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永恒的盟約

    散文集發表于2017-06-25 14:30:01歸屬于席慕容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永恒的盟約

      ——讀豐子愷的"護生畫集"

      平日雖說是一個比較敏感的人,卻也并不是見什么都會感動的那一類。可是,一套"護生畫集"放在案頭,看一眼就有一眼的酸熱,翻一回就有一回的柔情;所以,我想,世間事大概都能從這里得到一些解釋了。

      我不是佛教徒,雖然因為是中國人,自然而然地對佛教有一種親近的感覺,但卻不是因為這樣而感動的。我的意思是說:一本畫感人之處,有時候是它的文字、有時候是它的內容、有時候是它的插畫;而這一套護生畫集感動我的地方,卻是從第一集到第六集之間的五十年的時光和所有的滄桑。

      想一想,五十年的歲月里,一個藝術家大半生的時間,都是為了還一個許下的心愿而努力;努力地搜集材料、努力地構思、作畫、配詩;所為無他,只因為曾經答應過一句話:"世壽所許,定當遵囑。"只因為要向他年輕時就跟隨著的老師表達他的敬意與愛意,于是,從卅一歲畫到七十八歲。想一想,大半生的時間,都在為了實踐一個永恒而美麗的盟約,在升平時代,已經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了,更何況是身在五十年來的中國,那個我們都知道的歷經千劫百難的中國。

      因此,藝術家所受的苦,也必更千百倍于常人所受的苦了吧?因此,這套畫的最后終于能夠出版,并且能夠放在我們這么多中國人的案頭,應該也可以算做是一個神話般的奇跡了吧?但是,你能說它只是神話而已嗎?在這么多尋找它、推介它、印制它、保存它的有心人所做的種種的努力之后,你能說它僅僅只是神話而已嗎?

      要怎樣來形容這些人的努力呢?我想,這世間一定有些事是我們所無法了解,最后恐怕也只有相信,是有一種超乎一切之上的力量在安排著我們所有的一切了吧。

      豐子愷如果是在一九七五年以七十八歲高齡逝世的活,那么,他在一九二八年的時候應該是三十一歲。為了向他的老師弘一大師祝賀五十歲高壽[奇sjtxt.com書],他畫成護生畫集五十幅,請弘一大師題字五十頁,就是整個事情的開端。

      弘一大師在沒出家之前是我們所知道的那位才藝超卓的李叔同先生,豐子他在杭州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學校時是他的學生,向李老師學習圖畫和音樂;大師出家之后,又能有機緣在一九二七年再拜大師為師正式皈依佛門,法名嬰行。因此,弘一大師可說是豐子愷的經師與人師,而豐子愷對老師的服膺與尊敬,更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一九三一年冬,他畫成護生畫第二集六十幅祝弘一大師六十歲的壽慶,于是開始師生相約,以后每隔十年續繪一集,每集增加十幅詩與畫,就是說:七十歲畫七十張、八十歲畫八十張、一直到第六集,一百歲畫一百張算做是盟約的圓滿完成。

      然后,老師就去世了,然后,世亂如潮涌而來,第三集、第四集、第五集都勉強地在大陸或在海外印行了,在最后的幾年,豐子愷不敢再信守十年畫一本的盟約,不是為了不愿,卻是為了怕"不能"。于是,他提前作畫,悄悄地完成了百幅作品,因此而終于能夠依約在第五十年時,出了第六集,紀念了弘一大師百歲冥壽,而作畫的那個虔敬的學生,卻早已在書出的四年之前去世了。為他印行四、五、六集的新加坡?葡院的廣治法師在第六集的序文上把整個五十年的經過細細寫來,真是令人覺得心酸,而他在第五集的序文上記載了一、二、三集的散佚又復得的故事,又令人覺得安慰與歡喜。

      整個事情就是這樣;讓人心酸,卻同時又感到安慰與歡喜。我們中國有句最常說的話:"皇天不負苦心人。"應該就是這種感覺了。要你在終于做到,終于成功了的時候,回首前塵,竟然會忍不住流下了喜悅、辛酸與感激的淚水。我想,豐子愷在畫完了第四百五十張圖的時候,一定會有這樣的一種感覺吧。而所有參與了這套書的搜集、印行與推廣的有心人,在看到了這一套裝訂精美的書終于出版了的時候,一定也會有同樣的感覺吧。

    返回席慕容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