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宏大與細微

    散文集發表于2020-07-02 13:35: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宏大與細微

      ——讀林繼宗系列長篇小說《魂系潮人》(五部曲)有感

      王亞洲(龔人)

      當收到文友林繼宗先生寄來的“詩化散文式系列長篇小說”《魂系潮人》(五部曲)的時候,我頓時驚呆了。五本厚厚的大部頭足有十來斤重,捧在手里沉甸甸的。這猶如史詩般的皇皇巨著,是作者二十六載嘔心瀝血的結晶。我懷著敬佩與好奇,細細地品讀起來,歷時近四個月,感慨良多,收益頗豐,寫出如下讀后感與文友們分享。由于水平有限,難免掛一漏萬,以偏概全,不及專家教授的評論系統全面深刻透徹,不到之處請作者和大家指正。

      林繼宗先生原是廣東省作家協會理事、汕頭市作家協會主席,現任廣東潮汕文學院院長,是潮汕文學界的領軍人物(2017年榮獲“中國當代文藝領軍人物”稱號)。他的創作實踐及作品一直備受關注,尤其是作為其重要的代表作系列長篇小說《魂系潮人》,更是贏得一片贊譽。見仁見智,眾多文友已分別從主題思想、審美情趣、文體特征、敘事結構、語言風格及區域文化特色等多方面進行了評論,我僅是作為補充,以“宏大與細微”為題,對他的文學創作成就和藝術風格談點感受。

      一

      作者的這一文學巨著給人的第一感覺是宏大。具體表現為:

      總攬題材的大氣魄。詩化散文式系列長篇小說《魂系潮人》,是迄今為止我接觸到的部數最多的系列長篇小說。《魂系潮人》共有五部261章,1217節,282多萬字,結構、人物、情節、意境、氣韻與語言前后貫通,一脈相承。這是一套自傳體的紀實性的小說長篇系列,全書以“我”為敘述主體,講述“我”的成長過程和生活經歷,“我”的家庭內外,發生在“我”身邊的人和事,我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由于“‘我’的艱難曲折的成長是與國家坎坷的命運遭際交合在一起的”,“以個人的命運折射出社會的發展與時代的變遷”(黃景忠《奔流的生命長河》),因此就不僅僅是作者個人的自傳,而是反映了整個國家的歷史,是“將個人的生活體驗轉化為民族的共同記憶”(段平山《個人的生活體驗與民族的共同記憶》),展示給讀者一幅氣勢恢宏、波瀾壯闊的社會歷史人生的畫卷。而如果只是個人自傳,就沒有多大社會意義和價值了。林繼宗先生比我大四歲,是六六屆老高三,我是六六屆老初三,我們同屬“老三屆”,所處的時代相同,遭遇的社會大事件也基本相同,我們見證了共和國的歷史,作者的成長史也是整個國家的發展史和整代人的成長史,創作的意義就顯得十分宏大和深遠了。

      魂系潮人的大情懷。作者的題材選擇是寫潮人。為什么要寫潮人呢?首先是潮人值得一寫,“世界上的潮人達到五千多萬,分布于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形成了具有獨特歷史背景、經濟紐帶和文化底蘊的種群,不論其具備的智商、情商、智力與活力,還是其擁有的資源、財富、文化與人脈,其成就其貢獻其影響均為世界所矚目。”其次是有著強烈的愿望和深切的愛,“我熱愛生我養我的故土,熱愛生于斯長于斯工作于斯的汕頭市”,“我熱愛生我養我的潮人,熱愛生于斯長于斯工作于斯的潮人社會”,“潮人,一生一世的恩人;潮人,一生一世的親人;潮人,一生一世的情結;潮人,一生一世的文緣!”(作者《魂系潮人》總后記)作者懷著一顆對故土、對潮人的感恩之心,將寫潮人和潮人文學視為責無旁貸的責任,視為文學創作的最大樂趣,滿懷激情地去書寫潮人,謳歌潮人,抒發的是一種大愛,一種大情懷。

