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心得之五 朋友之道

    散文集發表于2020-09-08 19:38:07歸屬于于丹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一個人有什么樣的朋友,直接反映著他的為人。

        要了解一個人,你只要觀察他的社交圈子就夠了,從中可以看到他的價值取向。這就是我們經常說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人們常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朋友在一個人的社會活動中無疑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像一本書,通過他可以打開整個世界。

        但是朋友有好壞之分。良友益友可以給你帶來很多幫助,惡友佞友卻會給你帶來許多麻煩,甚至引你走上邪路。因此,選擇朋友就顯得非常重要。

        那么,什么樣的朋友是好朋友?什么樣的朋友是不好的朋友?怎樣才能交上好的朋友呢?

        《論語》里面給出了答案。

        孔夫子非常看重一個人成長過程中朋友的作用。

        孔子教育自己的學生要交好的朋友,不要結交不好的朋友。

        他說,這個世界上對自己有幫助的有三種好朋友,就是所謂“益者三友”,是友直、友諒、友多聞。

        第一,友直。直,指的是正直。

        這種朋友為人真誠,坦蕩,剛正不阿,有一種朗朗人格,沒有一絲諂媚之色。他的人格可以影響你的人格。他可以在你怯懦的時候給你勇氣,也可以在你猶豫不前的時候給你果決。所以這是一種好朋友。

        第二,友諒。《說文解字》說:“諒,信也。”信,就是誠實。

        這種朋友為人誠懇,不作偽。與這樣的朋友交往,我們內心是妥帖的,安穩的,我們的精神能得到一種凈化和升華。

        第三,友多聞。這種朋友見聞廣博,用今天的話說就是知識面寬。

        在孔子生活的先秦時代,不像我們今天有電腦,有網絡,有這么發達的資訊,有各種形式的媒體。那個時候的人要想廣視聽怎么辦呢?最簡單的一個辦法就是結交一個廣見博聞的好朋友,讓他所讀的書,讓那些間接經驗轉化成你的直接經驗。

        當你在一些問題上感到猶豫彷徨,難以決斷時,不妨到朋友那里,也許他廣博的見聞可以幫助你作出選擇。

        結交一個多聞的朋友,就像擁有了一本厚厚的百科辭典,我們總能從他的經驗里面,得到對自己有益的借鑒。

        《論語》中的益者三友,就是正直的朋友,誠實的朋友,廣見博識的朋友。

        孔老夫子又說有三種壞朋友,即“損者三友”,那又是些什么樣的人呢?

        孔夫子說,還有三種壞朋友,叫做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這三者“損矣”。這損者三友,是三種什么人呢?

        首先是友便辟,這種朋友指的是專門喜歡諂媚逢迎,溜須拍馬的人。

        我們在生活中經常會碰到這樣的人,你的什么話,他都會說“太精彩了”;你做的任何事情,他都會說“太棒了”。他從來不會對你說個“不”字,反而會順著你的思路、接著你的話茬,稱贊你,夸獎你。

        這種人特別會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細心體會你的心情,以免違逆了你的心意。

        “友便辟”和“友直”正好相反,這種人毫無正直誠實之心,沒有是非原則。他們的原則就是讓你高興,以便從中得利。

        大家還記得電視劇《鐵齒銅牙紀曉嵐》里面的大奸臣和嗎?他對乾隆皇帝百般逢迎,奴顏諂媚,幾乎無所不用其極。這就是一個典型的“便辟”之人。

        孔夫子說,和這種人交朋友,太有害啦!

        為什么?和這種人交朋友,你會感到特別舒服,愉快,就像電視劇里乾隆皇帝一樣,明知道和貪贓枉法,卻還是離不開他。

        但是,好話聽多了,馬屁拍得舒心了,頭腦就該發昏了,自我就會惡性膨脹,盲目自大,目中無人,失去了基本的自省能力,那離招致災難也就不遠了。

        這種朋友,就是心靈的慢性毒藥。

        第二種叫友善柔。這種人是典型的“兩面派”。

        他們當著你的面,永遠是和顏悅色,滿面春風,恭維你,奉承你,就是孔子說的“巧言令色”。但是,在背后呢,會傳播謠言,惡意誹謗。

        我們經常會聽到這樣的控訴:我的這個朋友長得那么和善,言語那么溫和,行為那么體貼,我把他當作最親密的朋友,真心地幫助他,還和他掏心窩子,訴說自己內心的秘密。可是,他卻背著我,利用我對他的信任,謀取自己的私利;還散布我的謠言,傳揚我的隱私,敗壞我的人格。當我當面質問他的時候,他又會矢口否認,裝出一副老好人受委屈的樣子。

        這種人虛假偽善,與“諒”所指的誠信坦蕩正好相反。

        他們是真正的小人,是那種心理陰暗的人。

        但是,這種人往往會打扮出一副善良面孔。由于他內心有所企圖,所以他對人的熱情,比那些沒有企圖的人可能要高好幾十倍。所以,你要是一不小心被這種人利用的話,你就給自己套上了枷鎖。如果你不付出慘痛的代價,這個朋友是不會放過你的。這是在考驗我們自己的眼光,考驗我們知人論世的能力。

