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酒 緣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17 16:10: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第一次喝酒是1973年的春節,爸爸喝了一口青梅酒說,沒勁,就把一壺青梅酒推給了我。我竊喜,把那甜滋滋的酒都喝了。就是這壺酒讓我睡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整整24個小時!不愧有人說:酒放在瓶里沒事,喝到在肚子里就鬧事!從那以后,我很少碰酒,萬不得已,也是逢場作戲。歲數小,沒人計較。

      1982年暑假后,我被調動到密云高嶺學區的一所邊遠小學任教。

      那年暑假,村外中學撤銷,小學從村里搬到村外。我到的時候,還能見到,他們不要的各種教材,學生花名冊等物品。學校有一個小菜園,九月十月,正是柿子椒辣椒瘋長的時候。

      開學沒幾天,校長就去干訓部培訓去了,由A老師代理校長之職。A老師,本地的家,姥姥家就在本村,村里大小干部,論上去全是親戚,在加上人聰明活絡,工作起來如魚得水。對大家也十分和氣,我們都叫他大哥!

      A哥的嗜好就是喝酒,一個人也得喝醉了。據說一次喝多了,半夜回來,在馬路上躺下就睡!幸虧,汽車司機發現的早,踩了急剎車,叫醒他,問他咋在馬路上睡覺,他打趣地說涼快。

      他是教師,嫂子就是家庭婦女,可他對夫人疼愛有加,百依百順。一次,喝高了,大隊派汽車把他送回家,幾個人攙扶著他,他酒壯慫人膽,在大門外高喊:“夫人,開門來!”那腔調頗有京劇老生的底蘊,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嫂子也強忍怒氣笑著對我們幾個說:“瞧瞧,喝點貓尿,就這德行!”

      喝酒是一種習慣,也是一種交際手段。當上代理校長第一天。中午吃飯,他拿了兩瓶酒。六個男老師,除了廚工不喝,每個人,滿了一杯。我和我的一個同學,新來乍到,沒喝過酒,都說不喝!他厲聲說道,不會,學!不喝,可以,把木鍋蓋背上!(意思是:承認自己慫,王八的蓋子是硬的。)從那天起,中午隔三差五就喝酒。大家輪流坐東。

      這年冬天,社還沒散凈,A哥把一個村干部找來喝酒,抱怨學校伙食差,讓他想想辦法。這位干部,論起來是他遠房表哥。酒過三巡,撓了撓頭,對他說:“我手上就一頭小牛了,給你們吧!”

      宰牛那天,教六年級的曹老師還學著阿訇念了幾句咒語,乞求小牛原諒,至今我還記得:“隊長不賣,校長不買;校長不買,我不宰!”我和我的那位同學負責壓杠子。快40年了,那血腥場面在腦海依然揮之不去,我們嘴饞,今生算欠小牛一條命,需余生懺悔!

      學校生火,缺少引柴。校長與大隊干部,酒桌上交流后,大隊干部夸口,在村北農場有的是,給你半天時間,隨便弄。我們放半天假,學校一年的柴火問題,迎刃而解!

      在他的團結下,我們幾個老師,抓課堂教學,體育鍛煉,紅紅火火。那時公路上,汽車不多,我們把學生帶到公路上練習長跑,老師親自督陣。學區長跑比賽男女雙雙第一!

      那年11初,A哥出去聽教材介紹去了。學區來了一位領導,聽了兩節課,就走了。他回來得知此情,抱怨地說,領導來了,留下來,溝通一下感情,交流一下情況。哎,又該挨說了!果不其然,學區開會,我們單位挨點了!

      過了半個月,A哥打電話約上次那位領導帶人再來檢查。我們事先做好準備,備課,衛生,當然包括招待。那天,我作為他的大徒弟,陪領導喝酒,A哥更身先士卒。我記得他對主要學區領導說:“二哥,外邊是同事;酒桌是兄弟。幾個兄弟,不懂事,二哥原諒!我們每人陪您喝一個。我們干了,您隨意。”推杯換盞,最后領導滿意地頻頻點頭。當那位二哥,提到長跑雙雙獲得冠軍之事,A哥紅著臉,冒著大汗,得意地往后一靠,不料凳子沒有后背,從上邊上栽了下來。我們急忙把他扶起來,他邊起邊說:“二哥,那都得感謝您!撤中學時,您留下的大褲衩子,運動鞋。我們訓練時,男的穿完了,女的穿,能不第一嗎?!”他的幽默引起哄堂大笑,那笑聲傳得老遠老遠!

      那年寒假,同學和親友們都說我的喝酒水平有長進。其實,半年,酒局太多了。寒假過后,我們清理一下酒瓶子,一共150多個。賣完酒瓶后,又買了兩瓶酒,喝了。

      下半年,曹校長培訓回來了。他喝不了多少酒。有了酒局還是A哥盯著。

      1983年暑假,曹校長調回老家任校長。他跟領導說把我帶走給他管勤工儉學(管學校現金,包括書學費,伙食資金等)。

      曹校長走后,A哥當了校長,酒還那樣喝。那年暑假后,來了兩個師弟,在A哥的帶動下,他們喝酒也相當了得!為了證明誰能喝,竟然舉行了比賽。時間晚上八點多,一人一瓶酒(65度),一碗菜,自斟自飲。評分標準:看誰能清醒地把學校大門關上!

      2017年4月,我們當年的同事又在曹老師家聚會。我們都是奔六奔七的人。主人熱情不減當年。當我說歲數大有病,喝不了,A哥說:“我比你大一輪,你有的病,我全有,往天,吃藥戒酒;今天喝酒戒藥。”那天,又喝高了!

      老人古語:酒是穿腸毒藥。喝酒真耽誤事,危害健康,甚至把命賠上。周邊的事例比比皆是。希望大家為了自己和家庭盡量早點戒酒!

      (一篇隨筆,文不通理不順,如有不妥大家海涵。A哥嗜酒,但講義氣,治理學校有方,曾被評為縣級先進工作者!)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