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古韻冷趣

    散文集發表于2020-07-16 10:00:02歸屬于優秀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清代袁枚曾先后以詩和文紀游雁蕩名瀑大龍湫。

      有趣的地方是,同一番的心意,竟在詩與文中同時抒發出來了,誠妙不可言也:

      詩

      龍湫之勢高絕天,一線瀑走兜羅綿。

      五丈收上尚是水,十丈以下全以煙。

      況復百丈至千丈,水云煙霧難分焉。

      袁枚《浙西三瀑布記》(部分)

      后十日,至雁蕩之大龍湫。未到三里許,一匹練從天下,恰無聲響。及前諦視,則二十丈以上是瀑,二十丈以下非瀑也,盡化為煙,為霧,為輕綃,為玉塵,為珠屑,為琉璃絲,為楊白花。既墜矣,又似上升;既疏矣,又似密織。風來搖之,飄散無著;日光照之,五色昳麗。或遠立而濡其首,或逼視而衣無沾。其故由于落處太高,崖腹中洼,絕無憑藉,不得不隨風作幻;又少所抵觸,不能助威揚聲,較石梁絕不相似。

      古詩文中,以瀑為題材的,本來便不多,而同一人分別以詩以文寫同一瀑的,便更為罕見了。

      我們平時所熟知的宋詞,大多是知名的詞人所作。

      而其實兩宋還有許多知名度不高的詞人,其詞作雖少,卻不乏優秀之作。

      比如李玉,生平僅有一首詞傳世,被選入《宋詞三百首》中;還有朱服,憑借一句“而今樂事他年淚”成為詞壇佳話;金代詞人鄧千江,一首《望海潮》入選“宋金十大名曲”與蘇東坡辛棄疾頡頏;甚至不知姓名的弱女子蔣興祖女,一首《減字木蘭花》寫盡家國之痛,成為《宋詞三百首》最為悲戚哀痛之詞!

      諸如此類的冷門詞人,數不勝數,其詞既鮮為人知,其名也幾乎被歷史長河所淹沒。

      再如下面這首詞,更是宋代一位詞人唯一的傳世之作,詞冷門至極,而詞人的名字更是冷僻,甚至很少有人能讀出其名字:

      <宴清都>

      宋·何籀

      細草沿階軟。遲日薄,惠風輕靄微暖。春工靳惜,桃紅尚小,柳芽猶短。羅幃繡幕高卷,又早是歌慵笑懶。憑畫樓,那更天遠,山遠,水遠,人遠。

      堪怨,傅粉疏狂,竊香俊雅,無計拘管。青絲絆馬,紅巾寄淚,甚處迷戀?無言淚珠零亂,翠袖盡重重漬遍。故要知,別后思量,歸時覷見。

      何籀(音zhòu),生平不詳,生卒不詳,只知其為浙江人。

      何籀的這首《宴清都》雖然知名度不高,卻是寫得軟旎香醉,技法上也極為巧妙:上闋寫景,自“細草沿階軟”至“柳芽猶短”描寫春日遲遲景象,極富情韻。下闋承接“人遠”之思,抒寫閨怨情思。但抒情頗為特別,不寫相思之情,卻寫怨恨之情,真個將一個閨中思婦之怨寫活了。

    返回優秀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