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周易》.《論語》.鄉土.我

    散文集發表于2020-06-30 08:35:01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周易》·《論語》·鄉土·本我

      ——陳啟鵬小說《老先生》序

      林繼宗

      啟鵬先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近日,他希望我為他即將陸續出版的幾部文學專著撰寫序言。寫序從來是難事,出于真誠的友誼,加上鄭明標先生的極力推薦,我還是爽快地答應了。接受了任務,便有了責任感。于是,我又回顧了我倆幾十年交往的歷史,重新拜讀了老朋友的文學作品,反復思考著啟鵬先生的做人為文,便有了這篇序文。

      啟鵬先生是中國教育研究院常務理事、中國教育研究專家,長期奮戰在教學、教育第一線。

      他曾經在潮陽縣河溪中學當教師,后來開辦了“北斗書苑”、“潮陽市北斗經貿有限公司”和“汕頭市北斗經貿有限公司”,擔任總經理。從1993年起,他被推選為“潮陽市青年文學協會”會長。不久,為了尋找更大的發展空間,啟鵬先生北上湖北、北京發展;

      近幾年,為了更好地理論聯系現實,實現自己的教育理想,他又創辦了“深圳市一鵬教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籌備成立“深圳市一鵬教育培訓學院”,在教育、文化事業和文學創作上都取得了成功。

      啟鵬先生1980年進入韓山師院中文系學習,開始文學創作,先后已有三十幾萬字的詩歌、散文、小說、報告文學在省、市、縣各級報刊雜志上發表。

      其中有代表性的有:1989年10月,在省總工會刊物《紅五月》發表中篇報告文學《南國工地風》等作品。1993年,中篇傳奇故事《鞋匠駙馬爺》在廣東省民間文藝家協會刊物《天南》雜志1、2期連載。如今,他已經創作出6、7部文學著作,計劃從今年開始,每年出版1部。這是令人振奮的計劃。對此,我衷心祝愿啟鵬先生取得成功。

      潮陽市原文聯主席蔡金才先生曾經發表文章力推啟鵬先生開辦的“北斗書苑”,特別是書苑中設置的“潮人文學作品專柜”,陳放著好多潮人作家的數十種文學書籍。蔡主席認為:這無疑是美事、新鮮事。啟鵬先生既是書店店主,又是文學作者。他深知作家寫書難,出書難,賣書也難。他對那些在其它書店難以見到的高品位的純文學作品尤其是潮人作家的純文學作品情有獨鐘,堅持列為他進貨的主要品種,放置在書店最顯眼的位置上。他代銷這樣的書籍,從來不計較盈利的多少與得失。他設置“潮人文學作品專柜”,引起了讀者對潮人文學作品的注意和選購的興趣,同時也向廣大讀者展示了潮人文學作品的成就。

      此舉果然效果甚佳。

      廣東省著名作家雷鐸先生在《為北斗書苑記》中寫道:“陳啟鵬君,喜文章,擅寫作”“多年執教,心則仍在文章之中,可謂之書癡。”“陳君之理想非止在一書店,然由此發韌,積銖成鈞。”“故我為陳君之勇氣與理想鼓呼,更愿文化之風日濃。”“北斗書苑”還曾經與潮陽市文聯聯手舉辦“北斗杯”散文大賽,取得了較大成功。

      啟鵬先生的做人和為文是值得稱贊的,這與他刻苦學習和嚴格修身有著密切的關系。出身于中文系的他歷來對中華傳統文化經典著作特別是《周易》《論語》頗有研究并注重修身踐行。

      《周易》并非周代的易經,而是華夏先祖伏羲創立的“無字天書”,原先全是常人看不懂的符號。倉頡造字之后,人們才逐漸將符號翻譯成文字。伏羲氏創立了先天八卦,而周文王改變了伏羲氏的坐標系,創立了后天八卦,推演出六十四卦。全書雖只有四千多字,卻字字精要,從自然、人文到哲理,信息豐富,道理精深。周者,全方位也,無所不備,周而復始。從俯視、仰視和自視角度,全面解析大自然和人類自身。易,變易,隨時空的變化而變化發展,并始終遵循著一定的法則與規律。

