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日本漫記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6 20:14:03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一

    2019年11月16日晚9點多,飛機徐徐地降落在日本名古屋中部國際機場。這個機場也叫新特麗亞機場,屬于日本三大都市圈之名古屋都市圈的重要國際機場。當飛機停穩后,打開手機,屏幕顯示常滑市。常滑市位于日本愛知縣名古屋市以南,距離名古屋市約50公里。

      出關時,雖然經過數道查驗,但都很順暢,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日本職業女性溫文爾雅的禮節——她們始終面帶笑容,把旅客引導到最快驗關的通道。盡管我聽不懂日語,那優雅的身體語言與輕柔的語調如沐春風,讓人領略到了不同文化的魅力。

      走出機場,導游小郭把我們一行帶到離機場步行大約只有五分鐘的一個旅館。在旅館大廳,導游第一次提醒大家到日本后的注意事項:日本是一個地震多發的國家,幾乎每天都有地震發生,所以住宿房間特別小,小到你們難以想像。還說,因為建筑材料的原因,房間的隔音效果特別差,你們如果不注意,說不定稍稍話就被隔壁的旅客聽見,囑咐大家說話聲音要輕,包括在其他場合千萬不能大聲喧嘩;第二天早餐后,要把盤子、碗筷等主動撂在指定位置……大家聽后,唏噓不已,輕輕步履,輕輕對話,當輕輕地推開房門,故不其然,房子小、床小、衛生間小。還好,房間內陳設整潔,有異國情調。

      次日清晨6點多鐘,我與同事斌與雋在賓館周邊散步。當名古屋秋天的陽光透過稀薄而清冽的空氣照到臉上,有一種異樣的滋味,仿佛時光回溯到40多年前老家鄉村時的某個清晨。那時的老家,也是秋天,也是大清早,純純的陽光、純純的空氣、純純的秋風,還有那純純的炊煙,一切都是那么的透亮、純靜與鮮艷無比。似水流年,這種感覺悄無聲息地湮滅了。此時此刻,卻又像找到了久違的朋友,這讓我欣喜無比。我思忖,每天都有這種感覺該多好啊!猛然間,覺得自己的神智似乎有點恍忽,驀然醒悟——這是在異國,不是家鄉!

      

      二

      11月17日,幾乎用一上午的時間,我們驅車從名古屋來到了京都。京都位于日本西部,屬于日本三大都市圈之一大阪都市圈的重要城市,是一座內陸城市。公元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到公元1868年東京奠都為止,京都一直都是日本的首都。長年的歷史積淀使得京都市擁有豐富的歷史遺跡,有些建筑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當旅游車進入市區,我們從窗玻璃看到公路兩旁有一排排紅綠相間的樹冠從眼前掠過。小郭說這是櫻花樹,如果你們每年三四月來日本,這里便是櫻花盛開,京都也就是花的海洋。

      在車上,看到右前方一個大鳥居,散發著紅彤彤的光芒。小郭說,這是平安神宮,此次旅行的第一站茶道體驗就在這旁邊。由于茶道體驗人比較多,上樓時比肩接踵,不得不延后,導游只能帶大家去參觀旁邊的平安神宮。

      平安神宮位于日本京都府京都市的神社,明治28年(1895年)3月15日,為紀念桓武天皇平安遷都1100周年而創建。在神宮前集合,我看到旁邊有許多游客用木勺子舀水池里的水在洗手。

      “洗手是參拜神社的一個儀式。”小郭說著就走到水池邊,“這個不叫水池,叫‘手水舍’。我來告訴大家怎么用。你們看,手水舍有水盤,旁邊放置勺子,是供人們膜拜抽簽之前清洗塵世污濁。古代,參拜前要裸身在海里或河里清凈身心,可以說手水舍是這一傳統的傳承及簡化。具體分四個步驟:首先是右手握勺,舀水洗左手。接著左手握勺,舀水洗右手。再用右手舀水到左手掌,然后用左手掌上的水漱口。但不能將勺子內的水直接送到口中。最后是豎起勺子,用剩下的水清潔勺柄。”他邊說邊示范。同行的游客也紛紛按照小郭說的邊聽邊躍躍欲試。我也找到一個勺子,裝模作樣地洗了一次手。

