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八 哥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6 16:00: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二大爺火爆的脾氣偏偏娶了個火上房都不著急的二大媽。二老一輩子架沒少打,但生兒育女之事半點也沒耽誤。自然生育,不分男女,活的死的共八個。建國那年,八哥出生算給他們傳宗接代這件事畫了個句號。八哥降生時,大哥正跟林總在南方剿匪。信息閉塞,自然無法與大家庭分享添丁之樂!

      這老疙瘩自然父母疼愛,哥哥姐姐讓著,頭頂著怕嚇著,嘴含著怕化了,要星星不敢給月亮,自然臭毛病漸漸養成。老年古語:嬌養兒無下場。這八哥飯要吃有味的,活要干要省勁的,見字就頭疼,挨說蹲班,一起上學的中學都畢業了,他小學還沒念完。

      這大哥真是有福之人,打了這么多年仗,沒負傷,更沒犧牲,還轉業到南方一個城市當了個不小的官兒。長兄如父,老嫂比母。八哥十七那年,大哥托人把他運動到自己那邊,找了個工作,也算給爹媽去塊心病!

      這八哥惡習不改,頑劣依舊。三天兩頭給大哥大嫂惹事,讓哥嫂臉面無光。把他遣送回家吧,跟爹媽無法交代,適逢冬季招兵,大哥跟老戰友,打個招呼,把他送到部隊鍛煉。希望部隊能給他這輛破車拿拿龍。

      一切順利,他參加了空軍,分配到地勤。由于沒有文化,只能干點粗活,喂豬,大哥得知此情,寫信告訴他,要多學文化,在部隊學點技術,回來好找工作。這八哥是死爹哭媽的擰種,像老師給學生批改作業,在信的原處下面用紅筆劃了一條線,并加了評語:這不是人民說得話,這是階級敵人說的話!換個信封,算給大哥回了信。氣得大哥,弄死他的心都有!

      幾年后,他轉業回到了老家,我依舊叫他八哥。他有些不情愿地說,當老師了,叫我八哥有點俗。我打趣地說,不叫八哥還叫鸚鵡呀!他假斯文地說:“兄乃哥也,叫八兄多有學問!你看,真是操蛋,說成,真乃操蛋也!多好!”我笑著對他說,八兄,你的經典句子,能上春晚!他也自我解嘲的說,拿我打镲,文盲,錯了正常!

      八哥七十多了,依然像個孩童。當年輕人問他的參軍經歷,他依然不避諱這六個字:空軍,地勤,喂豬。雖然我們見著就鬧,但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敢和他核實:他把自己的結婚日子忘了,居然去本家侄子的婚禮幫忙,以致他的的小舅子罵他:“你還是人類嗎?”我怕傷了我們兄弟感情。和幾個知情人打聽,這居然是真的,真乃千古奇觀!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