      《周易》的偉大之處在于創立陰陽的普遍概念及其對應互動關系,這與當代科學技術的數字化竟不謀而合了。《周易》關于陰陽八卦、每卦六爻的規則,既可以解釋、也可以預測大自然與人文現象,面對錯綜復雜的萬事萬物和人類的自我,陰陽規則為我們提供了清晰的思路。陰陽規則生動地體現在六爻之中。人的一生大休可分為六爻即六個階段。最著名的范例是孔子。

      孔子在《論語》“為政第二”第四章中,有一段千秋盛傳的名言:“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孔子的一生從十五歲有了學習的志向這第一階段開始,到上了七十歲獲得人心的自由而不致超越法度這第六階段,人生經歷了各具特色和內容的六個階段,使我們對如何做人有了一個大概的規范。

      啟鵬先生還注意到,《論語》開篇“學而第一”首章便寫道:“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過去不少人認為,“習”是溫習或實習,啟鵬先生和我都認為理解為“習慣”更為恰當。著名教育家葉圣陶先生說過:教育的根本任務是培養學生良好的習慣。

      我以為:良好的習慣是一個人獨立于社會的基礎,進而影響他一生的成功與幸福。人類第一位宇航員即前蘇聯的加加林,他之所以在眾多宇航員預備人選中勝出,除了其優良出眾的綜合素質之外,還有一個良好的生活習慣。經過反復嚴格的篩選,在最后幾十名預備人選中,綜合素質都非常優秀,幾乎不相上下,決策者遲遲下不了最后決斷不定期擇的決心。就在最后的關鍵階段,決策者發現了加加林有一個與眾不同的良好習慣,就是他每次進入宇宙飛船艙時,必定先脫去皮鞋,換上干凈的鞋,再進入船艙。他每次都如此,而且每次都是自覺的,從不需要旁人提醒。由此使決策者學得加加林對飛船愛護有加,將飛船交給他比較放心。后來記者采訪了加加林,問他為什么有換鞋的良好習慣?他說,這是母親要求他從小就得這么做,從而養成了習慣。顯然,養成良好的習慣是做人的規范之一。

      老子講“正以治國,奇以用兵”;饒宗頤先生則“正以立身,奇以治學”,立身做人當然要正,做學問卻要出奇制勝,做別人沒做過的、開創性的學問。這就是奇正論,也正合《周易》《論語》之說。

      我的人生座右銘是——“誠以待人,實以辦事,誠實是立身之本;奇以治學,崛以為文,奇崛乃文學之風。”誠與實是正,奇與崛是奇,這就是奇正論。而奇正的對立與互動,同陰陽的對應與互動,乃是理出一轍,相融共通的。這些,同啟鵬先生做人為文的道理,都是相互一致的。

      《周易》與《論語》在啟鵬先生的人生實踐中舉足輕重。數十年來,他不斷從中領悟到做人為文的道理,受益匪淺。

      莫言的文學創作具有明顯的鄉土性,我讀啟鵬先生的文學作品,同樣有較為明顯的鄉土性。

      從2012年8月起,在歐洲幾家著名博彩公司的贏家賠率表上,莫言和村上春樹兩人的位次不相上下。莫言最終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人們不禁要追問:莫言憑什么戰勝了炙手可熱的村上春樹?是政治?是文學?還是別的什么?當然,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并非奧運會裁判委員會,獲獎者也不是奧運會冠軍。這只是瑞典文學院十八名院士的一次集體評選與投票的結果而已。

      為什么莫言能夠擊敗村上春樹?簡單地說,就是莫言比村上春樹更為“泥土”,更有本土文化的純凈性,而村上春樹更像文化的“混血兒”,他的作品中參雜著太多的西方元素,例如從爵士樂到威士忌。他的作品較少或極少出現例如櫻花、和服、藝妓、刺身、相撲以至富士山等典型的日本符號。莫言的作品如果從中剔除如紅高粱、白棉花、抗日、計劃生育等中國符號,恐怕就難以成為好作品。這就是說,莫言的作品具有強烈的中國色彩和民族性、鄉土性。

      莫言的作品,是建立在高密東北鄉文學王國基礎上的,一直以來,他都以故鄉為立足點,深入地探索、反思和表現社會底層民眾尤其是農民的苦難生活。他也都一直對社會上的不公平、不公正現象進行大膽地揭露、辛辣地諷刺和著力地批判,這從他的一系列作品中可以充分地表現出來。

