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退進貝聿銘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7 13:10: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建筑與風水,歷來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在建筑實踐中,各人有各人的做法。信者,造房子之前,首要的就是請風水大師看風水擇地皮;反之,只要有票子有地皮,只要自己認為合適的地方就把房子造起來。

      但是,也有碰上麻煩的,比如貝聿銘。建筑大師貝聿銘在世界各地留下了許多著名建筑,有的還被寫進教科書。同時,他也是一個無神論者,曾在媒體上公開表示,自己不相信風水。當然,他從來也沒過被風水問題困擾過。

      然而,在他晚年設計香港中國銀行分行總部大樓的時候,卻碰上了從未有過的風水問題。香港是一個領導著眾多世界潮流的國際大都市,同時又是個與迷信和風水盛行的地方。而共產黨是無神論者,那些在中國銀行高層任職的官員當然也不相信什么風水。可他們也擔心,如果行將面世的總部大樓風水不好,那些迷信風水的儲戶和房客還會來你這兒嗎?并且,中行的競爭對手——匯豐銀行,是一個特別講究風水的世界著名銀行,20世紀80年代晚期建成的香港總部新大樓,由建筑大師諾爾曼·福斯特親自設計,把建筑風水發揮到極致,從而大大提升了在業界的地位。香港中行呢,此前已有好幾筆大宗的房地產交易因為風水問題而半途而廢,這就使得貝聿銘不得不直面實際。

      中銀大樓的地皮,位于交通要道中間,面積狹小,高架公路還從三面將其框死,連個現成的入口都找不到。更要命的是,在二戰中這里還曾是日軍總部所在地。許多香港人認為這塊地皮不吉利,那些受盡折磨的囚犯陰魂不散,依然在那一帶作怪呢。

      經過實地考察研究,貝聿銘發現,這塊地皮的位置正好處在機場飛行的航線之外,新建筑可以不受高度的限制,想建多高可以建多高。建筑一旦有了高度,就來了氣勢,如果居高臨下看香港,那種“一攬眾山小”的佳境,足可以把包括匯豐銀在內的所有建筑比下去,還能將維多利亞港與九龍的景色盡收眼底。

      1985年,高70層、315米的中國銀行大樓破土動工,建成后將是東南亞最高的建筑。然而,當新建筑以每4天一層的驚人速度拔地而起時,風水問題再一次擺到貝聿銘的面前。在給他拍來電報的圖紙上,中國銀行官員在圖紙上眾多加了框的巨型“×”表示關注,并婉轉地建議他慎重考慮那些“×”。其實這些“×”正是他的得意之筆,于是解釋說,“×”是工程設計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所以設計成這樣,就是為了使其撐起整座大樓。

      解釋歸解釋,鑒于業主的擔憂,貝聿銘還是想盡辦法重新調整設計圖紙,將原本露在外面的“×”隱藏起來,把露在外面的部分設計成一系列交叉的寶石,并賦予建筑新的意象——吉祥。而塔樓則被喻為雨后春筍——中國傳統中再生和希望的象征。這還不算,為了迎合香港市民的風水心理,貝聿銘還更改了噴泉的設計。起初,他利用陡峭的地勢,從大樓的一側引入噴泉,再讓水從另一端噴出。從風水學的角度看,那意味著失財。于是,他在大樓的兩側設置了回流水,讓噴泉呈傾斜式,使之由風水上的出財而轉為納財。

      中銀大廈建成后,有人開玩笑說,從樓頂上看過去,匯豐銀行大廈就像一只毫無氣勢的小玩具。

      誠然,貝聿銘自己在世界建筑界的地位,完全可以堅持自己的主見,不理會風水這一套。可是,他沒有那樣做,而是“退”了一步,在退的過程中,將迎合世俗的成份賦予新的內涵,從而使自己在另一個層面上提升了更高境界的“進”。

      人生何處無進退。有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