        第三種叫友便佞。便佞,指的就是言過其實、夸夸其談的人,就是老百姓說的“光會耍嘴皮子”的人。

        這種人生就一副伶牙俐齒,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沒有他不懂得的道理,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氣勢逼人,不由得人不相信。可實際上呢,除了一張好嘴,別的什么也沒有。

        這種人又和上面講的“多聞”有鮮明的區別,就是沒有真才實學。便佞之人就是巧舌如簧卻腹內空空的人。

        孔夫子從來就非常反感花言巧語的人。君子應該少說話,多做事。他最看重的,不是一個人說了什么,而是一個人做了什么。

        當然,在現代社會,人們的價值觀有了一定的變化,有真才實學的人,如果口才太過于笨拙,不善于表達自己,也會給自己的職業和人生帶來一些障礙。

        但是,如果只會言語,沒有真功夫,那種危害比前者要可怕得多。

        《論語》中的損者三友,就是諂媚拍馬的朋友,兩面派的朋友,還有那些夸夸其談的朋友。這樣的朋友可千萬不能交,否則我們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但是,好人壞人都不會寫在臉上,我們怎樣才能交到好朋友而遠離壞朋友呢?

        要想交上好朋友,不交壞朋友,需要兩個前提:一是意愿,二是能力。在孔子的理論里,前者叫做“仁”,后者叫做“知(智)”。

        那么究竟什么是仁呢?孔子的學生樊遲曾經問過他的老師。

        老師只回答了兩個字:“愛人。”真正愛他人就是仁。

        樊遲又問,什么叫“知(智)”?

        老師同樣回答了兩個字:“知人。”了解他人就是有智慧。

        可見,我們想要交上好朋友,第一要有仁愛之心,愿意與人親近,有結交朋友的意愿;第二,要有辨別能力。這樣才能交到品質好的朋友。有了這兩條,就有了保障交友質量的底線。

        從某種意義上講,交到一個好朋友其實就是開創了一段美好生活。我們的朋友正像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差距。

        但是,也有些無心之人,老跟朋友在一起,自己卻不能對照自省。

        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史記》卷六十二《管晏列傳》里面有一篇晏子的傳記。晏子就是齊國的名相晏嬰,“晏子使楚”的故事是大家所熟悉的。

        大家知道,晏嬰是五短身材,其貌不揚,看起來樣子有點猥瑣。可是他有一個車夫,卻長得特別帥,個子高高的,相貌堂堂。

        這個車夫很有意思,覺得自己給齊國的宰相駕車很風光。而且,他覺得自己的位置很好啊:每天坐在車前面,駕著高頭大馬,而晏子卻只能在車棚里面坐著。他覺得車夫這個職業真是太好了!

        有一天,車夫回到家里,發現自己的夫人哭哭啼啼地收拾了東西要回娘家。他吃驚地問道,你要干什么?他夫人說,我實在忍受不了了,我要離開你。我覺得跟你在一起挺恥辱的。

        車夫大驚,你不覺得我風光嗎?他夫人說,你以為什么叫做風光?像人家晏嬰那樣身負治世之才,卻如此謙恭,坐在車里毫不張揚;而你不過就是一個車夫而已,卻覺得自己風光無限,趾高氣揚全在臉上!你整天跟晏嬰這樣的人在一起,卻不能從他身上學到一點東西來反省自己,這使我對你很絕望。跟你生活是我人生最大的恥辱了。

        后來這個事情傳揚出來,晏嬰對這個車夫說:就沖你有這樣的夫人,我就應該給你一個更好的職位。反而提拔了這個車夫。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么呢?這就是說,我們的周圍有很多人,他們的生活方式和他們處世態度,都可以成為我們的鏡子,關鍵是我們自己要做個有心人。

        孔夫子提倡我們結交益友,就是對我們有用的人。但這個有用并不是說通過他可以改善你的現實生活條件,相反,孔子從來不主張你去結交富豪和有權勢的人,而是要你去結交那些可以完善你的品德,提高你的修養,豐富你的內涵的人。

        大家知道,中國古代有一個山水田園詩派,這個流派的作品以表現隱逸情懷、抒發山水田園之樂為主。

        那么,真正的田園在哪里?它并不在與世隔絕的深山老林,而在現實生活之中。所謂“小隱隱于野,而大隱隱于市”,只有那些修煉不夠的小隱士才會躲到這個山那個山,很做作地修座別墅;真正的大隱是不離紅塵的,他可能就生活在鬧市之中,每天做著跟大家毫無二致的事情,但他的心中卻自有一方從容寧靜的田園。

        我們都知道陶淵明,他是田園詩創作的鼻祖,中國的隱逸之宗。陶淵明的生活條件雖極其簡陋,但他活得卻很歡樂。《南史·隱逸傳》記載說,陶淵明自己不解音律,卻蓄素琴一張,這張琴連弦都沒有,就是那么一段木頭。他每有會意,就撫弄這段木頭,說是彈琴,而且彈得很投入,把自己內心的情感全都寄寓其中,有時彈著彈著就痛哭失聲。而每每此時,那些真正聽得懂的朋友也會為之動容。陶淵明用這么一張無弦琴彈奏他心靈的音樂,和朋友們把酒言歡,然后說,“我醉欲眠卿可去”,我已經喝高了你們走吧。朋友們也不計較,就都走了,日后還是歡會如舊。這樣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這樣的日子才是真正快樂的日子,因為大家的心靈有一種默契。

