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手把羊肉

    散文集發表于2018-06-25 20:47:25歸屬于汪曾祺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到了內蒙,不吃幾回手把羊肉,算是白去了一趟。

      到了草原,進蒙古包做客,主人一般總要殺羊。蒙古人是非常好客的。進了蒙古包,不論識與不識,坐下來就可以吃喝。有人騎馬在草原上漫游,身上只背了一只羊腿。到了一家,主人把這只羊腿解下來。客人吃喝一晚,第二天上路時,主人給客人換一只新鮮羊腿,背著。有人就這樣走遍幾個盟旗,回家,依然帶著一只羊腿。蒙古人誠實,家里有什么,都端出來。客人醉飽,主人才高興。你要是虛情假意地客氣一番,他會生氣的。這種風俗的形成,和長期的游牧生活有關。一家子住在大草原上,天蒼蒼,野茫茫,多見牛羊少見人,他們很盼望來一位遠方的客人談談說說。一坐下來,先是喝奶茶,吃奶食。奶茶以磚茶熬成,加奶,加鹽。這種略帶咸味的奶茶香港人大概是喝不慣的,但為蒙古人所不可或缺。奶食有奶皮子、奶豆腐、奶渣子。這時候,外面已經有人動手殺羊了。

      蒙古人殺羊極利索。不用什么利刃,就是一把普通的折刀就行了。一會兒的工夫,一只整羊剔剝出來了,羊皮晾在草地上,羊肉已經進了鍋。殺了羊,草地上連一滴血都不沾。羊血和內臟喂狗。蒙古狗極高大兇猛,樣子怕人,跑起來后爪搭至前爪之前,能追吉普車!

      手把羊肉就是白煮的帶骨頭的大塊羊肉。一手攥著,一手用蒙古刀切割著吃。沒有什么調料,只有一碗鹽水,可以蘸蘸。這樣的吃法,要有一點技巧。蒙古人能把一塊肉搜剔得非常干凈,吃完,只剩下一塊雪白的骨頭,連一絲肉都留不下。咱們吃了,總要留下一些筋頭把腦。蒙古人一看就知道:這不是一個牧民。

      吃完手把肉,有時也用羊肉湯煮一點掛面。蒙古人不大吃糧食,他們早午喝奶茶時吃一把炒米,--黃米炒熟了,晚飯有時吃掛面。蒙古人買掛面不是論斤,而是一車一車地買。蒙古人搬家,--轉移牧場,總有幾輛勒勒車--牛車。牛車上有的裝的是毛毯被褥,有一車裝的是整車的掛面。蒙古人有時也吃烙餅,牛奶和的,放一點發酵粉,極香軟。

      我們在達茂旗吃了一次"羊貝子",羊貝子即全羊。這是招待貴客才設的。整只的羊,在水里煮四十五分鐘就上來了。吃羊貝子有一套規矩。全羊趴在一個大盤子里,羊蹄剁掉了,羊頭切下來放在羊的頸部,先得由最尊貴的客人,用刀子切下兩條一定部位的肉,斜十字搭在羊的脊背上,然后,羊頭撤去,其他客人才能拿起刀來各選自己愛吃的部位片切了吃。我們同去的人中有的對羊貝子不敢領教。因為整只的羊才煮四十五分鐘,有的地方一刀切下去,會沁出血來。本人則是"照吃不誤"。好吃嗎?好吃極了!鮮嫩無比,人間至味。蒙古人認為羊肉煮老了不好吃,也不好消化;帶一點生,沒有關系。

      我在新疆吃過哈薩克族的手把肉,肉塊切得較小,和面條同煮,吃時用右手抓了羊肉和面條同時入口,風味與內蒙的不同。

      
    返回汪曾祺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