      《魂系潮人》的第一部《家園》,作者寫了自己的童年,自己的父母親,寫了和自己一起生活的潮人,但是要表現的絕不僅僅是自己的小家,更不僅僅是自己,而是從“家”和“我”的原點出發,向周邊輻射,向社會和自然輻射,向潮人世界輻射,寫的是潮汕這個大家園,是潮人這個大社會。后四部長篇小說《海島》(潮籍知青在海南)、《港灣》(汕頭港)、《潮人》(身邊潮人和世界各地潮人精英)、《海緣》(與海的緣分),也是從我寫起,向周邊輻射,向社會和自然輻射,向潮人世界輻射,從而更全面、更深刻、更別致地表現潮人。潮汕作家人才濟濟,出書者眾多,而像作者這樣寫潮人的卻是第一人。我在潮汕生活了十五六年,深深被潮汕人所感動,也被林繼宗先生這樣的潮人作家所感動。

      整合文體的大手筆。作者沒有循規蹈矩地按照小說穩妥的傳統寫法來創作《魂系潮人》五部曲,而是將文學的三大體裁小說散文詩歌有機地整合到一起,形成了這種詩化散文式系列長篇小說。小說中,并不是刻意追求人物與故事的完整性,而是在謀篇布局上,把內容相聯系的小說、散文、詩歌聯結在一起,在文體上,小說里更多地揉進散文、詩歌的因子,這樣就形成了作者自己設想與期待的藝術風格:在向讀者展示人物與故事時,能夠呈現更多的詩歌與散文的語言,隱含更多的詩歌與散文的意境,抒發更多的詩歌與散文的情韻。這樣無論不同體裁還是不同因子的融入,不僅使小說的內容更豐富多彩,也使這種跨文體寫作結構更舒緩有節奏,意境更深遠開闊。作者這種大膽的嘗試與探索,顯示出掌握運用各種體裁的超凡能力,不愧文學創作的大手筆。中國作家協會陳建功副主席給予了熱情稱贊和充分肯定:“系列長篇小說的詩化與散文化,是對長篇小說有益的嘗試,是新的文學創作實踐。”

      二

      與林繼宗先生文學創作宏大的整體風格相媲美的,是他在具體的作品篇章中所表現出來的細微功夫。

      細致入微的描寫。洋洋數百萬的五部曲是靠一章一節一段一行地疊加累積而成的,是運用各種文學手段和表現方法一字一字地寫出來的。要想使小說的人物與事件生動感人,吸引讀者,就離不開認認真真的描寫,請看《魂系潮人》在這方面的精彩之處。

      以第二部《海島》為例。貧窮饑餓的知青點,對生物圈中野生動植物的毀滅與圍殲,必將遭到可怕的報應與報復。書中運用場景描寫、動作描寫、心理描寫,講述了驚心動魄、慘不忍睹的“人豬搏斗”:

      ——連隊大食堂的木門正被什么龐然大物瘋狂地撕咬著、震撼著!天哪,十幾頭巨大兇猛的公野豬!這次怎么這么快就來報復,而且規模空前,攻勢猛烈,為什么?!小野豬立時報喪?野豬一路滴落的鮮血指引復仇路線?母野豬生前深受這群公野豬的寵愛?肯定是。沒時間多想了,譚石才抓起獵銃,沖出門外。