      洗完手后,我們一行來到神宮內。宮內有一片空曠的露天場地,穿過這片空地,我們從左到右浮光掠影地在宮房前瀏覽了一遍。說實話,看不出什么名目,因為不懂日本這方面的文化。

      從平安神宮出來,小郭帶大家去體驗茶道。茶道體驗僅五分鐘時間,我沒有體驗到日本茶道的精髓,時間短,人擁擠,就如參觀了一場喝茶表演。

      茶道體驗結束后,我們來到清水寺。清水寺是日本佛教法相宗(北派)的本宗,位于京都市內東山區的清水,始建于778年,在半山腰。我們一行順著熙熙攘攘的人流蜿蜒拾級而上。佇立在清水寺前,仰望著偉嚴的寺門屹立在漫山遍野的楓葉叢中,感覺包括平安神宮、清水寺似乎都與中國的寺院相仿。后來查看了資料得知,神社與寺院還是有差異的。

      神社和寺院的差異要追溯到日本的兩大宗教信仰:神道教和佛教。神道教起源于日本遠古,是日本人傳統的民族信仰。而佛教則屬于外來宗教,在公元六世紀由中國經朝鮮半島的百濟傳入。此后兩者共同構成了日本主要的宗教信仰,兩種不同風格的建筑也隨之布滿日本群島。

      神社是崇奉與祭祀神道教中各神靈的社屋,最明顯的標志物是入口處的鳥居。鳥居類似于中國的牌坊,由一對粗大的木柱和柱上的橫梁及梁下的枋組成,暗示著神域和世俗世界的分野。寺院則是佛教的信仰圣地,入口的山門是它的標志物。

      清水寺就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因寺中清水而得名,曾數次被燒毀并重建。盡管如此,來參觀的游客仍然絡繹不絕。我們一行匆匆穿越高聳而寬敞的寺院內室,空中橫亙著一根根粗大而黑黜黜的木頭,失調而過分夸張的造型,使神像顯得獰厲,給人一種莫名的神秘感,一二十米的空間像似穿越了一個世紀……在右邊平臺處,我們停留小憩,在此極目遠處,漫山紅遍,層林盡染,繁華的京都盡收眼底。

      順著下山路線,回到入口處,在右側一片繁花似錦的楓葉林旁,大家一一拍照留念。遺憾的是在回到停車場的路上,卻走錯了路,好在經過一番周折,回到車上,剛好是集合的時間。

      這天的午飯安排在下午一點四十。一人一個托盤,盤中有六種食品:有一盆像似中式的沙鍋面,里面有一綴面、兩顆魚丸、兩瓣香菇、兩根青菜、兩片紅蘿卜;四疊小菜:一疊兩粒炸肉丸、一疊榨菜、一疊像似脆黃瓜、一疊黃澄澄叫不上名的小菜;還有一種要隆重介紹:豆納,裝在白色塑料泡膜的小盒子里。我小心翼翼地揭開納豆盒的蓋子,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小包配料。

      “大家聽我說!”小郭手里握著一個納豆盒子,在我身后神氣活現地高聲說道,“大家聽我說,這是什么你們知道嗎?”沒有人回答。“這就是納豆!這可是好東西!”小郭接著神神秘兮兮地介紹起怎么吃納豆,“這個怎么吃,我現在告訴大家:首先把里面的調料撕開捏到納豆里,再用左手握緊納豆盒子,讓納豆盒與掌心充分接觸,通過身體散發出的熱量加速納豆發酵。然后用筷子用力順時針攪拌,攪到這個絲能拉到一米長就可以吃了!”

