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文學評論)散文里的自由與規矩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4 18:45: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近來有句被奉為真理的話:“散文里沒有規矩”。其實,這是一篇文章標題,頗具吸引力,我也瀏覽了,著名作家鐵凝在當文學評委閱過不少散文后,這樣脫口而出,不是沒有根據。

      從先秦散文一路讀過來,把每個時代文人、哲學家、史學家所留下的文本,觸類旁通到自己的創作意識中去,這就形成了一種相對自由的文化心態、牢靠的學養框架。“中國許多哲學著作,都不是經典的哲學表達,而是散文敘述;中國許多歷史著作,也不是標準的歷史敘事,而是散文描寫”(作家龔曙光)。這些都是中國特色的散文自由。

      現代名家筆下的散文各具特色,更無統一標準的寫作模式,由此提倡打破陳規,無疑在文人心中樹立了一種新的理念:創新鍛造成功,勇于觀察和創新的作品,就是亮麗的風景,人見人愛。

      然而,規矩等同于紀律,無規矩等同于自由。紀律與自由是對立統一的矛盾,沒有紀律的自由就要“栽跟頭”大家都懂的。規矩和紀律一樣,都是前提,要想真正的自由,必須在這個前提下進行活動,寫作無禁區,宣傳有紀律。說是“散文里沒有規矩”,當然是省略了前提,作為短小精悍的千字文,忽略前提不計,無可厚非。但人云亦云,一味跟風跑,不拘條條框框的限制,這是理解上的誤區,有失偏頗,如此將前人的文學理論研究成果給否定了,于心不忍!

      我曾研讀過有關《怎樣寫作散文》等文學創作理論叢書,但由于2017年家里遭遇特大洪水把地下書房淹沒了,書籍全泡湯,以致所有理論觀點都無法注明出處,對不起那些文學理論家,說起來也底氣不足,可話咽在喉,不吐不快。這里僅憑個人實踐體會,淺談幾點散文里的自由與規矩,以供商榷。

      ——“講政治規矩”少不了

      “規矩”是僅次于法紀之后的學術規范和行為道德。文人寫作自由,可博得資本的眷顧;官員不守規矩,簡單的“跑風漏氣”都可以撈錢,對此,最好的辦法是用政治規矩加以約束。講政治規矩不是大話套話。歷史上流傳“文官執筆安天下,武將上馬定乾坤”。文人的地位和作用躍然紙上,可是歷史上,都有不守朝綱的文臣被貶謫流放。海南在解放前是荒蕪之地,加上交通不便,恰好用于軟禁那些當時“不講規矩”的文人,現有“五公祠”就是紀念那些被軟禁后,利用自己的文化特長辦教育的舊時命官。

      在國內不講政治規矩的文章,發表不了,發表了也要挨批。當年美國用原子彈炸了日本,解放區有一家媒體刊登了這則新聞,毛主席看到就把報社負責人叫去訓話,因為宣傳多了就影響軍心士氣;1966年3月,毛澤東點名批評了“三家村札記”和“燕山夜話”,被人惡炒放大,就成了文革發動的標志性事件;在全國都唱《東方紅》把毛主席比做紅太陽時,陶鑄寫散文稱“太陽也有黑點”,本來是句實話,被人添油加醋就成了含沙射影的反動派。雖然歷史自有公論,但會寫、放肆地寫,還不如不寫或少寫者活得長久!

      當然,確屬好文,也可以像司馬遷忍辱也要寫《史記》一樣,印不出來傳給后人,等到改朝換代再出版,就成了千古圣人奇著。但是,如今中共一統天下的政治制度,是無數英烈用鮮血換來的,只要我們黨不忘初心,或不出“戈爾巴喬夫”那樣崇美投降派,政權就是穩固的,文人的自由言論應該有限制,講政治規矩少不了,這是個大前提。

      ——“矛盾同一律”要恪守

      我讀《怎樣寫作散文》一書,記得著者講的一個套路就是寫抒情散文講究意境,意境分為初境、掘境、拓境。過去寫散文就是死搬硬套成了“三段論”,或許有些索然無味,但只要把同一類事物串起來了,倒也能得到編輯的認可。如果不按套路走,素材就像一盤散沙堆砌不起來,更別談裝修了。

      現在我看文苑好多散文也符合這個套路,挖掘有深度,過目不忘。如:散文《崇敬榮光》(作者劉玉慶),從社會看重軍烈屬的起因,到誘發兒時的當兵夢,再到當兵報效祖國,從觀念的形成到榮譽的歸屬感,層層遞進,最后拓展揭示掛光榮牌的現實意義,意味深長。此外,《又到五月粽香時》(作者唐錦祿)是一篇知識性散文,幾乎把同一類事物從歷史沿革和發展變化都研究透了,作者要查看好多書籍呀,收藏起來就可以成為學習參考資料。這兩篇散文都是圍繞和研究同一類事物展開,通篇邏輯性很強。如果“光榮之家”,又扯“工人之家”;講了粽香,又談饅頭,就違反矛盾同一律。我常講散文寫作像紅線穿珍珠,如果中間穿錯粒石子,就違反了矛盾的同一律。散文構思時,只要遵守“矛盾的同一律”,標題與內容的關聯,就不會出現“帽子”罩不住“腦袋”的邏輯問題。這個文學創作規矩是哲學上的形式邏輯思維,從散文的構思、素材篩選、到最后修改定稿都具有適用性。

      ——“起承轉合”講技巧

      “起承轉合”是藝術創作常用的技巧之一,泛指文章作法。“起”是開始,“承”是承接上文,加以申述;“轉”是轉折,從不同側面描述;“合”是全文結尾。承上啟下,每個自然段必須銜接暢通,這叫“接榫搭隼”,本是木工師傅的技術活,引申在寫文章就是要不斷置疑,步步逼進,轉要變化,合要雋永,讓全文語氣順達。如果要我判斷一篇散文優劣,首先就看能否吸引讀者一口氣讀完!