      ……正當野豬們瘋狂沖擊食堂大門的時候,譚石才打響了第一槍,他瞄準領頭的大野豬一擊,打中了它的臉頰,它嘶吼一聲,帶傷猛撲譚石才,譚石才再擊已來不及,剎那間操起一把明晃晃的山刀,當頭猛劈,可惜不中要害,野豬皮又特別厚,只傷其表,這更激怒了燃燒著復仇火焰的大野豬,它拼足全身力氣撲將過來,幸而初燦光朝其側后射了一槍,打中它的肚子,它慘叫一聲,回頭猛撲初燦光,譚石才又趁機一刀,我則用獵銃一槍接一槍地發射。這時候,又一頭野豬沖將過來,直指譚石才背后,于仁用獵銃連開兩槍,只傷及野豬皮肉。眼看野豬就要撲到譚石才背上,于仁大吼一聲,操起一把閃亮的山刀,沖了上去,對著野豬一陣猛砍猛劈。他仇恨野豬,正是野豬事件暴露了珠碧江后灣的莊稼地,使他吃盡了苦頭,至今仍然精神分裂,人不像人。在他瘋狂的刀光中,那頭野豬多處受傷,血肉模糊,一只耳朵也被劈了下來,但卻沒有傷及要害。人瘋狂,豬更瘋狂,它張開血盆大口咬掉了于仁的山刀,而失去山刀的于仁非但沒有后退,反而沖上去抱住豬脖子就咬,發瘋的野豬睜著血紅的雙眼扭過頭來。呲著獠牙,一口就咬斷了于仁的喉嚨,又一口撕開了于仁的肚皮!這時,不知誰連放了幾槍,那頭兇惡的野豬翻滾在地,拼命掙扎,我們十幾人猛沖上去,亂刀將野豬砍死。可是,于仁已經斷了氣息,腸胃從肚皮撕開的大口子中溢了出來,喉嚨和肚子血流如注,而他卻圓睜著雙眼,嘴里還咬住一撮豬毛!于仁啊,你何等慘烈,何等悲壯!……(第二部第75頁)

      再看景物描寫與刻畫人物、敘述事件緊密聯系。在第三部《港灣》里,阿海和三狗命運再次糾纏在一起,海上跑運輸的三狗為巴結理貨的阿海而勸酒,覺醒了的阿海“要留清白在人間”,正直做人,斷然拒絕:

      輪邊的激浪,撞碎了阿海的遐思……

      “今年番薯不是去年芋了,你還想給我酒錢嗎?不,我戒酒了!我要抽煙,連一包都不滿,太少羅!我要一口氣抽光!哈哈哈……雙喜……好煙……雙喜……”阿海喝醉酒似地叫著,又劃亮了一根火柴。

      “阿海!你還像不像人,你……唉!”

      “我不像人,在你眼里,我從來都不像人。我是吃了你的草料,就替你拉木頭的水牛;吞下你的芭蕉,就為你翻跟斗的猴子!我喝你的酒太多了,酒瘋了,哈哈哈……”

      阿海點著特制的“香煙”,狠狠地抽了一口。沒有煙霧。“呸!”他憤然吐了一口痰,連同多年的積憤。

      “呸!發霉的,全霉啦!”阿海叫著,把嘴里的“煙”,“雙喜”煙盒里的“煙”,全撒進海里!

      海,憤怒了!它掀起一排排巨浪,擂動雄渾、低沉而憤怒的鼓點。天上的星星和海面的燈火,一齊為之瞠目。

      海風,氣呼呼地推動一個接一個的浪頭,朝三狗的小木船撞擊。被海風撕碎了的浪舌,灑潑了三狗一臉面,灌進了他的脖子與胸口。

      三狗被濺醒了。他不顧風浪的扭打與嘶叫,一頭扎進海里,沖向那在波峰浪谷間浮蕩的“香煙”……

      阿海滿是揶揄的笑靨:“哈哈哈,哈哈哈,我喝多了,醉了,瘋了……三狗,你……”

      阿海看見,“落湯雞”三狗被人拉上民船……

      民船開動,漸漸遠去,那渺小的影子,很快沒入黑暗的海灣之中。

      海,醒著。

      海風笑了。海浪笑了。海流笑了。阿海笑了。可是,轉眼間,他的眼眶里卻涌出了淚水——熱的,酸的,咸的,苦的。(第三部第419頁)

      第四部《潮人》也不乏景物描寫與人物刻畫的自然融合、相互襯托:

      大海像善良而憂患的母親,在深沉地嘆息。迷蒙的月輝仿佛是戛然止舞的嫦娥仙子那蛋黃色的長裙,凝滯,低垂,籠罩著浩瀚煙茫的臺灣海峽。海風宛如懂事的小姑娘分擔著母親的憂愁,緘口斂足。滿冠吐金的相思樹默默地站立在海岸上。鄭義泰解衣襟佇立在樹下,與相思樹一道,眺望海峽遙遠的彼岸,目光灼灼,情思綿綿,愁神幽幽。突然,他似乎望見黑沉沉的高雄港,飄飄忽忽地駛出一艘船,站在船頭影影綽綽的,正是王阿珍!是么……不錯,正是她!看,蚌貝形的臉,嘴左角還是那只黑痣,劉海與鬢發松飛,只是變得單瘦了,皮膚更加棕黃……此刻正鼓圓雙眼,蹙眉翹望。她終于發現了鄭義泰,猛然張開雙臂,忘記眼前是茫茫大海,奮不顧身地撲將過來。鄭義泰正待傾身扶接,身子卻已側撞著相思樹干,定神一看——高雄港早已倏爾而逝,王阿珍也連人帶船湮沒了,只留下滿目的粼粼光波,浩渺無際……(第四部第1頁)

      在語言描寫上,作者在人物對話的一些章節中有意使用了潮汕方言,這不僅符合人物性格,也貼近生活,相信潮汕和閩南的讀者讀起來會感到親切可信,視汕頭為第三故鄉的我,讀著也有一種親近感。請看第一部《家園》第38章第163節:

      門鈴響起,打斷徐熙的話。徐熙起身開門,見是鄰家的肖姆,便笑著親熱地拉著肖姆的手:“哎呀,是肖姆呵,那么湊巧,又遇見你啦,坐,食(喝)茶。”

      肖姆:“我是聽見你來父母厝(家)內,專走過來看你個(的)。”

      杜應林、應林嫂:“那就猛猛(快快)坐,食茶。”

      徐熙:“那么孬意思,我過去你家內坐正著(才對)哩。”

      肖姆撫摸著徐熙的后腦勺,疼愛地說:“平樣平樣(一樣),阿熙過好惜(太可愛),同(從)你做姿娘仔(小姑娘)就會賢,肖姆就惜你。可惜肖姆我無福氣,無變(沒辦法)娶你做媳婦。”

      應林嫂:“哎吆,肖姆你咧過會惜奴仔(小孩)。”

      “肖姆真是俺厝邊的大好人。”杜應林翹起大拇指。

      “肖姆呀,我給你說得真有些不好意思。”徐熙羞澀地笑著。

      肖姆吃驚地發現:“哎呀,看定著(清楚),正知(才知道)阿熙你么比上次瘦了。家內家外,都是你操勞就太忙啦,累瘦了。”

      應林嫂:“肖姆,食茶猛。”徐熙將茶端到肖姆手里。“這船(這下子)正在教示阿熙著聽老人的話。”

      肖姆邊喝茶邊應聲:“是呀,你爸你媽的話,你是著好好聽呀,大人都是為你好。”

      應林嫂:“伊不聽我的話,還‘甲爐’著(以后大大地要)瘦喏。”

      杜應林:“伊阿媽叫伊甲(和)善輝有事商詳,多甲伊阿媽通氣。伊阿媽甲我有乜事么就好相輔伊人(他們),伊人么就免那么操心,也好集中精力去職場拼搏。”

      “別人勿說,你這個老仔婿么就有體會,這么多年來,沒有我老母、您老丈母娘操持家內事,你這個老仔婿有好做快活人嗎?厝邊頭尾(左鄰右舍)誰人不知,你阿杜一返來內(家里),么就甲神仙平樣。”應林嫂又得意了,頗有邀功之意。

      杜應林:“是呀,那無(否則)我做年說多著(怎么說都應當)感謝老丈母娘甲你呵。又做快活人,夫妻又和睦,妻賢家和順,家和萬事興哩。”

      肖姆郎朗發笑:“哎呀,照生(這樣)聽了就清心哩。應林嫂呀,‘個安’(這個丈夫)當面總呵夥你(夸獎),你真有福氣呀。俺老(我丈夫)珍時(什么時候)北(曾經)當面呵夥我?”