      莫言長篇小說《天堂蒜薹之歌》乃是對基層干部迫害百姓的控訴;長篇小說《生死疲勞》是對土改政策的深刻反思;小說《歡樂》是對普通村民被土地壓制得喘不過氣來、對鄉村青年的苦悶生活的社會現實的生動寫照。所有這些,構成了富有中國特色的、豐富而多元的莫言,也建造了充滿鄉土性的莫言作品系列和文學王國。

      我至今依然記得,當年讀到莫言的《糧食》《歡樂》《天堂蒜薹之歌》等作品時的心態與情境。在那嚴重饑荒的年代,一名農婦偷偷將生產隊的豆子同樣整粒整粒地一把吞進肚子,回家后再用手指伸進嘴里深處摳動喉嚨,讓豆子同樣整粒整粒地嘔吐出來,用清水反復洗凈后,煮熟,興奮地喂給頻臨死亡的婆婆和饑餓難耐的孩子們。農婦自己呢?則“死蛇一樣躺在地上,幸福地看著他們圍著瓦盆搶食”。讀著讀著,我的熱淚情不自禁地奪眶而出------

      接下來展開的情節又讓我忍俊不禁起來:農婦“血罵”蓋地鋪天而來,農婦將自己和辱罵的對象都貶低為畜生和人體器官,那玩世不恭的大肆戲謔的民間語言大風暴撲面而來,令人痛快不已。正當我正要忘情地哈哈大笑起來的時候,天堂鄉的盲歌手張扣令人難忘的歌聲又高聲響了起來:“鄉親們種蒜薹發家致富/惹惱了一大群紅眼虎狼/收稅的派捐的成群結隊/欺壓得眾百姓哭爹叫娘·····”,正是這些充滿悲苦的百姓呼聲,充滿傷痛的底層生活,充滿張力的敘事風格,充滿智慧的抒情語言,使我回味無窮,品讀再三,深深領悟了莫言作品的鄉土性。

      莫言在《紅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歡樂》《酒國》《檀香刑》《豐乳肥臀》《生死疲勞》《蛙》等作品中,以一個中國作家特有的立場、觀點、經歷與方式,有效地介入了中國社會尤其是鄉村的生活現實之中。

      莫言的作品,不僅傳達了古老華夏的文化傳統與人文精神,更重要的是形象生動地見證了當代中國社會的變遷、改革與發展。這位中國農民的忠實而又智慧的兒子,用他那文學語言的鋒利犁頭,犁開了古老的中國鄉村那由于苦難與創傷而久久沉默著的土地,從憨厚的大地深處挖掘出多姿多彩的文學礦藏,經過反復的冶煉與加工,終于制造出一部部優質的文學作品。

      啟鵬先生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傳揚了中國的文化傳統與人文精神,以及故鄉那海濱鄒魯的文明之風,并且比較鮮明地體現了鄉土特色。例如,他的小說《老先生》就是從故鄉鮮活的生活中來的,不論是老先生,還是其他幾位老師,都寫得活靈活現,很有個性,很有特色。啟鵬先生懷念一段生活,懷念一個掙扎于社會底層、飽經風霜頑強前行的普通人;懷念一段雖然單調、寂寞卻不乏溫馨、亮麗鏡頭的生活。由此而創作出一部充滿鄉土氣息的小說。小說中,“老先生”“數學黃”“英語佬”“藝術家”“工友張兄”等人物,各有各的命運、個性和鄉土性。小說還披露了教育界發人深思的“三長”現象,即教師隊伍中有“頭發長、胡子長、鼻涕長”的奇特現象,這是教師不斷離隊出走的必然結果,是社會轉型期非常無奈的現象。

      莫言筆下的中國大地和他的故鄉高密東北鄉,乃是苦難與歡樂、傷逝與希望、古老與新生交織在一起的土地。

      莫言后期在對鄉土資源的把握上,不再像《紅高粱家族》那樣,好像是拔起蘿卜帶起泥來的那種寫作,鄉土的氣息特別濃郁,而是在作品中逐漸有了城市的視角,甚至于與鄉土拉開了些許距離。這是所謂的現代化帶給世界文學的非常可悲的現象之一,他使我們失去了許多傳統意義上的價值與幸福。對于鄉土資源的把握,啟鵬先生大致也經歷了這樣的一個過程。

