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你是我心中的童謠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7 16:35: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阿論不但自己講故事給我們聽,還總是纏著我們倆給她講故事。剛開始一段時間,我們幾乎每天晚上睡覺前給她講睡前故事。有一個晚上,我從九點半開始講,一直到十點半,她還不停地纏著我“再講一個,再講一個嘛!”絲毫沒有睡意,卻弄得我口干舌燥,疲憊不堪。從此以后,我就搬到別的房間里去睡了,做了回“逃兵”。

      在全國上下眾志成城,抗擊新冠疫情過程中,小凈論也作出了自己的貢獻——她有兩段視頻被所在幼兒園于3月11日編發的《宅家抗疫小戰士之防疫篇(一)》錄用。其中一段視頻“中國加油!武漢加油!”被放在片頭播出。在視頻旁邊編輯是這樣注解的:萌萌的托班小天使抒情一曲為武漢加油,為中國加油!視頻是妻子錄制的,被采用后,她與阿論都感到無比光榮,也小小激動了一陣子。是啊,在這個抗擊疫情的慢慢長夜里,任何一個發光點,那怕是極其微弱的火種,都能夠給人以溫暖,給人照亮征途,給人鼓舞勇氣的希望!

      3月中旬開始,當地疫情逐步處于穩定,春天也如期悄悄地來到人間,帶著柔柔的輕風,迎春花的微笑,還有燕子的呢喃,江南大地一片生機。我算了一下,阿論自除夕前幾天進我家至今已整整五十多天蝸居在家。心想,何不在這個花紅柳綠,萬物復蘇的季節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呢?于是,我們三人于是月中旬的一個周末驅車來到騰嶺。

      站在古烽火臺遺址,呼吸著清純、舒爽的空氣,仿佛胸腔里的肺被洗得干凈而通透,深感一塵不染的空氣是何等的彌足珍貴!這天,太陽沒有完全露出臉兒,像似被一層薄霧遮擋住,空氣中彌漫著一絲絲涼意,身子也有些涼嗖嗖的。

      眺望左前方就是溫嶺的城市之肺——湖漫水庫,一泓清水,被青山圍著,煙波浩渺,如詩如歌,如水墨丹青,美在清淺,美在暈染。有時,美,無需執意去尋找,在不經意間就呈現在自己的眼前。在如此美妙的勝景里,阿論自然興奮無比,在窄狹而整潔的木棧道上雀躍喚呼……

      拾級而上,沿著曲折碗蜒的環山健身道,約莫五分鐘,我們來到了大平寺前的這片茂密的竹林。青青翠竹,山風颯颯,那飄蕩在空中的呼呼響聲,像似從天邊傳來一曲悠揚而空靈的無字歌。進入棧道,阿論走在前,我們緊隨其后,直至前方平臺的長廊。

      長廊前的空地,曾經是一片茂盛的花草和藤蔓,過冬后,枯萎的藤蔓似虬盤的蛇一堆堆散落著,顯得落莫、肅殺。靠近路邊卻有一蓬蓬白花正開得妍麗。在這個周遭寂靜,甚至因新冠疫情有一抹恐怖氣息的特殊環境里,這一朵朵白花猶顯兀突、閃亮。對一個長期在壓抑環境里放飛出來的人來說,這無疑如一股清泉襲來頓覺心曠神怡。移步近看,原來是野草莓,學名叫蓬蘽,五片花瓣,純白色,淡黃色的花蕊。幾只蜜蜂還在空中飛舞,一會兒跳古典舞,一會兒跳民間舞,一會兒跳爵士舞,儼然不知世間疫情肆虐!不知人間百姓疾苦!

      “這是什么,姥爺?”忽然,阿論驚叫起來。

      “這叫蚱蜢!準確講叫中華蚱蜢”我循著阿論的呼聲,只見一只灰褐色的蚱蜢葡伏在枯蔓上一動不動。我接著對阿論說,“蚱蜢在我們當地土話叫夾蜢。”

      我貼近觀察,如果不仔細看還發現不了這只蚱蜢,居然與環境的顏色渾然一體。這算不算是動物的一種偽裝術呢?

      “霜中蚱蜢凍欲死,緊抱寒梢不放渠”。望著眼前的蚱蜢,我甚是疑惑,現在已經是春天了,這只蚱蜢為何還牢牢地抱著枝頭不肯罷休呢?難道它在為地球上正在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人類祈福嗎?

