好。葉依說,據她了解,鐘院士的時間一大半都給了工作。“找他的人太多了。記者們天天追著他采訪提問。所以對他來說,開場新聞發布會,所有問題一口氣給大家回答完,效率會更高。”他留給家人的時間確實比較有限,“休閑的方式也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就是偶爾一起外出旅游這些。”

      在《鐘南山傳》中,也有他的原話印證:

      “我這一生,從來不會想到每天去哪里玩,到哪里享受。我想的就是能夠做一點什么事情,特別是在學術上有一點成就,這才是我最開心的。”

      關于這本最新的《你好,鐘南山》,既有回首當年非典——他曾如何頂住壓力,為非典病人的救治方案指明了方向,又如何冒著危險說“把重病人都送到我這里來!”更有大量關于此次危機中他所做應對的詳細故事——比如新冠肺炎被確認時,專家組經過了怎樣的研判;他從武漢回到廣州后做了哪些工作,最大的困難是什么;如此高齡,每日仍奮戰在一線,他的工作狀態是怎樣的……

      葉依說,寫這本書只為傳達真實。因為鐘南山院士平生最推崇的就是講真話,“講真話,它的可貴之處,不是在于它的對與錯,而在于是發自內心的。我覺得在任何的群體,任何的一個單位,或者是家庭,能夠講真話,一定會是一個和諧的群體。”

      紅星新聞記者喬雪陽受訪者供圖

      編輯李潔

    返回散文新聞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