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父親的干菜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08 16:45: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常常將睡到自然醒作為一種享受,沒成想現在天天在享受。也不需擔心外面什么天氣。在這病毒肆虐之時,大家都閉戶宅家,不給國家添亂。由于未經風吹日曬,臉已自然美白,粗糙的雙手也有些細滑的感覺。只是頭發需要打理了,我想,解禁后的實體店只有理發店才會生意好吧。宅家不難,難的是吃喝,好在前幾天女婿開車送來一些,但也不能隨意“揮霍”,

      畢竟還不知道何時能自由外出,所以餐桌上總會出現兩道菜:蠶豆,干豆角。

      枯的蠶豆和豆角都是父親給我帶回的,有今年的,也有去年的,總被我們扔到一個不怎么打開的柜子里。不想現在無事清理時發現了這個被遺忘的角落。每次拿出一點,用開水倒入浸泡。一般一天可泡好,蠶豆完全鼓脹后剝皮,加佐料煮粉別有一番風味。干豆角泡軟切段加點肉如果有臘肉更好,用高壓鍋煮熟味道更鮮。就這樣,父親的干菜陪我們度過一天又一天,而且還繼續維持下去。沒想到隨時都可能扔掉的干菜就這樣成了我們的戰略物資。

      父親已八十高齡了,這個年紀在城市應該是拿著退休金遛彎逗鳥的年紀。可父親總是將房前屋后種滿了蔬菜。吃不完不是送人就是去腌制,去曬干。我們節假日回家,父親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將他的蔬菜塞滿車,還有上個季節的腌菜、干菜。不過大多腌菜都被我們倒掉了。我們多次勸說要他少種一些,但父親總是“我行我素”。最近一年騰出一些地種了一些黃豆、蠶豆、芝麻等作物。不過,一樣比較累。這也難怪,父親辛勞了一輩子,閑不住,習以為常了。在我的記憶中,早上起床極少看到父親呆在家里。不是在菜園挖溝夾籬笆就是已經到地里干農活去了。

      前兩日,父親打電話過來說他感冒發燒,當時嚇我一跳。經再三確認,他說是前一段時間的事,現在基本好了,不會是那個病。問了一些我們身體情況和吃的事情。當我說在吃他給的干豆角時,他一時沒弄明白,清楚后說我們怎么還會有?我撒謊說舍不得吃,攢著呢。父親有些激動,提高嗓門:“攢么事,我這有很多菜呢”。我說,曉得了,等疫情過了去拖。父親說每天看電視,武漢蠻嚴重,要我注意。這個事那個事的叮囑許多。我平常打電話都是三言兩語,見不得別人啰嗦,這次是認真聽完他的啰嗦才掛斷電話的。

      依綠2020.02.10于武漢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