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書寫嶺南海島風云——鮑十《島敘事》新書分享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24 15:35:01歸屬于散文新聞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8月24日,廣州市作協副主席、廣州市文藝報刊社原社長、作家鮑十做客廣州289藝術園區嶺南活力非遺藝術館,出席“海上生明月,天涯映漁火”——《島敘事》新書分享會。

      在分享會上,鮑十向觀眾介紹了新作《島敘事》的創作緣起和過程。廣州青年作家代表王威廉、蒲荔子、馮娜、唐詩人到場祝賀前輩新書出爐之余,也交流了各自對鮑十文學創作成就及藝術特色的觀點和感受。

      本次分享會是廣州文藝市民空間“生活藝術大家談”系列活動之一。分享會現場,廣州市文聯專職副主席童慧為鮑十頒發“廣州文藝市民空間藝術導師”證書,海珠區作協主席王龍、廣東省朗誦協會副會長王國省、海珠區政協教科委主任鐘暉先后上臺為觀眾帶來了聲情并茂的《島敘事》選段朗誦表演。

      鮑十的新作《島敘事》以珠海一座方圓不到兩平方公里的虛構的海島——“荷葉島”為背景,書寫了幾代島民一個世紀以來的命運變遷。小島隨著時代的前進不斷發展,旅游業日漸發達,而商業資本的不斷侵入,最終掀起了一場“全島覆蓋”式開發。島上的漁民不得不離開世代居住的小島,家族記憶、人文脈絡也隨著宗祠和祖屋的拆毀而逐漸斷裂、消失。鮑十將之總結為“一個溫柔的悲劇。”

      從黑土地到熱帶島嶼

      鮑十1959年出生于黑龍江省肇東市,是東北黑土地上成長起來的作家,1989年開始寫作,曾在《當代》《十月》《花城》《鐘山》《中國作家》《作品與爭鳴》《小說選刊》《小說月報》《小說家》等刊物發表作品200余萬字,并被收入多種年度選本。其以往的作品大多以東北平原的風土人情作為背景,以淳樸、平實、敦厚、細膩的風格見長。

      其中篇小說《紀念》,被張藝謀改編成電影《我的父親母親》,由章子怡和孫紅雷主演,鮑十親自擔任編劇,該片獲得第五十屆德國柏林電影節銀熊獎,以及中國電影華表獎、百花獎、金雞獎最佳影片獎等獎項。講述大山深處一位智障母親感人故事的小說《櫻桃》,也被改編成電影和電視連續劇,上映后廣受好評。

      自2003年調入廣州市文學創作研究所,鮑十至今已在廣州生活了16年。分享會上,鮑十回憶起初次到廣州生活的感受:“光是為了適應氣候就花了一年多時間。”

      對于從東北黑土地走出來的小說家來說,廣東臨海的生活體驗無疑是新奇的。除了氣候環境的差異,南方遍布的祠堂里透露出的濃厚宗族觀念,也讓鮑十感到好奇。

      作為一個成熟的小說家,鮑十善于在日常中捕捉素材,于是他順理成章地將這些鮮活的經驗轉變成他的創作源泉,開始了以廣東為背景的文學創作。

      鮑十對廣東本土故事的書寫從西關開始,陸續寫了一批帶有嶺南風情的短篇小說,如以城中村為背景的《冼阿芳的事》等。在一次《花城》雜志召集的作家筆會上,鮑十游覽了珠海的萬山群島,瞬間被南方熱帶海島的特殊氣質所吸引,萌生出創作一部關于海島的小說的念頭。

      為了創作《島敘事》這本書,鮑十做了充分的案頭工作,下大力氣搜集廣州各地區的區志、縣志,還委托朋友搜集島志,并親身上島體驗島民的日常生活。在這個過程中,書中主人公云阿婆一家的故事漸漸在他頭腦中成形。

      在廣東生活期間,鮑十親眼見證了各個城市的飛速發展,傳統文化和習俗的斷裂與延續一直是他非常關注的話題。《島敘事》就用大量筆墨描繪了經濟發展與傳統生活方式之間的矛盾沖突。

      評論家王春林認為,《島敘事》用飽含深情的筆墨講述了一方小島的故事,藝術地凝結、表現百年歷史風云,體現了作家非同尋常的思想和創作才能。

      評論家江冰認為,鮑十在這部作品中再次表現了藝術含蓄且內涵豐富的藝術風格:“絕不劍拔弩張,卻又張力十足;表面波瀾不驚,其實暗流洶涌。”

      青年作家熱議本土創作

      作為廣東文學界和編輯出版領域的資深前輩,鮑十關于廣東本土題材的挖掘和寫作也引起了青年作家們的關注。

      青年小說家王威廉認為,鮑十以往較多專注于故鄉東北的敘述,如《生活書:東北平原寫生集》。書中收錄的短篇小說都是以東北平原某個村莊為標題,比如《大姑屯》《翻身屯》《藍旗屯》等。

      在王威廉看來,鮑十新作書寫的南方海島故事和東北平原有著某種內在氣質上的相通之處:東北一望無際的黑土地,和海洋的開闊是相似的,而東北平原上的屯和南方海域的海島,都是零星散落在一片大空間之中,都是一種邊緣化的存在。

      王威廉稱:“《島敘事》這本書打通了東北內陸和南方海域的精神聯系,以更加恢宏的視角來審視中國歷史變遷。”

      作家蒲荔子則引用了《傅雷家書》中“真誠是藝術的第一把鑰匙”作為引子。他認為《島敘事》這本書中描繪的人物刻畫得十分出色,無論是人物的觀念還是行為,都真誠得讓人動容。

      蒲荔子還幽默地表示:如果書中所寫的荷葉島是真實存在的,那么《島敘事》這本書可能讓這個島成為一個文化旅游景點。

      詩人馮娜認為,鮑十的寫作軌跡表面上是從東北平原向著熱帶島嶼延伸,精神內在上則是從一種紀念到一曲挽歌,“這種風格題材的突破,寫作版圖的拓展,是小說家稀缺的特質。”

      馮娜還在現場感謝鮑十對她文學創作的指點和鼓勵。在寫作之外,鮑十曾多年擔任《廣州文藝》責任編輯,大力提攜、獎掖文學新人新作,馮娜就是其中之一。

      暨南大學文學院博士后唐詩人則注意到,鮑十的寫作一直秉承著一種邊緣意識,善于捕捉邊緣地區普通人的生存狀態。鮑十對此表示認同,他笑稱“從小就是一個喜歡‘溜邊’的人”,從文學創作中從未刻意經營過“重大題材”,更傾心于書寫平凡人生的悲歡。

      據鮑十透露,除了《島敘事》,手頭正在創作另一部同樣以海島為題材的長篇小說。分享會的對談嘉賓、廣州市作協秘書長張鴻認為:鮑十對南方海域和廣東本土的書寫和創作,“打破了原本鄉土作家的標簽,開拓了一個新的寫作場域。”

    返回散文新聞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