      “嘩!”餐廳一片喧嘩,感嘆不可思議。然后,大家都跟著小郭用力攪拌,直至用筷子夾起黃豆,絲拉得很長很長才罷休。

      “這個納豆要拌米飯吃,是最有營養的。”小郭補充說,“其實我們現在真正吃的不是這個黃豆,黃豆經發酵已經沒有多少營養了,真正有營養的是這個發酵的黏狀的叫納豆激酶。”于是,小郭又借題發揮,講了以下內容。納豆在通過有益菌發酵之后所得到的一種酶叫做納豆激酶。納豆激酶具有抗凝血栓的效果,在預防和治療心腦血管疾病方面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納豆激酶在人體中所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大。納豆激酶也成為了人類抵抗心腦血管疾病的主力軍之一。說實話,吃到嘴里的納豆還真的不習慣,味道怪怪的。大家相互交流后都有同感,但聽到納豆有這么多營養功能,我也硬著頭皮把它個精光。

      午飯后,旅游車直奔大阪城公園。到大阪城公園大概是下午三點半的樣子。步入公園,空氣中有一股冷嗖嗖的風在流竄。天空中不時傳來烏鴉“呱呱”的叫聲,循聲望去,有些烏鴉在空中飛翔,有些從樹上飛到地面,有些從地面飛到樹上。奇怪的是這些烏鴉不怕人。按照中國人的理解,聽到烏鴉叫不是好兆頭。但在日本有著別樣的說法,烏鴉被日本人作為吉祥之鳥進行供奉。烏鴉是日本的國鳥,是日本人心中至高無上的神鳥。有一種說法,日本人對烏鴉的尊敬可以追溯到日本第一代天皇——神武天皇,距今約2664年,神武天皇從宮崎縣一帶東征奈良縣,一路激戰,到了和歌山縣熊野一帶的山林,獲天神派來的一只烏鴉做武術指導,順利建立了朝廷。這只烏鴉有3只腳,被稱為“八咫鳥”。但對于我來說,這些可能只是傳說,真正對烏鴉刮目相看的是烏鴉在所有鳥類中是唯一有反哺現象的一種的鳥。烏鴉反哺自己父母的這份孝心感動許多日本人,日本人也都以烏鴉反哺為例教育自己的兒女。在日本兒童看來,烏鴉是最可愛的鳥。他們放學后,都會唱著《七只小烏鴉》的童謠和烏鴉一起回家。

      我們一邊沿著護城河外側向大阪城內城走去,一邊聽小郭講解大阪城的前世今生。大阪城歷史悠久,系豐臣秀吉于1586年所建,是由雄偉的石墻砌造而成,由于多次征戰,大阪城歷經劫難。現存的大阪城公園于1931年由民間集資重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公園內設有作戰的指揮所,遭到美國戰機瘋狂的轟炸,幾乎移為平地。呈現在游人面前的殘垣斷壁,就是那場戰爭留下的創傷。此時此刻,當人們徜徉在大阪城公園欣賞著秀麗的庭園和亭臺樓閣;漫步在城池旁,觀賞眼前被秋色渡上深紅的櫻花葉,在這充滿詩情畫意的背后,其實,大阪城公園也是一部歷史教科書。人們在閱讀這部教課書時,更多的是需要反思——遠離戰爭,珍惜和平生活。

      本次行程沒有安排內城參觀,大家只能遠眺城中央兀立著大阪城的主體建筑天守閣。在太陽即將西沉的遠方,天守閣巍峨宏偉,鑲銅鍍金,蔚為壯觀……

      

      三

      17日晚,我們下塌伊藤酒店(HOTELITOH)。翌日清晨,一縷陽光從窗戶擠進屋內,瞇著惺忪的睡眼,我順手撩起窗簾,發現一輪紅日從遠方的空中冉冉升起,在我收回視線的一霎那,卻發現左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神社,里面矗立著一個個石燈籠。我有點好奇,想著洗盥完后去看個究竟。