      當然,莫言的經歷更為典型。

      啟鵬先生在創作實踐中也是在不斷地努力增強鄉土觀念,使自己對鄉土的情懷不因為有了城市的視角而減弱,相反,由于有意識的努力,在他后來的作品中,鄉土的情懷更強烈,更豐富,更堅定。

      莫言的作品尤其是小說,在長滿荒草與荊棘叢的鄉野中披荊斬棘,開山劈嶺,為廣大讀者展示了一個充滿生命力的苦樂交混的鄉土世界。他努力構建的文學王國“高密東北鄉”,向世人展現了一個真情實感的豐富復雜的激動人心的鄉土世界,從而成為中國社會的一個精確無誤的令人信服的鄉土縮影。

      而啟鵬先生經過三十多年的努力,也逐步建立了自己的文學王國和鄉土世界。

      在這個舉世矚目的鄉土世界中,我們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肯定與否定兩個方面同在,人生的歡樂與苦難同在,人生的真善美與假惡丑同在,值得我們去深思,去探索。人們幾乎都公認,莫言有著深深的鄉土情懷。然而,莫言自己后來卻慢慢在淡化。他在獲得諾獎之前就曾經對人說,他現在對城市經驗已經很重視了,而且在作品中已經有非常好的體現。莫言不說具體的城市如上海、香港、廣州、北京等,但他對大城市的生活已經有較深的理解了。我想,這也體現了莫言的智慧、能力和某種堅持。他的堅持表現在,雖然莫言已經身在北京多年,親身體驗了大城市的生活,并已有了相當的理解和關注度,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看法。但是,他卻將這樣的城市經驗最終轉換成另一種角度來思考中國和高密東北鄉的鄉土現象與鄉土內涵,從而在作品中更典型更深刻地表現鄉土。

      啟鵬先生也有著相似的經歷與體驗。

      啟鵬先生的作品提醒我們,現代文明尤其是城市現代文明當然很好。現代文明中的鄉土文明也很好,鄉土文明是城市文明不可替代的元素。我認為我們現在更應該從現代文明的角度去思考傳統文化、思考鄉土文明,思考在現代文明的大背景下如何更好地保護、支持、關注和發展鄉土文明,讓鄉土文明日益成熟,日益燦爛,而不是相反,這才是鄉土文明要走的正確道路。

      莫言始終從文學的角度保護、發展和宣揚著中華民族的鄉土文明,這是非常可貴的。這種努力體現了莫言的鄉土情結,體現了他的聰明才智,也體現了他和他的作品的重要價值。莫言對鄉土文學的堅持以及他從城市文明的視角對鄉土文學拉開適當距離的判斷和抒寫,為新時期的鄉土文學注入了新的生命力,更彰顯了莫言的鄉土性。

      啟鵬先生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努力。

      莫言從來都是民間文化的熱情吸收者,他同時也學習、借鑒、吸收著外國文化,不過前者更加突出。他對已經融入鄉土的一切文化元素都在不斷地充分地吸取,并有效地轉化為自己的元素。他是自己所生活的土地上最有活力的文化吸收者、傳承者和推廣者。

      常年住在深圳和北京的啟鵬先生,也比較注意學習、借鑒、吸收外國文化,并應用到自己的文學創作實踐中。

      莫言說,他從小在父母、親人、鄉鄰那兒接受的故事和信息,后來都漚化在他的作品中了。這些來自鄉土的人物與故事是最有生命活力的。通過莫言的作品,我們能夠看得到他對自己這塊土地上所產生、所承載的許多東西,比如神話、童話、傳說、民間故事等等,莫言都取其精華,運用到文學創作中。

      啟鵬先生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作家有效地自覺地吸納鄉土元素,為自己的創作所用,使作品具有較為鮮明的鄉土性,乃聰明之舉。

      著名的精神分析學奠基人弗洛伊德是人類思想史上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一生一直進行著生理學和心理學研究。《釋夢》是他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他在心理學上做出巨大的貢獻。他強調人的潛在意識在人的行為中的極端重要性;他發展了精神分析技術;他創造了關于人的個性的理論,簡化了關于不安、壓抑、沖動的心理學理論。他卓絕的學說、治療技術以及對人類心理隱藏的那一部分的深刻理解,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心理學研究領域。他創立的學說,從根本上改變了對人類本性的看法。

