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名傳千古的三峽名篇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2 18:00: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酈道元《水經注》的江水注中,描寫三峽的一段因為被選入語文課本,也就人盡皆識,成為古今描寫三峽的最負盛名范本。

      然而,酈道元所處的時代,是北魏中后期南北朝時代,南北對立互相攻伐,酈道元身屬北朝,而三峽地在南朝,他也沒有出使過南朝,因此不可能到過三峽。

      江水注中描寫三峽的一段,其實是他融會貫通了前人寫三峽的佳文后,加工改寫而成的,文中章句不完全出自他的原創。

      署名作者王章的一篇文章就有這樣的表述:

      “《水經注·江水注》中的“三峽”和今之三峽相比,范圍有廣狹之分,景名也不盡相同。但這篇文章卻是最早,也是最系統介紹長江三峽的文字。這些由晉代的袁山松、劉宋時代的盛弘之創作并由北魏酈道元最后加工改寫而成的游記,共同構成一個系列,給無峰不雄、無壑不幽、無洞不奇、無灘不險的山水畫廊——三峽增加了無窮風采................”

      上文提到了三峽名篇涉及三位作者,現在就讓我們來校看一下實例吧:

      年代最早的袁山松《宜都記》一段寫道:

      “自西陵溯江西北行三十里入峽口,山行周圍隱映,如絕復通,高山重障,非日中夜半,不見日月也。”

      盛弘之寫巫峽有句云:“兩岸連山,略無闕處,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

      酈道元《三峽》句云: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巖疊嶂,隱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

      又袁山松《宜都記》一段寫道:

      “峽中猿鳴至清,山谷傳其響,泠泠不絕。行者歌之曰:‘巴東三峽猿鳴悲,猿鳴三聲淚沾衣。’”

      酈道元《三峽》句云:

      “常有高猿長嘯,屬引凄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

      如此這般排比著校看,我們便馬上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三明白了,對吧?

      說起來,晉代袁山松首創以猿鳴至清反襯峽谷之孤絕森靜,后代文人頗多引用;例如李白便引其意寫出了著名的七絕“朝辭白帝彩云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文人互相引用化用,這是文壇慣見之道,沒啥稀奇。

      說回酈道元,他窮大半生心力撰寫《水經注》,不辭勞苦走訪探勘各地的地形地貌,不過他畢竟生于北魏,南北分裂使他的考察范圍只能局限于北魏疆域內。然而,該書中仍有大量南方河流的詳注,這些南方地形地貌的“注”,便都是靠查閱大量古籍一點一滴積攢而來。酈道元引用前人的著作多達430多種,輯錄漢魏各時期的金石碑刻300多塊,他引用化用前人著述,有些是有注明出處的,有些卻沒有。整體來說,酈注苦心孤詣擷英而成,而又每每高出前人。

      在南北朝時期,雕版印刷術還沒興起,要整集分散各處的地理資料全部得靠手抄,工程既艱且巨。就是在這樣艱難的條件下,酈道元以嚴謹的治學態度,為《水經》寫下了三十多萬字的注文。《水經》記述中國河流水道一百三十七條,一萬余字,十分簡略。而酈道元的注,記述水道增加到一千二百五十二條,內容又不像《水經》那樣單純地記述水道的流域,而是以水道為綱,記述沿流的土地物產、城邑沿革、聚落興衰、民情風俗、山林水泉、交通道里、水文氣候、土壤植被、形勝等等;熔自然地理和經濟地理于一爐,熔歷史和地理于一爐,科學價值遠遠超過原書。因此,世界公論酈道元是世界地理學的先導,中世紀最偉大的地理學家,委實是十分公允的。

      更何況,《水經注》還是一部文筆清麗,情感豐富的游記文學寶典,連文人也普遍愛讀,足見這部曠世名著的科文價值是多么的珍奇偉大。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