      應林嫂笑呵呵:“也有哪,呵夥到無人知哪。”

      肖姆也笑呵呵:“少喏,少喏,說了笑死人啦。”

      應林嫂:“林呵,你禾(就)甲阿肖姆介紹一下俺這幾十年來,是做年(怎么)做到夫妻恩愛、家庭和順、事業有成的。”

      杜應林憨憨地用手撓耳朵,摸脖子,不好意思了:“哎呀,多不好意思說咧,那你代表全家人和我向阿肖姆介紹就好哪。”

      徐熙端茶給母親:“阿媽你說就好哪,來,我就負責甲你端茶,說哪。”

      應林嫂若有所思地說:“哎,這幾十年來,說到直(最后)就是我老母親個功勞。伊老人家為我們這個家操碎了心哪。不然阿林甲我做有變(辦法)在社會上做成一點事?老人家惜阿林還惜過自己個(的)走仔呀。不相信可以問阿熙。這個就叫做丈母娘——”眾人異口同聲地接話:“——惜仔婿,惜到連命都勿!”

      這樣用方言敘述,是不是更有“家園”的情韻?

      運用劇本人物形式,變敘述語言為敘述人語言,是作者語言描寫的獨到之處。第四部《潮人》第46章至第51章,是用第一人稱展開情節。父親柳成河喪妻一年后,欲與蕭侯蘭結合,遭到女兒柳玉琴三姐妹的反對,蕭侯蘭苦等七年才開始與朱老師交往。柳成河帶著受傷的心靈到了小島航標站,遇上了漁村女子姚菲。姚菲潑辣能干,給柳成河在生活上很多幫助,兩人漸生情愫,可是柳玉琴從心里不希望有這個“半文盲的、粗野的、當小販的媽媽”,還要阻攔父親,但是,柳成河已經鐵了心,不再軟弱了。柳玉琴也意識到了,“如今,再不是九年前了,爸爸的頭發已經灰白,背似乎也有點駝了,而且總是咳嗽著。是啊,他再也經不起折騰了!”小說分別用柳玉琴、柳成河、蕭侯蘭、姚菲作為第一人稱“我”,來敘述故事,展開情節。這樣的敘述方式顯得更真實生動,心理描寫通過內心獨白的形式效果也更佳:

      柳玉琴——人到多少歲才失去愛的權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爸爸是在44歲的時候,被我們奪去愛的權利的。可那個時候,我們姐妹仨,確實是想捍衛人類的一種神圣情感,是想維護東方家庭的傳統的純潔性呀!想不到,為了維系原來的家庭結構,作為子女,我們竟傷害了爸爸在道德范圍內的圣潔的情感,破壞了即將組成的正當、合法的新家庭!(第428頁)

      柳成河——姚菲劃著船漂來,朗笑著。蕭侯蘭摘下了眼鏡,沉思著。阿琴抱著骨灰盒,哭泣著……

      三個形象,在腦的屏幕上浮現著,隱沒著,疊印著,更替著……

      漸漸地,阿琴的形象越來越鮮明,越來越高大,姚菲與蕭侯蘭的形象被她壓迫到角落里,越縮越小,幾乎要被遮沒了……

      阿琴,阿娟,阿林,六只眼睛,淚如泉涌,淚如雨下。淚水從她們的腳盤漫溢起來,漫著,漫著,眼看就要漫到骨灰盒了……

      “哎呀!”我驚出了一身汗水,從床上翻身坐起。

      我的心像受驚的兔子一樣慌亂地蹦跳著。(第449頁)

      蕭侯蘭——“你是真心實意的人。”我夸她。

      “你呢?你不真心?”想不到姚菲立即把臉一拉,叫起來,“成河兄是個難得的男子漢,你要就要,不要還有別人要!別耍弄我,做人要憑良心……”

      良心?又是良心!難道做人的起碼良心我都沒有?你把我看成什么人?

