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我打唐古拉山走過 -------西藏游記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5 16:35: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2018年8月13日以后,我的記憶里橫亙了一座山,一座讓我深深俯首的山,那就是唐古拉山。一年多了,關于西藏行,我已經寫過長長短短,啰里啰唆的一些游記,可是關于西藏行程中真正擊中我的靈魂的青藏線,以及青藏線上的唐古拉,卻一直像盤旋在記憶窗口的那只小鳥,始終不肯棲落于我的矮紙斜行。

      2018年8月3日到12日,我們一家三口就是開著一個8年車齡的小轎車和同事一起走過318的天路十八彎,看遍無數險峰,清流急湍,濁流咆哮,看遍高山草原,門前開滿格桑花的藏家石頭房子;看過了林芝的藍色晨霧裹著綠色的林海;看虔誠的朝圣者五體投地長久地匍匐在布達拉宮的圣殿前和大昭寺的神像前。看納木錯的星星與日出,聽午后的湖水低聲地吟唱。

      8月13日看完納木錯的日出,車行兩三個小時,正式進入青藏線。之前在川藏線上,車流量是相當大的,而且騎自行車的驢友,一步三叩拜的朝圣者可以說是隨處可見的。畢竟八月是西藏旅游的黃金季節。而青藏線上,過往的車輛,驢友明顯減少,而那種步行的朝圣者卻依然可以看到.在川藏線上行車,很多時候是在盤山公路上蜿蜒而上,有時在谷底,,頭頂是抬頭看不到的峰巔;有時在山腰,下面是望不到底的深谷,車子老是在不停地轉彎,山澗里四處可以聽見轟鳴的流水。有時也穿過一片草原,遠遠地會浮著一汪湖水。而青藏線,那種上坡下坡少了。很多時候好像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奔馳,遠遠地看到天邊一帶鑲著銀邊的青山。

      中餐我們是在一個叫安多的地方吃的,我們都知道,我們已經真正到了青藏高原上了,從安多到格爾木還有691公里的車程,而這中間大部分地方是無人區,幾乎難以找到棲身之所,費了好長的時間才在手機上搜到到唐古拉山上的一個小鎮雁石坪作為當晚投奔的去處。

      黃昏時分,我們抵達唐古拉山山口,此處海拔5231米,高原反應讓人像喝醉了酒一般,走出車門,都有些步履蹣跚了,光禿禿的山頭一尊褐色的軍民一家的塑像,仍有寥寥的幾個人在那兒打卡拍照,遠處是連綿的并不高聳的山,中間夾著大片的裹著地毯一般草甸,沒有牛羊,當然也沒有牧羊人,只有裸露的灰色的大小石頭。近處也有一座山,說起來近,大概就幾百米,山頂蓋著牛奶一般白的雪,這是我們一路上最近距離接觸雪山,其實都想走上去看看廬山真面,怎奈在這海拔5000多的高原上,每跨出一步,都呼吸短促,誰都無法確認會不會因為走近這雪山而走近死亡。后來,我在一位作家的書里看到,一些剛上昆侖山的新兵一夜睡去不再醒來,不覺為自己在青藏高原的那段日子的魯莽汗顏。山口的風很大,很冷,穿著羽絨服仍不勝寒意的我迅速鉆進車內,繼續出發,直奔雁石坪。

      高原上的晚霞濃墨重彩,而低低灑落荒原的陽光逼人的眼,車窗外閃過一道道白帽子般的雪山,而不遠處的群山中間總是有著明鏡一般的湖泊,而夕陽讓前方的整個高原披上一個紅蓋頭。我跟先生說,讓我來開開車吧!這樣的人生體驗也許一輩子就一次。汽車在空曠的高原上奔馳,在這個拒絕了植物與動物冷傲的的荒原上,我們的車就像一只翱翔在天際的雄鷹,而我感覺到了高原賜予人的那種自由與奔放。終于明白草原為什么只容納雄鷹與駿馬。那時那地,我特別遺憾,為什么上來的不是李白,不是蘇軾,辛棄疾,如果是他們,該有多么浪漫的想象,多么豪邁的詩情!

