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八卷本《寧肯文集》出版:文學是一把椅子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24 15:50:01歸屬于散文新聞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寧肯是中國當代文壇特色鮮明、影響深遠的作家。他曾兩次獲得老舍文學獎長篇小說獎,獲首屆施耐庵文學獎、第四屆《人民文學》長篇小說雙年獎、北京市文學藝術獎、首屆孫犁散文獎雙年獎、首屆美國紐曼文學獎提名等重大獎項。

      8月19日,作家寧肯與《收獲》主編程永新、出版人謝錦來到思南文學之家,就文學與創作理念展開精彩對話。

      一個作家應該和這個世界是平等的

      對談的主題叫“文學是一把椅子”。寧肯說,今年5月參加捷克國際書展時,主辦方給作者們出了一個題目——“對你而言,文學是什么?”

      “對我來講,如果是非常個人化的回答,我想到的就是一把椅子。我每天都要坐在這把椅子上,寫作幾十年,坐壞的椅子就不計其數,包括轉椅、藤椅。寫作的人對椅子是非常大的折磨,有時候寫不出來東西,反復折騰,折磨一個椅子,我每天必須要坐在上面。”

      而在這個回答的背后,還隱藏著寧肯的寫作觀。“我為什么要寫?我和這個世界有什么關系?我想是與世界保持一種平等。這種平等也是一種立場。我不是俯視這個世界,也不是仰視這個世界,一個作家應該和這個世界是平等的,既不站著,也不蹲著,表明一種理性,表明一種審美。”

      今年8月,八卷本《寧肯文集》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包括小說4卷(《天·藏》《蒙面之城》《三個三重奏》《環形山》)、紀實1卷(《中關村筆記》)、散文2卷(《我的二十世紀》《說吧,西藏》)和訪談1卷(《寧肯訪談錄》)。

      謝錦正好是《三個三重奏》的責編。她說:“這套文集用了一個廣告語,把寧肯稱作文壇刺客。寧肯的詩意和哲學在文本中得到特別完美的統一。所謂的刺客,是他帶著詩意向你一路走來,一路的劍雨讓你被迷惑了,等他到你眼前亮出哲學雪亮的刀鋒,你又被震驚了。”

      “接地氣”的詩意和哲理

      程永新評價,寧肯是中國文壇上被遠遠低估的作家。“寧肯兄對當代文壇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作家。文學是一把椅子,顯示了作家和生活的關系,和世界的關系。寧肯是少有的有哲學高度的作家,用通俗的話講,他有詩和遠方,他是一位文字浸透了飽滿詩意和哲理的作家。他這把椅子放著什么樣的靈魂,出來就是什么樣的作品,他給你一種隱喻聯想,給你一種哲理思考。”

      程永新還提及批評家耿占春對寧肯的評價。“耿占春曾說中國作家大部分寫的和現實、經驗有關,隨著小說史的發展,把哲學交給詩歌,把對話交給戲劇,把經驗交給小說,小說變得好像是比較下里巴人。但寧肯的作品讓詩、哲學又回了小說,我非常認同這個闡述。”

      在程永新看來,寧肯的小說《天·藏》是一本先鋒小說,里面有東西方哲學的對話、不同民族的對話……有各種各樣的深度,像一個非常龐大的恢弘的交響樂。“寧肯的小說恢復了小說應該有的深度,應該有的和生活哲學思考,應該有的詩意。他的小說里文字非常漂亮,每一段文字掌控得非常好。”

      寧肯認為詩意與哲理并不外在。“我的詩意和哲理并不是書本上得來的,當然也有關系。但我努力從普通人身上發現他存在的詩意、哲理、思辨,這是人身上固有的東西。作為一個小說家、散文家,就應該把這些東西寫出來。可能普通人不一定表達得出或者表達得那么清晰,但是作家應該清晰表達出來,讓人產生共鳴。”

      “我理解的詩意和哲理,是接地氣的,與人有關的,不需要你去仰視的。”

      小說的門檻不高也不低

      說到小說的門檻,程永新認為沒有那么高,也沒那么低。

      “寧肯的《蒙面之城》在新浪連載,點擊率非常高。它是一個男孩離家出走,富有傳奇色彩的浪漫經歷能吸引到很多讀者。而專業讀者還會從中找到對生活的思考。每個人在讀一本作品的時候,都有自己的角度,自己的體悟。”

      但與此同時,面對寧肯的文本,比如《天·藏》和《蒙面之城》都涉及西藏,要求讀者對哲學也有一點涉獵。“西藏給人一個時間和空間,讓你不自覺會思考人在宇宙中的位置,讓你很自然地想到自然和人的關系。”

      寧肯回應道:“小說的門檻確實既有很低的一面,也有很高的一面。低的一面,存在特別大的合理性。不是說小說本身很低,我的理解是小說和每個人生活的關系都非常密切,不像詩歌、哲學,小說和每個人日常生活產生非常重要的關系,每個人其實都是一個寫作者。”

      “而我們說小說有很高的門檻,這個不是針對大眾讀者,是針對那些批評家、學者,要認識一部小說、解讀一部小說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有時要求批評家、學者甚至要高于小說家,在理論上、哲理上去解讀它。”

    返回散文新聞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