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大師風范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6 16:35: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1917年,吳昌碩的繼配夫人施氏在上海不幸去世,他于是委托老朋友陳先生為其操辦喪事。處理結束后,將靈柩運回施的江西老家安葬。

      回到上海,陳先生給了吳昌碩一份“奠儀”清單。吳說:“我不是交待你們的,不要收任何人奠儀的呀?”陳先生有些為難地回道:“都是些實在回不了的。”吳昌碩老大不高興。打開清單一看,他的眼圈漸漸紅了。原來,這些所謂的奠儀,只是區區一元兩元,三四元,至多也就七八元。長長的一串名單上,全是幾乎沒有什么交往,而且從來沒有跟他求過字畫的親戚朋友、左鄰右舍,實乃平頭百姓。仔細找遍,卻沒有發現一個過去曾向他索要過字畫的達官顯貴。按照當時的慣例,退奠儀要寫“謝唁帖”。但吳昌碩沒有到街上去買“謝唁帖”,而是著人去買了最好的紙墨,然后照著名單,一一用工楷書寫“謝唁帖”。寫好還不算,他還親自登門,分別送到人家手上。在當時,吳昌碩可是名滿天下的大師級書畫家,而工楷又是他的精品。因而,凡是得到“謝唁帖”的人,無不奔走相告。

      這事在社會上傳開以后,好多人后悔當初沒有送上一份奠儀,于是紛紛向陳先生打聽,

      問能不能再補上一份。陳先生有些為難,便向吳昌碩如實相告。吳昌碩淡然一笑,說:“告訴他們這次就不必事后補了,等我死了以后一起送吧。”

      1987年,有所大學大二的學生成立了一個《新星》文學社,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文學青年覺得該請名人給社團題字,研究的結果是請孫犁。

      因為無知,當頭的毛頭小子并不懂得請名人題字起碼的規矩——沒有預約,更沒有準備一筆潤筆費,連寫字的筆墨紙張都沒有,徑直闖到孫犁的住處,冒失敲門。出來開門的正是孫犁本人。聽說來意之后,孫犁將他讓進光線很暗的書房,并安頓其坐下,然后著手準備筆墨紙硯。孫犁好不容易從書櫥里找出一張寫過字的宣紙,從抬頭的邊上裁下約10厘米寬的一個小條兒,再仔細地從中間一分為二,這才在兩張紙條上分別寫下“新星”兩個字。因為年事已高,孫犁寫字時手抖得厲害。毛頭小子又慚愧又后悔,在一邊如坐針氈,最終還是說出了歉意。孫犁卻慈祥地微微一笑:“沒關系,你們還是孩子。”

      字寫好后,孫犁將字條放在書桌的玻璃臺板上陰干,這才仔細地托在手上遞給毛頭小子:“我現在手抖得厲害,字已經寫不好了。這兩幅你拿回去自己選,看哪個合適就用哪個吧。”在送他出門的時候還特意囑咐:“我身體不好,已很長時間不跟外面聯系了,你們是孩子,對文學又這么熱愛,我很愿意支持。但這件事,你們就不要對外人提了。”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