      晚霞散盡的時候,連續車行300公里沒見房屋與人影的我們終于看到不遠處的群山下一排低矮簡陋的水泥房子,似乎看到有進去的軍車,初步估計此處應該就是中國最高處的兵站——唐古拉山兵站。在這空氣稀薄,物質條件極度艱苦的高原上,人們是這么形容唐古拉山的:“風吹石頭跑,地無一根草,一步三喘氣,四季穿棉襖。”可貴的年輕子弟兵過的是苦行僧般的生活,我們來的時候是高原最暖和的日子,可是裹著的都是大棉衣。這兒沒有肯德基,沒有KTV,只有六月的雪和煮不熟的飯。

      夜宿雁石坪,說是小鎮,其實就是幾百米的一條街,沒有一個像樣的酒店,我們最后投宿于一個四川人的家庭旅館,說是旅館,其實是臨時建的那種工棚房,燒水洗臉洗腳,然后晚上穿越109大馬路去一個四處漏風的破房子如廁。不過師傅廚藝不錯,頗有湖南風味。據他說唐古拉早兩天已經下了雪,8月13日啊!終于明白了“胡天八月即飛雪”沒一點夸張,這陰歷七月。夜間躺下腦袋里迷迷糊糊的,估計是5000米的高原在對我們這群無知無畏者在說不。可是心里老想著著那些常年駐守在高原的可貴的士兵們,他們是如何在這樣艱難的生存環境里度過一天天一年年的?

      一夜無夢,清早7點多起來,可是找不到一處早餐店,因為當地人老板沒這么早起的。于是拿點小零食充饑又開始上路了。高原上,的確有一種離天很近的感覺,太陽剛剛在遠處的山頭露出半個臉,而強烈眩目的陽光就已經讓整個高原徹底地亮起來了,流動的水,靜止不動的水在這強烈的陽光中,皆如剛剛擦拭過的寶劍的光彩,淺綠微黃起伏的高原上,匍匐著的就兩樣東西:一是大大小小的明鏡般的水泊,還有就是奇形怪狀的石頭,這些在高原上沉默了數萬年的水和石頭,也許千萬年來不曾落下人類的一只腳印。天上云彩很多,色彩豐富,頗有層次感,天頂密集,四周稀疏,一般的云是一朵朵,一團團,我也看過呼倫貝爾的一絲絲的,一片片的,可是這兒的云卻是一條條的,中間灰色,邊緣紅色,我讀了很多年的詩,忽然在這兒找到了答案:“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長云”是一直讓我納悶的,僅僅是因為喜歡這個“長”字嗎?原來高原上還真是有長云!天邊的雪山是凝固的白云,天上的白云是飛動的雪山。而我們的汽車以每小時70公里的速度在有些坑坑洼洼的109公路上向著天邊雪山與白云飛馳,終于明白了什么叫“云端公路”了!

      據說鐵蹄踏遍亞歐的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曾欲借道唐古拉山進入南亞,可是卻因為惡劣的氣候與稀薄的氧氣限制,望山興嘆了。而平凡如我等,居然能在借文明與科技的結晶汽車與公路穿越唐古拉山,委實幸運,青藏高原是有著童話般的美與神話般的神秘的地方,雖然它驕傲地拒絕了地球上的絕大部分生命,可是我們依然能夠深入它的腹地,去領略它的美好與神秘。這是人類的偉大之處。但是我們在神秘的大自然面前,必須謙卑,不說更遠的宇宙,只是青藏高原上的大片無人區,依然是人類足跡無法觸及的地方。

      走過唐古拉山,我們進入可可西里無人區,然后穿越昆侖山,自此海拔逐漸降低,一直在長長的下坡路上走,下午進入地貌與高原完全不同的準噶爾盆地,黃昏時在漫天的風沙中進入一個街道長滿楊樹的城市——格爾木。

      有人這樣形容川藏線和青藏線:“如果說青藏線是史詩,則川藏線是小說;青藏線的景觀讓人沉思,川藏線的景觀讓人激動;青藏線是杜甫,川藏線是李白。”的確,川藏線風景動如脫兔,青藏線靜如處子;川藏線風景是立體的中國國畫大師的山水畫卷,青藏線是平面的梵高的西方印象派畫作;如果要問我更愛哪一個?我會回答:青藏線的高原,因為在這兒,我找到了靈魂的震顫。在唐古拉山我找到了這種感覺:純凈,平靜,空闊,大氣。靈魂需要的空間與質地,在這兒,你都可以得到。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