      被恥辱感激發了的往事……九年前的往事,像瀑布一樣在眼前傾瀉。說!給她說說!讓她明白我蕭侯蘭到底是哪號人,明白現在的年輕人是怎樣干涉父母的再婚的!說不定她以后也會嘗到這樣的味道……(第457頁)

      姚菲——醫院里,還有這么美的小花園。美是美,這里的氣味總是很難受,還是漁村、海上和海島的空氣好。我真高興,成河兄越來越看得起我了。可是,想到事情要當真,我又怕了!真的!別的我不缺,就缺字。一個懂十船字,一個懂不到幾斗字,能在一起白頭到老嗎?阿琴的話,說不定還是對的呢……

      唉,我不配,真的不配……要是蘭姐能夠回心轉意,她是比我強哩……要能那樣子,成河兄也算有了個好著落。他好,也是我的好……

      想到這里,禁不住一陣心酸,眼眶也熱了起來……唉,做人真難!(第464頁)

      細小生動的細節。沒有細節描寫,就沒有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個性的人物形象。成功的細節描寫能使情節更生動,更能抓住讀者。作者善于利用細節表現人物,突出主題。

      第一部《家園》第37頁、第195頁都寫了老阿姆給“我”一角三分錢的細節,這一細節彰顯了海邊人家的善良品格和友情:

      ……有一天,我聽到“篤篤篤”的敲門聲,開門一看:呀,一位滿臉皺紋、纏著小腳的老阿姆,這不正是家鄉的老鄰居葵姆嗎?我親熱地拉著她的手,迎進門來。老人家已經年近九旬、步履蹣跚了。她顫巍巍地從懷里的小布包中掏出帶著體溫的一角三分錢,塞到我的手心里,說:“阿宗仔,你留在老屋的那半桶蚌殼,我把它賣了,這是賣得的錢,你拿著,好買紙筆用。”我不肯要,她笑吟吟地硬是塞進我的小口袋里。她,捎來了鄉情,又帶著溫馨走了,那古樸而佝僂的背影永遠地走進了我的記憶里。捏著這一角多錢,沉甸甸的,總不舍得花,讓媽媽存了起來。四年之后,93歲的老葵姆辭別了人世。我含著淚水,讓媽取出那一角三分錢,又加上自己零花積存的幾角錢,添在媽媽的錢里買祭品。

      還有第157頁,寫的是送錢給路邊獻藝的小兄弟倆的一個細節,表現了“我”與小兒子富有同情心的這種人性、人情之美:

      陪孩子專注地觀看了一會,給他留下一塊錢,“等下收錢時,你就送給他倆。”我回家做飯去了。

      少頃,孩子回來,手里還捏著那一塊錢。

      “你沒送小哥倆?”

      “我……舍不得。”孩子低下頭。

      “唉!他們比你還小,你就……”我動了氣。

      小瀚臉一紅,轉身朝那路邊的方向跑去。

      我隨后又跟了去,小瀚大大方方地給了一塊,我又送了兩塊。

      回家,一家人和著慨嘆吃飯。那小哥倆的精神,不正是包括小瀚在內的家家戶戶的“掌上明珠”所需要的嗎?

      剛放下飯碗,小瀚又從他的零花錢中抽出三毛錢,捏在手心,朝那充滿魅力的路邊奔去……

      在《魂系潮人》五部曲中,運用一個個細節表達真實情感的例子不勝枚舉。

      細膩深切的情感。詩化、散文式尤其擅長表達豐富的情感。系列長篇小說通過作者獨具一格的筆觸將鄉情、親情、友情、愛情等情感揮發得淋漓盡致,著實達到了魂牽夢縈、情真意切的程度。

      作者并不刻意追求文字的華美,而是把抒發真情放在行文之首。真實、真情實感才能使人覺得親切可信,受到感動,產生共鳴。在第一部《家園》中,表現親情的系列文章最能打動讀者,比如對母親、父親的緬懷,對遠在香港的大姐的思念,都是“通過點點滴滴、枝枝節節的生活細節的描寫去表達這種真摯的感情”。(黃景忠《奔流的生命長河》)