      我們住宿的旅館地處農村,日本的村道不寬,但非常清潔,小小的叉路口還裝有交通指示燈。順著人行道,我走到了那家神社的門口。門緊閉著,神社陳舊寒滄,房前屋后零星擺放著各種盆景。由于是清晨,周邊沒有行人,顯得格外寂靜。我抬頭往里瞥了一眼,里面是一座座石燈籠。既然進不去,離吃早餐尚早,我就順著巷子往前走。前面右拐,經過一個涵洞,眼前又出現一個神社。神社被茂密的綠蔭籠罩著,門前掛著一塊破舊的木板,上面有日文。日文與中文有些許相近,也認得幾個:“大宮神社由緒御祭神日本武尊外……大正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院內有一老者在打掃庭院,本想進去與其攀談,考慮語言不通,只得作罷。在返回途中,偶遇一村婦。她見到我,低頭躬身并嘟囔了一句。我聽不懂,觀其神情,這是對我的禮節。我也駐足額首點頭,以示回禮。

      太陽光透過明凈的空氣照在村道上,我盡情地享受著日本的鄉村風情。一家一戶一庭院,不僅打理得一塵不染,而且毫不夸張地說,一家家都像經過精心雕琢的園林作品:精致,小巧,美觀。有些庭院雖不大,停車的位置甚至小到如果沒有絕佳的車技車根本停不進去。日本是土地私有制,各家的汽車必須停在自家的土地上或租用的停車場內。因土地狹窄,日本對亂停車的處罰是非常嚴苛的。我仔細觀察了這些樹木,都是經過加工形成的藝術作品。中國有句俗語:“家庭富不富,主要看媳婦”。在日本,看一家富裕不富裕,主要是看他家的樹,居說有些樹一棵達到上百萬元,甚至更貴。

      18日這一天,我們的任務是游覽奈良公園。奈良公園位于奈良市街的東邊,是一座規模雄偉、綠樹成蔭的歷史公園。從歷史的角度來說,此次行程的主要對象是春日大社,但從季節的角度來說,此次行程的重點是不期而遇的紅葉。

      當我們剛剛從旅游車上下來,小郭在講解時,鹿群就在周邊三三兩兩的圍了過來,一些膽大的鹿把頭伸向游客,希望得到旅客的施舍。也有一些鹿把頭伸到女游客的胸部前,弄得女游客不知所措,也引來了游客的嘻嘻笑聲。在奈良公園,這些鹿群被看成是神的使者,在公園內經長期豢養,很溫順,雖有鹿的天性,但不怕人,也不會傷人,因此非常討人喜愛。

      邂逅相遇的紅葉是這次旅行的一大幸事。奈良的紅葉觀賞期大致在10月下旬至12月初旬之間。我們恰好在這個季度來到這里。毫不夸張地說,這是最旺盛,也是觀賞的最佳季節。冥冥中感覺,這些紅遍枝頭的葉子就是在召喚著我們這些來自遠方的客人。

      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初,我還在北京生活,曾多次到香山欣賞紅葉。依稀記得香山的紅葉是黃櫨的葉子,呈圓形,其顏色偏黃,與奈良公園截然不同的是,奈良公園的楓葉真是紅,就如剛從大紅染缸里撈出似的,葉片還在滴著染缸里的水漬,紅得人的心都醉了。當走到樹下,仰頭望去,燦若云霞,給人的是一種震撼,一種發自于內心深處的沉醉感。

