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小合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8 16:40: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小合是我的發小,要說他命也夠苦的!還沒上學,媽媽就死了。人要倒霉,放屁都砸腳后跟。媽媽死后不到半年,姐姐思娘心切,一病不起,也追娘而去。一個其樂融融的四口之家,此刻,變成光棍兩條。火炭似地日子,像被猛地潑了一瓢涼水!

      爸爸可是個見過世面的硬漢子,跟鬼子拼過刺刀,在朝鮮蹲過坑道,閱死人無數。可這事誰承想攤到自己頭上。苦澀的旱煙和間或的哀嘆聲再加上滾燙的淚水,伴他度過一個個難熬的日子。一年四季,干完活,有酒喝口,倒頭便睡,希望在夢里,再見見愛妻嬌女;沒酒,到外邊聽別人閑聊,困了再回家睡覺。盛夏,有時,蠅子落在鼻子上,他都懶得轟轟,如果沒有偶爾眼睛的眨動,那簡直是一尊鄉下人體雕塑!

      俗話說,沒媽的孩子像根草。這話一點不假。小合還叫小合,只不過加了一個李字作學名,上學了。破舊的衣裳,顯然沒有以前干凈。白皙的面龐,時常留下道道汗跡。課下,常常見他躲在一旁發呆。有時還見他靜靜地看螞蟻搬家,甚至竟忘記了上課。有一次,他拿著瓶子底照螞蟻,這些螞蟻被瞬間聚來的熱量逼得匆匆逃竄!那天,我聽見了他久違的笑聲。

      晚上,他常常到我們幾個小伙伴家里玩,靜靜地分享別人家的快樂,有時我們要睡覺了才走。大家都不討厭他,因為他很有禮貌,而且京劇《紅燈記》有的整場,他會變換角色哼唱下來。

      深夜回家,走過狹長黑暗的胡同,只有頭頂的星光和偶爾的犬吠與他為伴。為了給自己仗膽,他竟大聲學起《青松嶺》里大車的馬鈴聲,“得兒冷,得兒冷…..”

      小合家房后,有一個本家侄媳婦。她的兒子比小合還大。這小叔公,大侄媳婦,開個玩笑情理之中。一天,把小合叫到跟前,想戲弄他一番。“我說大叔,這深更半夜的,天天“得兒冷,得兒冷”的,吵人不?要冷,買二斤棉花,讓我二爺給您裹上!”侄媳婦板著臉子說道。話音未落,羞得小合跑開了。

      以后幾年,小合也在長高,但他的語言和行為,跟同齡人比,總有些不可言狀的差異,叫我常常聯想到樹蔭下的嫩草。

      小合十二歲那年的夏天,雨后,村邊河水漲了。河邊獨自玩耍的他,發現一尾魚,搖頭擺尾向他游來。那魚,像有魔力,令他忘記自己是旱鴨子,向魚撲去,頃刻間消失在河里,結束了他苦難的人生。村里的老人說,那魚可能是他媽媽變的,看他太受罪,把他帶走了。我不信,可我但愿那是真的!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