      一篇好的散文,都有引人入勝的特點。像這樣起承轉合,語氣連貫的散文在“冬歌文苑”里比比皆是,有的讀完還有點余味,或給人心中一亮的感覺,這說明作者都是“接榫搭隼”的高手。

      我瀏覽《散文里沒有規矩》后,留了一句任性的話:張愛玲的散文最無規矩……她的散文雖然描述了那個時代的人們及生活,散文很“散”,即使看似是議論文,也沒有一個固定的主題和中心,讓人感覺全是作者信手拈來。她的一本精品散文集,有篇所謂經典“童年無忌”,我霸蠻讀完,只有《論寫作》一文從頭到尾讀了,因為全文“接榫搭隼”較好,語氣相對連貫。

      簡言之,散文注重起承轉合,搞好“接榫搭隼”,又是我銘記和篤行的另一條規矩。

      ——“事理吻合”須悟透

      散文這種文體對其它學科的吸附和融通方式是自由的。選擇寫散文,就可以輕松地描述個人刻骨銘心的事和人間百態,故事情節本身就是作者對生活真切體驗,呈現給讀者應該是事物的原生性和歷史感。散文成功與否,大體看是否給人知識和真善美的享受,或從事實中推出有教義的觀念和哲理來。

      敘事散文的中敘事是手段,揭示生活真諦是目的。文苑那篇《難忘初次獨行路》(作者:冬紅)雖非點評文,但推出了一條“有橋橋渡,無橋自渡”的哲理,讓人感觸很深。我們在仕途走過的人都知道,有背景、有人“罩著”,就有人“搭橋”,升遷輕松自如;像我們農家子弟,做人做事全靠自己“摸石頭過河”,只有嗆夠了水才長記性,這就叫“無橋自渡”。當然,歷史上用人早有“念親、念能、念功、念勤……”等八念,在封建社會“家天下”時代唯親是很正常的事情。到了無產階級領袖,其“念親不為親謀私”的家訓和風范,徹底打破了舊時的規矩,但社會畢竟存在親情和裙帶關系。

      無論如何,“寫作是認識自己,認識真理的一條路,想寫應該隨時去寫”(作家羅蘭)。想寫什么就自由地寫,但要公開發表就不一定如愿。我最近寫了自己當兵,又寫帶兵,寫新時期如何帶兵,自然涉及處理基層連隊出現的新問題。老師看了,“贊成觀點,內容不宜公開發表”。我想也是,如果部隊的生活細節問題,一旦被敵特分子看到就會無限放大,以致影響人民軍隊的聲譽。小故事,弄不好會鬧出大問題。想到這里,我就明白了,雖然事是那么一回事,但話不能那么自由地說!于是就要改變角度,換一種說法或者概述,點到為止,讓內行看得懂,讓外人猜不透鉆不到空子!

      “事理吻合”是我近期在“冬歌文苑”練習寫散文時學到的新規矩。《我看見了太陽雪》的散文就是在老師點撥之后的習作。當時,寫了初稿傳給高手看后有建議:“要事理吻合”。我再進一步思考,在玉龍雪山中看到的太陽雪是個事實,推出太陽雪的道理是“附麗”之美,現實生活中要頌揚的類似美,莫過于親情、友情、恩情,但我把自己的“政治健康”也扯進去了,待我把整篇內容理清后,就分開寫成兩篇,才把要說的事理吻合了。結果,首篇上了“冬歌文苑”頭條,后一篇《我與學府同健康》參入湖大慶祝建國七十周年征文比賽還獲一等獎。這些不成文的規矩就是“冬歌文苑”顧問的經驗之談,我把其當作悟透事理的寫作規矩,作品質量就提高了。

      可見,所謂自由,是在基本功扎實基礎上的自由,是對規則嫻熟且運用自如基礎上的自由。“散文里沒有規矩”是對行家們提出更高要求的散文創新雞湯,可以品味,別當“真理”!起碼對我這樣一般寫作水平和初學者不適宜。沒有繼承,無法創新。文學、戲曲、美術、書法等一切藝術形式概莫能外。不依規矩,不成方圓。文學講規矩,并不是墨守成規,而是在認真繼承和汲取傳統文化的同時大膽創新。初入道者,應根據自己的基礎和喜愛采選某種范式進行研習,爭取多寫有規矩的散文。“草鞋無樣,邊打邊像”。久而久之,各種散文范式兼收并舉,揮灑自如,突破和創新是遲早的事!

      2020.4.10

      

      ———————————————————————————————

      <?xml:namespaceprefix=v/><?xml:namespaceprefix=w/><!--[if!vml]--><!--[endif]-->作者簡介:劉光明,男,漢族,1959年生,湖南瀏陽人,投筆從戎22年,榮立三等功4次。海軍中校轉業服務于湖南大學18年,退休前出書2本。中國教育管理學會會員;中國散文網會員。近年來,有兩篇散文分別獲得《冬歌文苑》“關于貧窮”征文三等獎、第五屆“中華情”全國詩歌散文聯賽銀獎。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