      寒山十月旦,霜葉一時新。

      似燒非因火,如花不待春。

      連行排絳帳,亂落剪紅巾。

      解駐籃輿看,風前唯兩人。

      描寫紅葉的詩不勝枚舉,但唐代大詩人白居易這首詩是最貼近眼前的景色:漫山的紅葉,像燃燒的火焰火紅火紅的,但卻不是因為火才使它這樣紅的;又像盛開的鮮花紅紅的,但卻沒有等到春天就開放了。一行接一行的樹,就像排列成行的深紅色的帷帳;零亂飄落的樹葉,就像剪碎的紅色頭巾,一塊塊地飄呀飄。就是因為這火焰般燃燒的紅葉,才襯托出深秋奈良公園獨特的景致,才與公園里古寺那寂寥而莊重的美相得益彰。只可惜時間倉促,大家幾乎是一路小跑,用自己的一雙慧眼找到一個個自己認可的最佳角度,與一片片殷紅的精靈留下一幀幀永恒的記憶。

      從紅葉深處出來,小郭帶我們來到春日大社。春日大社沒有深度游覽,只是在景區的邊緣觀賞。站在大社的石級環顧周遭,兩旁古木參天,濃蔭蔽日,綠蔭下一排排被青苔覆蓋的石燈籠,還有在石燈籠間優哉游哉的小鹿……幾分閑愁,幾分迷離;多少故事,多少哀樂,仿佛都凝結在這綠蒙蒙的石燈籠上。

      

      四

      11月19日,是此次旅行的重頭戲,登富士山,說是登,其實也是乘坐旅游車上山。這天,我們用了一上午的時間才到從奈良至位于靜岡縣與山梨縣的富士山。這也是此次旅行行駛時間最長的一次。在到富士山的途中,我們徑第一天剛到日本時的名古屋,還有讓作者魂牽夢繞的伊豆半島。

      “大家朝右邊看。”小郭用手指點著,“這就是伊豆半島。”順著小郭手指的方向遙望,那里是一片靠海邊的村落。

      提起日本的伊豆,自然而然地想到小說《伊豆的舞女》,及其作者川端康成。小說在我年輕時看過,文字非常美。

      “俊秀的天城山,茂密的樹林,清冽的甘泉,濃郁的秋色,裊裊的炊煙——”

      “南伊豆是小陽春天氣,一塵不染,晶瑩剔透,實在美極了。在浴池下方上漲的小河,承受著暖融融的陽光。”

      “雨停了,月亮出來了。雨水沖洗過的秋夜,分外皎潔,銀亮亮的。”

      這些文字如詩,如笛韻,如行云流水的琴聲,總是扣動著我的心弦,引起我的共鳴。我把其概括為散文美。小說曾多次被改成電影。其中一部女主角就是大家熟知的三口百惠演的。這是一個愛情故事,沒有山盟海誓,沒有蜜語甜言,甚至通篇的對話中都未出現一個“愛”字,但兩個少年之間卻都有著一份默默好感,也默默地愛著對方。隨著劇情的發展,會情不自禁地被主人公的情愫所觸動,淚水漸漸模糊了雙眼。這就是《伊豆的舞女》帶給我的全部,簡潔卻動人。

      愛好文學的朋友沒有不知道川端康成的,日本大文豪,新感覺派作家,著名小說家。1968年以《雪國》、《古都》、《千只鶴》三部代表作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也是亞洲第二位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人。讀過其《伊豆的舞女》的人,都會渴望去日本的伊豆半島看看,這就是前面我為什么對伊豆用“魂牽夢繞”這個詞的原因。畢竟時過境遷,年輕時讀過的書自然有年輕時的激情,盡管如此,當我坐在車上腦子里浮現那個激情年代向往的地方,內心還是怦然心動。

      時光飛逝,當我還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中,卻已是晌午,車也停在山中湖畔的一個餐廳前。

      山中湖是富士山山梨縣一側的淡水湖,為富士五湖中最大的湖泊。午飯后,一行披著燦爛的陽光,順著潔凈的木棧道,踏著清脆的腳步,眺望遠處清凌凌的水,藍瑩瑩的天。那心情,我只能用愜意來形容。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墨總相宜。”杭州西湖也不過如此。然而,山中湖與杭州西湖相比,各有千秋。如果把兩者都比作美人,杭州西湖美在濃艷,美在裝束,美在有現代氣質;山中湖美在清純,美在簡約,美在有天然脫俗氣質。欣賞湖光山色的同時,我以山中湖的碧浪清波為背景,分別給同行的芳、燕、雋、霏、斌、朔等拍了幾張照片,感覺很美喲!

