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雙搶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28 10:25: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前幾日,邵氏人家都在議論以前的雙搶,說起雙搶,最早的記憶就是跑到生產隊隊屋蹭飯,感覺特別好吃。鍋大,蒸飯的木甑也大,還好幾個。當時雖沒分田到戶,但做事分組,吃飯也是按組分的。飯后看到隊里德高望重的“幺爹”用鉛筆刀削黃花梨,整個梨削完了,皮還全連一起很是驚訝。他看我們幾個小孩都眼巴巴望著,就問:“你們剛才喝水了沒有”?我們都點頭。只聽他說,喝水了不能吃梨,不然就拉肚子。我們就都到別的地方玩耍去了。后來聽說是喝熱水了吃梨會拉肚子。究竟會不會拉肚子,現在我仍然沒搞清楚。

      后來的雙搶中午也沒有大鍋飯了,靠家里做好飯了我們小孩送飯過去。別人家里婆婆燒,我們家哪個大點的姐姐在家就靠哪個做。她們能掙工分了就靠更小的做飯。我們家六姊妹都是10歲起開始做飯了。做好后也不在家吃,就送田頭跟大人們聚在隊屋里吃飯,覺得香一些。其實送飯也是個很累的活,天氣熱,路途遠,飯也很重。后來想個辦法,用根小扁擔將飯菜用兩個布包裝著挑著送,輕松許多。

      飯后我們也會幫忙插幾窩秧苗。剛開始下田,水還燙腳,過一會就好了。一壟田每排大概插十二窩苗,每窩5、6根左右(若干年后的雜交稻要稀很多),母親留兩三窩位置讓我插。她解開一捆秧苗,分一小部分給我,教我左手輕握秧苗,掌心向上,根朝自己,拇指推開要插的秧苗,右手的拇指中指食指形成鑷子狀,鑷過來后手腕下扎,根順著伸直的中指食指插入泥里。拇指起穩固苗中上部作用,讓苗直直的。而且左右手不要離遠了,遠了速度就慢了。推的快,鑷的快,插的就快,每個環節都不能疏忽。母親插秧就像個機器,每個動作都是有條不紊,速度始終保持一致。看起來不慌不忙,但在她們組,插秧是最快的。有些婦女感覺很快,水搞的嘩嘩響可就是比不過母親。

      在母親組里,她不光插秧快,割稻谷也是最快的。只見她彎著腰站在一壟中間,左腳上前半步左手向左一劃將稻谷攬到腋下,右腳上前半步,鐮刀就將腋下的稻子從根部一劃拉,等左手松開的時候,稻子就倒在了左手邊地上。隨著她的前進左邊形成了一長條整齊的稻谷。鐮刀在她手里顯的特別鋒利,而我割的時候只能一小把一把的割,還總要添加砍的動作。此外還要注意鐮刀不要傷了手和腿腳。

      可惜的是在我十二三歲分田到戶的時候,母親因肝大、肝硬化,不能勞動。大姐也去學縫紉技術去了,家里的農活主要靠父親和二姐三姐承擔。我讀初二、初三的時候,整個暑假都在田里勞作,雙搶自然免不了,雖不是主力,也累的夠嗆。早稻收獲后父親要抓緊犁田整地。先耕后耙再用大的木板將整塊地地刮平。我跟姐姐們在父親帶領下挑草頭,打谷,曬谷,裝袋,然后用板車拉到家里。腳趾頭踢破了,肩膀磨破了也要繼續干。最難受的是洗澡要將粘在磨破的肩上的衣服撕開。等父親將地整好便一起去育秧田扯秧,將秧苗捆扎成一把把運到剛整過的地里插秧。扯秧都是凌晨兩三點就開始了,一般我還在睡覺,都是父親和姐姐們去,有時候母親身體好一點也會去。記得母親要坐在秧板上扯秧,就是平常的小板凳下面加一塊前面翹起來的大點的木板。邊扯秧,秧板邊向前滑動。這個時候父親最得力的助手是三姐,她不光力氣大,干活特別利索,且韌勁很強。有時候農戶之間相互幫忙,別人都喜歡跟三姐換工。有天別人幫我們家插秧,我累的腰痛,經常站直伸腰,三姐說:“哪個不腰疼?忍忍就過去了,你自己家的事都不上心,還指望別個幫忙的好好給你干”?這句話幾乎成了我以后人生的座右銘:自己的事必須要盡心盡力!

      收割早稻到將晚稻秧苗插到地里時間短,搶收搶種,所以稱之為“雙搶”。期間還要提防突然而至的暴雨。晚稻種遲了,后期天氣變冷,稻谷揚花進米就會受影響,沒收成。所以俗話說:“不插八一秧”是有道理的。

      高一輟學時,家里只有父親和矮小的二姐是家里的主勞動力,大姐已出嫁,三姐也去學縫紉技術了。不過確實忙不過來的時候姐姐、姐夫和準姐夫們都會來幫忙,家里很是熱鬧,有些喜慶的感覺。那年雙搶早上給父親送飯到地里,便不由得寫了兩首自認為的詩:第一首是《爸爸的早餐》:爸爸的早餐不早/總是在村里人吃過后才送到/爸爸的早餐精致而豐富/純白大米飯加咸菜雞蛋皮/爸爸的早餐很浪漫/總是以田埂當板凳/以樹樁當飯桌/以田野當餐廳/爸爸吃飯總不專心/吃一口就看看剛犁過的地/好像味兒全在地里。第二首是《爸爸的船》:鞭子一響/爸爸的犁平穩輕快的開出/田野便又翻開新的一頁/爸爸的犁在田野上行駛/像船/我們就像坐在這船上/靠爸爸犁出一個又一個日子/田野的溝渠濃縮在他的額頭上時/我們便從他船上四處走散/但爸爸仍為我們開著他的船。

      那天我執意讓父親教我犁地,父親說耕深了,牛吃力,速度也慢,耕淺了不光秧苗難以插進去還傷手,耙地也要仔細的耙,不光要將大塊的泥耙碎還要將先前的谷根耙散了,中途碰到耙不散的谷根要撿起來裝在事先備好的袋里扔掉。不然秧苗插在上面就會浮起來。平田也很重要,田不平,灌水的深度不好掌握,秧苗的生長就會不一致,收成也不行。我那天耕完了人生的第一塊地也是最后一塊地。父親說:你才十六歲,等你二十歲的時候再好好教你耕地吧。你去外面闖,家里的地也跑不了,闖不好再回來種地。那年我沒參加雙搶,直接去了建筑工地。姐姐們出嫁后家里的地就主要靠父親和二弟耕種了。

      從那以后,除了偶爾插秧就再沒參加全程的雙搶了。后來農村也只種中稻,即使只種一季中稻,也大多機械化了。雙搶也就消失了。

      注:1、隊屋:即生產隊的房子,當時最高大的磚瓦房,生產間隙休息處及暫時堆放收獲的農作物等等。

      2、挑草頭:割地里的稻谷捆扎好后用沖擔挑肩上,大概80到120斤,根據捆扎大小定。

      沖擔:木制的,形狀像扁擔,但兩頭包很鋒利的鐵釬。挑的時候兩頭直接插入捆扎好的農作物里。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