      友情加親情的章節同樣感人肺腑。白發人老良姆送黑發人段新光,痛不欲生,多虧鄰居濱海夫婦照顧。在亡子的第一個夜晚,老良姆痛定思痛,在立柜小抽屜掏出一個小木頭人,雕刻的是段新光的生父。老良姆在路邊撿到段新光時,從嬰兒的襁褓中發現了小木人。原來段的生父是個木雕匠,臨死前給年僅周歲的女孩和尚在母腹中的新光兒刻了一對自肖像,一個給姐姐,一個留給段新光。母親養不起孩子,把他們放在路邊自己遠走他鄉。二十多年來,老良姆一直在為養子尋訪骨肉親人。“現在,新光兒匆匆走了,只看到生父的木頭像,而生母和胞姐,卻一眼也未曾見過啊!唉,兒你不該走呀!老良姆想著想著,禁不住又失聲慟哭起來。”“老良姆醒來時,已經躺在床上。只見坐在床沿的濱海嫂又驚又喜,從小暖瓶里倒出冒煙的紅糖濃茶,添在碗里,用湯匙一口一口小心地喂她,老人長嘆一聲,精神緩緩恢復過來。”老人手指立柜,要濱海嫂打開拿出木頭像。濱海嫂見到木雕像,頓時驚愕,她掉頭跑回家,又拿出一個木雕像,兩個一模一樣。原來,濱海嫂是段新光的親姐姐!

      “媽媽!”濱海嫂脫口叫了一聲,埋頭痛哭起來,聽她訴說,老良姆才知道,新光姐弟倆一起被遺棄在路上后,被濱海嫂養母發現了,因為自己生育五胎全是男孩,所以只拾個女的,可又舍不得小男嬰,正在躑躅,遠遠看見有人走來,便把男嬰抱在路中間顯眼處。回家一想,才領悟到男、女嬰必是胞姐弟,生活苦點也得把兩個都養起來,免得他倆骨肉分離。可是回到原路揀時,男嬰已經不見了,養母像做了一件虧心事,后來常常在濱海嫂面前自責,并到處打聽男嬰的下落,可惜杳無音信。

      濱海嫂出嫁時,養母特別吩咐她將木雕像帶著,以便偶有胞弟跡象,即可以認證。她做夢也夢不到,尋訪多年的親弟弟竟是新光。活著不相認,死后方知親;泉臺若能去,追告弟一聲!

      “新光弟弟!媽媽……”濱海嫂情不自禁地喊道。她雙手蒙面,埋下頭,伏在老良姆肩上,抽抽搭搭地傷心痛哭。……(第四部《潮人》第六章第50頁)

      再看對愛情的表述。第三部《港灣》中,小史與林珍的愛情,第四部《潮人》中,段新光與趙文卿,柳成河與姚菲的愛情,都寫得可歌可泣,滿懷仁愛、道義之心,令人感動不已。

      三

      林繼宗先生為什么能夠創作出詩化散文式《魂系潮人》五部曲?為什么能夠取得令人矚目的創作成就?長篇系列小說《魂系潮人》為什么能夠具有宏大與細微的藝術特色?簡言之,學習、實踐、生活是創作的源泉,讀書寫書、酷愛文學是創作的動力。

      拼命三郎的寫作。林繼宗先生是潮汕文學界有名的“拼命三郎”。無論是上山下鄉在海南島任兵團十師報道組組長,還是返城在市知青辦任職一年后長時期在汕頭港務局做黨群工作,他都始終把文學創作視為業余生活的最大樂趣。條件再苦、時間再緊,也都沒有放下手中的筆。迄今為止,他已創作出22部文學專著,總字數達到1083萬字,獲得海內外各種文學獎106項。他并非專職作家,在汕頭港務局任職直至退休期間,先后擔任集團團委書記、工會主席、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而且還有很多社會兼職,但他在創作數量與質量上并不亞于一般的職業作家。豐碩的成果取決于數十年的堅持不懈、筆耕不輟。“天才+勤奮=成功”,他不僅具有文學天賦,六歲就能寫詩,讀高中時散文就在《汕頭日報》發表,而且有勤奮寫作的干勁,僅上山下鄉的五年,就創作50余萬字。

