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我的苦悶

    散文集發表于2017-06-25 14:39:01歸屬于席慕容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我的苦悶

      在一個陰雨的午后,一個學生怎樣也調不出她想要的顏色,于是,我這個做老師的只好坐下來幫幫她的忙。

      當她把調色板送給我的時候,那木頭的光澤吸引了我,好漂亮的一塊木頭,拿在手上分量剛好,本色上刷了一層透明的漆。原來該是很淺的木色,大概是年代久遠了的關系,經過了時光與人手的撫摸,讓原來單純的本色變得古雅厚重,木紋又極為細致,就好象中古世紀西方宗教畫上的那一層釉彩一樣,整塊木板有著一層無法形容的美麗光澤。

      "這是在哪里找到的調色板?"我問學生。

      她有點含羞地微笑了:

      "這是我爸爸的,我爸爸年輕時用的。"

      "他現在還畫嗎?"

      "不啦!早就不畫啦!我爸爸現在在開電器行。可是我考取了美術科,他比誰都高興,這塊調色板是他找了出來給我的。"

      年輕的父親在用著這塊調色板時,曾有過多少年輕的熱情和年輕的希望?而在隔了二十到三十年后,在塵封的角落里找到它,把它交到想學畫的小女兒的手上時,又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呢?是一種補償的快樂?還是一種再生的希望呢?

      在陰暗的畫室里,手上拿著這塊調色板,我心中有著很強烈的感動,別人是怎樣地把女兒托付到我們手中的啊!他們用著多謙卑與多熱切的態度,希望我們能夠,請求我們能夠,使他們的子女進入一種境界,達到一種要求,實現了一個從幾十年前便開始盼望著的幻夢與理想。我肩頭負著的是怎樣的一副重擔!而我,我盡了力嗎?我真的可以問心無愧嗎?

      我開始覺得苦悶了。

    返回席慕容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