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三毛最后的精神之戀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2 18:20: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對于中國臺灣女作家三毛,我最喜歡讀她寫的《撒哈拉的故事》,幻想能像她一樣,無牽無掛無拘無束背上行囊去浪跡天涯;通過她的書,讀懂了她和荷西的愛情,傷感的淚曾滴濕了書頁;她寫的《橄欖樹》不經意間會觸動內心的惆悵,孤寂時會時而哼唱;對于她48歲時用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現在也搞不明白。或許,她厭倦了滾滾紅塵,到了純凈的天堂。

      三毛千里迢迢去新疆見王洛賓,是兩位靈魂接近天堂的才華橫溢的人之間的精神之戀。作為平民百姓成天在凡塵中為生存奔波忙碌的我,對此不太感興趣。至于后來被各位炒家演繹成各種版本的流俗的曠世之戀的故事,余深不以為然。

      三毛一生瀟灑隨意,崇尚自由,厭惡羈絆,至情至性。她從小就喜歡唱《在那遙遠的地方》,王洛賓的歌給了她無限的向往,伴著她遠赴異國他鄉。

      三毛是一位心地善良,向往美好,追求浪漫的人。當她聽說了王洛賓坎坷的命運,對新疆和西部民歌的摯愛,凄美的愛情故事后,于是,立即啟動了一段向往中的新疆之旅。

      她只想將理想中的愛慕與精神上的偶像在現實中融合起來,結出一顆純潔的完美的果實。

      她與王洛賓之間,完全沒有世俗眼光中的所謂男歡女愛,只是想與王洛賓一起,過一段靈魂相知相通、精神上共鳴、互相慰藉心靈的日子。

      在三毛的眼里,沒有世俗的你來我往客套應酬,厭煩煤體將她和王洛賓的交往進行炒作以吸引世俗的流量。

      她只想安安靜靜地和王洛賓聊歌曲,聊創作,聊西部風情,聊山河風光;她只想以一廂情愿的關愛去撫慰王洛賓受盡磨難的心,讓他在晚年有一位靈魂上的知己;她不想被外人干擾,更不想被外人炒作成愛情佳話。

      而王洛賓與三毛相識相知時,已近八旬。

      這位一生扎根于西北大地,創作或改編了上千首民歌的西部歌王,將他熾熱的感情和浪漫的情懷,都融進了他的歌中。一生命運多舛歷經苦難的王洛賓,在靈魂深處,在他的歌里,是浪漫的,是奔放的;但因通共嫌疑坐牢3年和解放后被滑稽的荒誕不經的栽贓陷害而蹲了15年監獄的沉重打擊,在他心靈造成的傷痕,是無法磨滅的。因此,在他的晚年,特別珍惜國家的榮譽,珍惜社會對他成就的肯定和宣傳。

      于是,他不愿拂了各種熱情和好意,積極配合各種釆訪和宣傳,還讓三毛一起去應酬這種配合。

      這些,對于有不同環境的生活經歷,從小就獨立不羈,不愿迎合世俗的三毛而言,是無法忍受的。

      于是,她中斷了計劃,帶著些許失望些許落寞結束了旅程。

      王洛賓寫給三毛的"英國文豪蕭伯納有一柄破舊的陽傘,早已不能遮風擋雨。蕭伯納每次出門時,只將它當拐杖用",“現在我就像蕭伯納手中那柄破舊的陽傘"的信,表明了年近八旬的他當時的心境,只想在余生像一柄破舊的陽傘,安穩地過好世俗的生活。

      當他聽聞三毛自殺后,失落和傷感讓他創作了人生中最后一首歌曲《等待——寄給死者的戀歌》:

      你曾在橄欖樹下等待再等待,我卻在遙遠的地方徘徊再徘徊。人生本是一場迷藏的夢,且莫對我責怪。為把遺憾贖回來,我也去等待。每當月圓時,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你永遠不再來,我永遠在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愛!

      三毛和王洛賓已先后作古,只希望生者和后人帶著善良和美好,理解他們的精神世界和善念,祝福他們曾經的純潔的友誼。

      2020年4月18日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