      踐行“萬”字的研讀。林繼宗先生寫作勤奮,讀書學習更勤奮。他把書籍看作是水,自己比作魚,魚水相依,不可分離。他愛讀書,卻命運不濟,“自幼酷愛讀書的我卻欠缺讀書的命,作為品學兼優的尖子學生,由于家庭經濟的困境而在初中畢業時被迫輟學求生,去趕海、去拉煤、去謀生,而后家庭經濟略有好轉,在雙親的大力支持下,一年后重返校園。不幸的是,恰恰是輟學了一年,使我失去了高考的機會,1966年文革爆發,而后就上山下鄉到海南島。”“讀書寫書,彌補損失,成了我人生的夢想與動力。”(作者《人生——讀書與寫書》)要成為一名有作為的作家,知識積累的是必須的,要么讀萬卷書,要么行萬里路,這兩個“萬”字,他都努力地踐行了。作者不僅在幾十年的人生旅途中如饑似渴地獵讀各種科學書籍和中外名著,而且還用心研讀自然、社會、單位、家庭和人生五部大書。“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正是像海綿一樣多方面吸收、汲取營養,才做到了厚積薄發、文思泉涌。在作品行文中,不僅古詩、名句信手拈來、脫口而出,而且熟知多個領域門類的知識和中外名人軼事,信馬由韁,洋洋灑灑。我粗略地查閱,在五部曲自傳體小說和紀實性文體虛與實相結合的敘述中,作者涉獵、引用、闡述的自然和社會科學的內容就有:中外歷史(世界大戰、帝王史、汕頭發展史、汕頭港歷史沿革等)、儒家文化孔子學說、黃帝內經、易經、佛學、中外地理(著名城市、名山大川、名勝古跡等)、海洋知識(海洋動植物、魚類藻類、微生物、海難、海盜、引航史、海洋文化等)、經濟學(知識經濟、三次經濟浪潮、股票股市等)、社會學(安樂死、木桶效應、趙本山現象等)、醫學生理學(左撇子、夢的研究等)……作者足跡遍布國內外,詳寫的城市、名勝就有70多處,作者古今中外閱人無數,獨立成篇的就有30多人。

      著作等身的出書。除了《魂系潮人》五部曲,林繼宗先生還先后創作了報告文學集《魂系膠林》、戲劇集《魂系椰風》、短篇小說集《魂系海角》、中篇小說集《魂系人生》、散文集《魂系真誠》、詩集《魂系天涯》、評論集《魂系求索》、散文集《魂系神州》、系列散文集《魂系真情》、長篇生態系列散文《魂系蒼涼》、長篇小說《汕頭港》、長篇敘事詩三部曲《魂系知青》、長篇紀實文學《魂系莫言》、長篇敘事詩與散文集《知青魂》、紀實文學集《魂系流水》等17部文集。出版文集之多,在廣東省和潮汕文學界名列前茅,用“著作等身”也不為過,而且多種文體,包括了不同體裁。大量的創作,多方面的斬獲,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體會,為創作《魂系潮人》五部曲打下了扎實基礎。詩化散文式系列長篇小說的創作,就是整合多種體裁和大量題材的大膽探索和嘗試,五部曲中的人物、事件,小說人物形象、故事情節基本來源于上述文集,沒有以往的寫作和積累,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難以完成。

      林繼宗先生的詩化散文式系列長篇小說《魂系潮人》五部曲,創作成就是巨大的,藝術風格是獨特的。在學習欣賞的同時,我也提點批評建議。我以為,宏大與細微中,細微仍有不足需要改進。由于創作時間持久,章節字數過多,在內容的組織上存在重復、交叉、錯亂的現象,虛與實章節的銜接上有些不夠順暢顯得唐突,在文章質量上也有個別略嫌粗糙隨意,還有一些字詞的差錯。不過,白玉微瑕,瑕不掩瑜,鴻篇巨制中出現些小毛病在所難免。

      (作者系原汕頭經濟特區報社出版副編審、新聞主任編輯)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