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老工長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7 14:00: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張工長身材不高,頭大腰圓,體型較胖,非常壯實,走路風風火火,說話詼諧幽默,工作認真負責,辦事干凈利索,一看就是能干人。

      當年,我們工區10幾號人,居住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半道工區。租住的是破舊房屋,我和三位老職工住的還是曾經的豬圈屋。吃的是堰塘水,經常停電,交通不便,條件艱苦。在如此環境下,張工長要帶領一班人完成各項工作任務,確保行車安全,實屬不易。

      我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面對如此糟糕的工作、生活環境,有點心灰意冷,曾一度想打退堂鼓。后來,父親知道后,用“好馬不吃回頭草”的話引導我,讓我扎根工作。為此,我只好咬牙堅持。好在,有心的張工長給我安排了一位名叫魯守華的好師傅,在他無微不至地關心和照顧下,才使我慢慢安下心來。

      我們工區主要承擔著欄桿油漆保養、橋墩(支座)維護、涵洞清淤、刷新標志等工作。我首先從事的是欄桿油漆施工,每人每天需完成4-6孔任務,我和另一位同時分去的青工任務自然少一些。油漆施工工序比較復雜,首先是打磨除銹、清除灰塵、挖補點繡,然后上紅丹底漆,最后涂刷云灰色面漆。面漆要等底漆徹底干后才能刷。剛開始,因沒有經驗,體力不夠,活總比老職工干得少、干得差,很羨慕他們。每次累得滿頭大汗,還是進度慢。師傅每天都幫我干活,心里既感謝又慚愧。

      不久,張工長安排我到襄陽鐵路醫院護理工區一名老職工。當時,不想去。張工長便說:“你是黨員,必須服從”。我苦笑道:“我去,不用帽子壓人”。其實,我知道他之前找過一個黨員。在醫院待了漫長的兩個多月,白天照顧病人,晚上休息。每天護理倒不累,就是氣味難聞。這是我第一次長時間照顧病人,用心的護理,感動了病人及家屬,同時也算為工區分憂,張工長很高興。

      回工區上班后,張工長把辦黑板報、寫標語、做臺賬等輕松活兒交給我做,很是樂意。那時條件差,板報是用粉筆寫的,標語是用紅紙黑字寫成后,豎帖在墻上,沿襲“文革”期間老做法。此外,還偶然安排我做一些刷標志、插慢行牌的簡單事情。令人不解的是,他經常笑我是來鍍金的。他說就算了,除師傅外,其他職工都跟著笑我。一開始,很不自在,也不好過多反駁,更不明就里。后來,也不再理會,權當是對自己的鼓勵吧!

      半年后,工區安排我當事務長,每天為食堂買菜,空余時間上大班。看似輕松的工作,卻不以為然。由于居住偏僻,附近沒有菜市場,每次得騎自行車往返30—40多公里路到集鎮上買菜,尤其是要到更遠的定點松滋市西齋鎮(現洈水鎮)憑糧票買供應米。至今我還保存著當年沒用完的幾十斤通用糧票。那時,每次騎車托運幾十公斤的大米,穿梭于凹凸不平、坡陡彎急的道路上,都是一種挑戰。尤其到最后,還要沿著鐵路邊推行幾公里才能到達工區,有時前輪子推得翹起來,還得拼命推。個中滋味,唯有自知。由于買菜難,每餐就一兩個菜,蘿卜炒肉居多,只能管飽。每次吃飯時,最怕吹大風,灰塵太多,無處躲藏。

      有一次,張工長安排我參加段里舉辦的書法比賽,我自愧不如地拒絕,他不悅地說:“這是布置的工作,必須完成”。其實,不是不想參加,而是段里人才濟濟,根本拿不出手。最后,實在拗不過他,只好勉為其難的完成任務。可時隔不久,段里傳來好消息,我的鋼筆和毛筆字,居然都獲得二等獎,真是意外收獲,更是莫大鼓勵。獲獎作品在機關院內櫥窗里展出了好幾個月。有一次,我老遠見一個漂亮女孩正在觀看櫥窗里的作品,自己便走了過去。當她指著我的作品說“寫得好”時,我說“不好”。她用驚訝的眼神望著我,我連忙補充道:“是我寫的”。說完,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女孩恍然大悟的笑了。

      獲獎后再傳喜訊,我被抽到段里助勤。先后在工會、人事和黨辦等部門工作,最后在黨辦提干。一路走來,如果沒有張工長給我提供鍛煉和展示自我的機會,就沒有后來的我。為此,特引用劉國梁的經典話語,“感謝折磨我的人”——張工長。他是一位知人善用的好工長。

      老工長歷任18年。期間,最值得他驕傲和自豪的是,從工區輸送了許多骨干人才,如正副工長、干部和領導等。他們分別守護著宜萬線、漢宜高鐵、焦柳線的一方平安。

      2004年老工長退休,回老家枝江安享晚年。2015年,我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給他打電話報喜:“你的關門弟子魯朝忠榮獲全國勞模了,恭喜啊”!他很驚訝的反問:“是嗎?我不知道”。他接著說:“這小子,天大的喜事,也不告訴我”。說完,哈哈大笑,笑聲久久回蕩在我耳邊。

      往事如煙,一晃近20年未見老工長了,很想與他敘敘舊。一直以來,心存感激,并時常與親近的人談起他。老工長,你在他鄉還好嗎?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