      尤其是,他還提出了許多具有世界性應用價值的術語,如“本我”、“自我”、“超我”等。

      把每個人的“我”分為“本我”、“自我”與“超我”,這是弗洛伊德的三我分立學說,是他對人類如何認識自身的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作為一個自然人的“我”,乃是客觀存在的個體,“我”的大小高低、好壞優劣,是明明白白擺著的,既不能擴大縮小,更不能黑白混淆,這就是“本我”。以“本我”為藍本,對內,每個人對自己的認知便形成“自我”;對外,社會和家庭各類人對“本我”的評價便形成“超我”了。“自我”的要求在自知之明;“超我”的要求在知人之明;“自我”與“超我”越接近“本我”越好。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對于一個自然人來說,“本我”、“自我”與“超我”常常是有所不同的三個概念與內涵。

      一個人在其一生中,“自我”與“超我”很難完全回歸到作為自然人的“本我”的根本上,當然這三個圈圈更難重合在一起。因此,無論是誰,在其一生中都必須不斷地認識自己,而人們同樣必須不斷地認識他。說是蓋棺定論,卻常常是蓋棺后還不能定論。千秋功罪,仍須由世人評說!

      幾十年來,啟鵬先生和我一樣,一直在“本我”、“自我”與“超我”的軌道上躑躅與徘徊,希望自己努力從“自我”與“超我”的影子中走出來,回歸“本我”,可是談何容易啊!生活、學習與工作,家庭、學校與社會,賦予我眾多的身份與角色。我常常從這些身份與角色出發,例如兒子、丈夫、父親、爺爺、學生、老師、知識青年、一般干部、領導干部,等等,以自己習慣的邏輯思維方式去思考自己,認識自己,問問自己到底是誰,是怎樣的一個人,從何而來,又將走向何處,為什么活著……試圖回歸“本我”。我在三十而立時并未全立;四十而不惑時仍有不少困惑;五十而知天命時尚未知天命,也未全達自知之明;

      不過,“本我”、“自我”與“超我”之間的關系總比先前厘清了一些。

      我想:如果“超我”大于“本我”而“本我”又大于“自我”,這就是人生理想的生存狀態;如果“自我”大于“本我”而“本我”又大于“超我”,這就是人生糟糕的生存狀態;如果“自我”小于“本我”而“本我”大于“超我”,這就是人生過得去的生存狀態;如果“自我”大于“本我”而“本我”小于“超我”,這就是人生更加過得去的生存狀態。我呢,我的生存狀態還算過得去吧。啟鵬先生的生活與創作也印證了這一點。

      洪荒大造先,浩浩無窮紀。太始未有人,誰人為父子?《清順治皇帝醒世碑記》中寫道“來時糊涂去時悲,空在人間走一回。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朧又是誰?不如不來也不去,來時歡喜去時悲。悲歡離合多勞心,何日清閑誰得知?”消極卻又清醒地提出對于生命行程與生命本質的疑問。誰是我?我是誰?為何而來為何而去?這亙古的天問誰來回答?啟鵬先生,我,我們,我們每個人。

      每個人都應當在“本我”、“自我”與“超我”的三重家門里認真地不斷地尋找本真的“自我”。啟鵬先生和我在歲月的風云中,不停地撥開“自我”與“超我”的迷霧,不懈地追尋著“本我”。

      尋求“本我”,對于啟鵬先生和我,都是一輩子的事情。

      【作者簡介】:林繼宗,男,中國學術發展科學研究院客座教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際潮人文學藝術協會會長,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學術顧問,美國風笛詩社成員,國際潮人文化基金會榮譽董事長,中華散文網創作委員會副主席,廣東省潮汕文學院院長,《中國作家》簽約作家,中華詩詞博士,原廣東省作家協會理事、汕頭市作家協會主席,潮汕星河獎基金會名譽會長。已經出版各類文學專著21部,共1036萬字,先后獲得全國大型征文活動優秀系列長篇小說一等獎、中國散文精英獎、中國作家協會創作年會一等獎等國際、全國、省部級等各類文學獎106項。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