      到富士山還要經過冨士御室淺間神社,當我站在神社入口的鳥居下向上仰望時,見到“富士山”三個字猶為蒼勁而古樸,仿佛是上古遺物。回過頭再往前眺望,是一條十多米寬盡頭灰蒙蒙的碎石路,兩旁古木參天,遮天蔽日,儼然是一條上朝留下的古道。那魁梧高大的柏樹,樹冠直沖云霄,像一把碩大的雨傘。奇怪的是這些樹有些是雙連體,有些是三連體。小郭說這些樹至少有千年的樹齡。以前聽老人說過,古樹都有魂。我收起手機,不拍照,只是默默的凝望。

      來到神社前,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場綺麗的邂逅――一棵五彩繽紛的銀杏樹迎接我們,樹冠被陽光渡上一層金黃,無比璀璨;微風吹來,在西沉熱烈的陽光照耀下灼灼生輝。如此美景,怎能不叫人陶醉?我并未馬上拍照,而是靜靜地觀賞:那哪是一棵銀杏樹,分明是上帝賜予大地的一個尤物——她就是渾身翠繞珠圍的公主,光彩奪目;她就是放蕩不羈的吉普賽少女,激情似火;她就是即將出嫁鳳冠露帔的新媳婦,容光煥發。踏著繽紛的落葉,我悄悄地走近這位烈火少女,眼前不時劃過飄落的葉子,一片接著一片,從從容容,優哉游哉的樣子,有的在半空中婀娜地舞動著,不經意間會打幾個轉兒,回旋著飄落地面;或悄無聲的飄落在肩頭。我遐思,假如是自由行,會在此呆到日落西山,神社關門,盡情享受著大自然饋贈給人間的美色。

      我們觀賞富士山的落腳點是在五合目,要行車盤山而上,大約下午3點多到達了目的地。下車前,小郭一再叮囑大家把最厚的衣服穿上。我也全副武裝,戴上帽子,穿上沖鋒衣。盡管陽光熱烈,但山風呼嘯,刮在臉上一陣一陣的發緊,有高處不勝寒的滋味。迎風前行,看到前方“富士山2019年11月19日”留影處排起了長隊,大家就爭先恐后地迎了上去。于是,鏡頭里就留下了每個人一生都值得珍藏的畫面。

      富士山海拔3776.24米,是日本的最高峰,富士山從山腳到山頂共分為十目,我們所處的位置剛好是五合目,即半山腰,海拔2305米,仰頭望去,山峰白雪皚皚,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明晃晃的光芒,似乎離我們并不遙遠。離頂峰雖然直線距離只有1400多米,但真的要徒手攀爬可不是像從一合目到五合目那么容易。因為越往上爬,環境越惡劣,積雪、風暴,還有不可預測的風險隨時都可能發生,所以,想往上攀登,難度可想而知。

      我找到一處相對開闊的地帶,以雪峰為背景,為大家導演一張合影照。我架起三角架,找好拍攝角度,開啟電子自拍模式,對在一旁的斌、芳、維、燕、雋作拍攝前指導:“大家首先醞釀好愉快的情緒。我說開始,你們一邊用力往上跳,一邊大聲喊出來,同時手臂向上揮舞。連續拍兩次!”可能還有點小害羞,拍攝時,大家手臂向上揮舞,但沒有跳起來。盡管如此,拍出的影像大家還是比較滿意——愉悅的心情都洋溢在每個人的笑靨里。

      

      五

      11日20日,是本次行程參觀景點的最后一天,目的地是日本首都東京。東京位于日本關東平原中部面向東京灣的國際大都市。據統計,東京總人口達3700萬,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城市,這足以說明京東的繁華。但任何事物都要分兩方面來講,在繁華的背后也難以掩蓋無家可歸者。