      阿論一動不動地盯著蚱蜢,并提出了一連串讓大人聽來非夷所思的問題:蚱蜢的媽媽在什么地方呢?它想媽媽怎么辦?它的哥哥姐姐呢?我無法準確的回答她,只能編了一個個童話應付過去。

      隨后的所有周末,我和妻子都帶阿論出去踏青,先后驅車帶她到后嶺看油菜花,到東輝公園放風箏,到阮岙看紫云英,到錦屏公園撈小魚蝦,到寨門捉昆蟲,到植物園觀熱帶植物,到東部新區看大海……每次出去玩,當返回時,阿論都依依不舍,甚至賴著不想回家,說還沒有玩夠。經一番勸說,才同意晚點回家。我也清楚,阿論的玩興很重,不盡興,是不肯罷休的。因為這,有幾次我們很晚才吃午飯。

      由于不知道上海幼兒園什么時候開學,妻子打算繼續呆下去。既然如此,我想利用晚上時間教阿論一些淺顯易懂的知識。

      我首先教她五言詩。阿論學的第一首詩是孟效的《游子吟》。我說一句,她跟一句。一般跟六七遍,她就能背誦。從學習古詩看出,阿論真的是很聰明。其中李白的《秋浦歌》我只教她三遍,她就能背誦。當時我亦愕然,有點難以置信,就當即給女兒發了微信,表揚了阿論,夸她天資聰慧。當我教她陳子昂的《登幽州臺歌》時,僅教了兩遍她就說不好記,不想學。我只好放棄這首詩,其中的原因也不清楚。但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在教她學習時,她的手沒有停止過,總是不停地玩玩具。叫她先停止玩耍,集中精力學習,她不從,甚至還耍脾氣。也就是這個原因,不能完全安靜下來集中精力學習,當她學到第十首詩時,她就不想學了。后來斷斷續續又教了幾首,最后她一共學會了13首。這13首,她都背得滾瓜爛熟。

      這時,妻子給她買來了許多小兒書籍,有專門針對小兒識別圖形的、有識別各種標志的、有識別各國國旗的。其中識別圖形、識別標志的她學得很快,一周就能全部掌握。

      “五一”期間的一天晚上,我問阿論,過幾天你就要回上海的家了,你在姥爺家住了三個多月了,有什么感受?她毫不猶豫地說不想回去。我說為什么?她說姥爺家好唄!我說好在什么地方?她沉默不語。妻子在一旁說,回上海她沒有這么自由了。我想也是,她在上海的家是個大家庭,還有個不到周歲的妹妹。她與妹妹對門住著,不允許她大喊大叫。住在我們這里,她就是小女王。她中午一般不睡覺,推遲到下午兩點多睡。我要上班,需準時午睡,有時剛躺下,她就來敲門。

      “姥爺,姥爺,快快開門!”

      “我睡了,有什么事嗎?”

      “我找你玩!”

      晚上,如法炮制,10點多了,她還敲門找我玩,經常弄得我狼狽不堪。

      我接著問她,你回上海前有什么話要同姥爺說的嗎?她說她們家養了好多動物,有小鱷魚、小恐龍、小斑馬,還有小老虎。我故作認真狀,問,你們家養在什么地方啊?她萌萌地說:“我不告訴你。你到上海我家來帶你去看。”

      我佯裝接受,且一本正經地點點頭,說:“你說話可要算數唷!到時你一定帶姥爺去看的呀!”

      “好的!”她也一本正經地回答。

      通過與阿論一百多天的相處,我發現她很善良。一次妻子買了兩條烏魚,一條養在盆里,她一邊愉快地看著魚在水里游來游去,一邊說,姥姥姥爺,我告訴你們,這烏魚不能殺。我說為什么?她說我們是好朋友。第二天,我把烏魚殺了煎湯給她喝了。她冷不防想起來說,要看烏魚。我覺得又是考驗我智慧的時刻到了,一邊慌里慌張把后窗開了一條縫,一邊說,昨天晚上來了一只大花貓,把烏魚叼走了。她將信將疑地瞅著我,說不信,窗門都關著的貓怎么進得來?我急忙抱起她,對著窗戶說,你看看,這窗門不是開著嗎,貓就是從這里進來的。她看著眼前的境況,信了,也不鬧了。

      立夏以后,氣溫逐漸升高,雨水明顯增多,隨之屋子里蚊子也多了起來。我就買了電蚊拍。可每次打蚊子,阿論在一旁“指點江山”:

      “姥爺,你打蚊子要看仔細,胖胖的蚊子不能打!”

      “為什么啊!”我惑然。

      “胖胖的蚊子是我的好朋友啊!”。

      聽后,我默然。孩子嘛!然而,討厭的是,每次打死蚊子后,都要經過她檢查,打死的是不是她的好“朋友”。每次檢查時我都捷足先登,給她戴上“高帽”,說:

      “姥爺嚴格遵照你的指示辦的,不打胖胖的蚊子,打死的都是瘦瘦的蚊子。”

      她瞅著打死的蚊子,大概分辨不出哪些是胖蚊子,哪些是瘦蚊子,不言語。爾后,我就把打死的蚊子扔到垃圾筒里了。她在一旁自言自語地說:“這不是胖胖的蚊子!”

      也許,這就是我無法揣摩阿論內心的“童話世界”吧!

      <?xml:namespaceprefix=st1/>5月9日上午,女兒派人把阿論接回上海了……

      阿論離開我家后的一段時間里,每當望著空空蕩蕩的房子,我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雖然過去的這個冬季因新冠疫情留給人們一些傷痛的記憶,但對于我家來講,正是因為有阿論的陪伴,讓我們倍感親切與溫暖,給我們一家帶來了無限的快樂!

      這種陪伴與快樂,歷久彌新,是永恒的!

      謝謝你,阿論!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