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父子情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2 18:35: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爹真的老了,背明顯駝了,刀刻般的皺紋幾乎爬滿那張黑中透紅的臉。去年探親在家,看見爹時心中不免一陣酸楚:爹太累了,該歇歇了。可是他老人家仍忙個不停,妹妹大學沒畢業,弟弟在深圳打工,他放心不下呀。

      爹的童年是灰色的,他6歲時爺爺就去世了,一年后奶奶改嫁,生活的經歷塑造了爹倔強的性格,15歲他就走南闖北外出謀生了。幾十年來,爹媽辛辛苦苦養育了4個兒女,可如今我們人各天涯,平日里只有媽陪伴爹守著一份孤獨。

      小時候在父愛的蜜糖罐中長大,每逢我們姐弟幾個生日,爹總忘不了讓外婆和媽煮幾個雞蛋或做點好吃的,現在回想起來心中仍甜絲絲的。唉,可憐天下父母心哪!我是18歲才知道爹的生日的,那年我攜筆從戎,離家遠行時記下了那個特殊的日子:農歷九月十三。

      老家在遙遠的北方,那里的冬天漫長而寒冷,風發起威來刀子般刺人,給爹買件軍大衣和一雙大頭皮靴成了我的一份心愿。于是當兵半年后,我開始從每月29元的津貼中節約開支,日積月累,一年多下來竟存了200多元。一九九四年九月,肩上上掛“兩道杠”的我回家探親,臨行前買了棉大衣和毛皮靴。在家的20幾天里,幫助爹媽干些農活,陪二老說說話,讓他們感受到那份融融的親情。歸隊前的晚上,我第一次為爹過生日,拿出在炊事班學到的手藝,做了一頓可口的飯菜。晚飯時,我雙手捧出“禮物”,真誠地對爹說:“爹,冷時穿上它,就當兒子在身邊。”爹的眼圈紅了,“大娃兒,津貼那么少,難為你了……不過爹也算沒白疼你。”爹的驚喜之情溢于言表。愛是需要得到理解和回報的,那一刻,爹和我都是幸福的。以后,我總忘不了爹的生日。

      爹的53歲生日一點點近了,該向爹表示點什么?姐打電話告訴我“爹近段身體不太好,低血壓病又犯了,如果你能回來看看便是給他老人家最好的禮物。”我知道,爹是通情達理的,他常說“長守在爹媽身邊的兒女沒出息”,但他同樣需要親情。可作為軍人,我只能又遺憾了。我給爹寄了600元錢和一份平安信。綠色的天使啊,早點把這份祝福傳給遠方我慈愛的父親吧!

      作者簡歷:范永海,1974年3月出生,河南南陽市人,筆名三水或中原盆地,系中國散文網會員、中國微型小說學會會員、浙江省舟山市作協會員。曾投身軍旅近19年,目前在基層政府部門任職。1996年開始文學創作,先后在《中國國防報》《散文百家》《火花》《詩中國雜志》《小小說大世界》《浙江小小說》和《舟山日報》等軍內外報刊雜志發表散文、隨筆、詩歌、小小說、雜文共180余篇,多篇文章曾獲獎。在《小說月刊》龍源網和《中國散文網》發表小說和散文若干篇。出版散文合集《朋友,我只有螢火之光送你》。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