      當旅游車將要拐入新宿都廳時,小郭提示大家:“大家往左前方看,坐在街區圍欄上的這個人就是無家可歸者。”我們都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那個人,“日本是一個法制國家,犯罪率非常低,因為在日本一旦犯罪,不但懲罰嚴厲,本人受牢獄之災,而且其下三代受連帶責任,出獄后一般不會得到人們的原諒,包括自己的親人。”

      20世紀70年代末,我國放映一部日本彩色故事片《幸福的黃手帕》,男主角勇作就是國人耳熟能詳的日本著名男演員高倉健扮演的。影片講述的是因被判刑而與妻子光枝離婚的勇作,在出獄前給光枝寫信約定,如果還在等他就在門前掛一塊黃手帕;如果沒有黃手絹,他將永遠地離開。在隨行的一再鼓勵和陪同下,勇作終于回到自己的家。遠遠地,他看到在高高的旗桿上,掛滿了迎風招展的黃手絹。這部影片的結尾是幸福的,但日本的現實恰恰相反,絕大部分人犯罪后是得不到親人的原諒,出獄后只能流落他鄉,過著流浪漂泊的悲慘生活。

      我們到訪的第一站新宿都廳,位于日本東京都政府的總部所在地。新宿都廳總高243米,共48層,我們要去的展望臺設在第45層,乘電梯僅55秒即可到達。因為這天是晴天,碧空萬里,站在瞭望臺上自左到右就能全方位地飽覽到西南部的橫濱到西部美麗的富士山……

      下午,游覽上野公園。上野公園,對大都中國人來說并不陌生。“東京也無非是這樣。上野的櫻花爛熳的時節,望去確也象緋紅的輕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結隊的‘清國留學生’的速成班,頭頂上盤著大辮子,頂得學生制帽的頂上高高聳起,形成一座富士山”。這幾句是摘自魯迅《藤野先生》的文章,是中學語文課本里的,想必大家記憶猶新。從魯迅先生的文章里看出,上野公園是賞櫻的重要地點,事實也是如此,上野公園就是日本最佳的賞櫻點。

      上野公園有1300多株櫻花,每年櫻花花季時,上野公園櫻花大道緋紅云朵,游人如織。我們來到上野公園,已是深秋,自然沒有櫻花。步入公園,公園中央的水池噴出潔白的水花,水花隨風飄落下來,迷迷蒙蒙的。秋風乍起,陣陣寒意本能地驅使著大家離開水池而徑直往前走去。公園里游人廖落,三三兩兩的;廣場兩旁的櫻花樹雖然沒有櫻花盛開,但紅綠相間的櫻花葉也別有一番情趣。

      上野公園是日本的第一座公園,歷史文化深厚,公園里古跡較多,我們在明治時代大將軍西鄉隆盛的銅像前拍照留念后,繼續朝左前方的東照宮走去。東照宮是1650年修建供奉德川家康的,建筑宏偉,參道兩旁有95座石燈籠和195座青銅燈籠。但時間原因,大家輪流在東照宮類似于中國的舊式門樓下留影后就匆匆返回。

      回到公園門口,發現有許多中學生從日本國立博物館里出來。小郭說,這是學生參加體驗課。日本學校學生的體驗課非常多,就是帶學生到所學課程的現場與學習對象零距離接觸,以便使學生有著真切的體驗與感受。仔細觀察這些學生,沒有一個是肥胖的,男女學生體型都比較勻稱,也沒有發現一個是戴眼鏡的,驚奇的是還有幾個女學生居然是穿著裙子。在深秋的下午,游客都已穿上外罩、秋褲,可學生還穿著這么單薄,人們議論紛紛。

      其實日本青少年今天良好的身體素質是與政府的重視分不開的。二戰結束后,日本作為戰敗國,糧食有限,普遍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