        我曾經看過臺灣著名的散文家林清玄寫的一篇散文,他說一個朋友和他要一幅字,自己掛在書房里。朋友對他說,你要寫非常簡單的,讓我每天看了以后就有用的一句話。他想了半天,就寫了四個字,叫“常想一二”。那個朋友不懂,說這是什么意思啊?林清玄解釋說,大家都說這個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言者無二三”,我們就算認可這種說法吧,但是起碼還有一二如意事啊?我幫不了你太多,我只可以告訴你就常想那“一二”吧,想一想那些快樂的事情,去放大快樂的光芒,抑制心底的不快,這也就是我作為一個朋友能夠為你做的最好的事情了。

        有這樣一個來自西方的寓言,說有一個國王過著錦衣玉食、聲色犬馬的日子,天下所有至極的寶物美色都給了他,他仍然不快樂。他不知道怎樣才能快樂起來,于是派人找來了御醫。

        御醫看了半天,給他開了一個方子,說你必須讓人在全國找到一個最最快樂的人,然后穿上他的襯衫,你就快樂了。

        國王就派大臣們分頭去找,后來終于找到了一個快樂得不可救藥的人。但是大臣們向國王匯報說,我們沒有辦法拿回那件能夠給您帶來快樂的襯衫。

        國王說,怎么會這樣?必須給我拿回那件襯衫!

        大臣們說,那個特別快樂的人是個窮光蛋,他從來就是光著膀子的,連一件襯衫都沒有。

        其實這個寓言也是對生活的一種詮釋,它告訴我們,生活中真正的快樂是心靈的快樂,它有時跟外在的物質生活不見得有緊密的聯系。孔子生活的時代,是一個物質極其貧匱的時代,在那個時代真正快樂的力量,也就來自于心靈的富足,來自于一種教養,來自于對理想的憧憬,也來自于同良朋益友間的切磋交流。

        我們知道了什么樣的朋友是好朋友,還需要知道怎樣與朋友相處好。好朋友是不是就意味著要打成一片?我們經常說,誰跟誰好得穿一條褲子,這是朋友相處的恰當距離嗎?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沒有分寸、沒有尺度的事情,都會做到過猶不及。與朋友相處,同樣應當注意分寸。比如你跟一個君子交朋友的時候,什么時候說話,什么時候不說話,自己都要有尺度。

        孔子說,“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論語·季氏》)。

        話還沒說到那兒,你就出來發表意見了,這叫毛毛躁躁。這不好。大家有大家的公共話題,一定要到眾望所歸,大家期待一個話題的時候,你再徐徐道來,這個時候才是合適的。

        現在很多人在網絡上都有自己的博客,其實是急于要把內心深處的一些東西展示給人看。但過去沒有博客,大家靠說話來交流了解。大家也許會發現,朋友聚會的時候,總有一些人喜歡滔滔不絕說自己關心的事情,比如我最近去打獵了,我最近升職了。或者有一些女性朋友聚會時,有的人上來就會說我男朋友怎么樣,我的孩子怎么樣,等等。這些當然都是她特別想說的話題,但這些話題是不是大家一定關心呢?也就是說,她一個人說話的時候無形中剝奪了其他人話題的權利。所以在“言未及之”的時候喜歡跳出來說話是不好的。

        但是還有另外一個極端,“言及之而不言”,孔子說這個毛病叫做“隱”。

        也就是說,話題已經說到這了,你本來應該自然而然地往下說,可你卻吞吞吐吐,遮遮掩掩,不跟大家說心里話。這種朋友會讓大家覺得彼此心里還存有隔膜。話題既然已經到這里了,你干嘛不說呢?是自我保護?還是故作矜持?還是要吊大家的胃口?總而言之,該說的時候不說,也不好。

        第三種情況,用孔子的話說就是“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也就是我們今天老百姓所說的沒眼色。

        這個“瞽”字說得很嚴厲,就是一個人不看別人的臉色,上來就說話,這就叫睜眼瞎。你要注意了解對方,你要看看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這就是朋友之間的尊敬和顧忌。

        其實何止是朋友,夫妻之間、父子之間,難道就沒有顧忌嗎?每一個成年人都有他生命中的光榮與隱痛,真正的好朋友不要輕易去觸及他的隱痛,這就需要你有眼色。當然這跟投其所好不同,這是你給朋友營造的一個寬和與友好的氣氛,讓他跟你溝通下去。

        在世界采訪史上,有一個著名的案例。

        費雯麗在美國好萊塢拍的影片《亂世佳人》獲得了十一項奧斯卡提名之后,使她一舉成名。當這個電影風光無限,首次去歐洲巡演的時候,費雯麗乘班機降落在倫敦停機坪上。成千上萬的記者在下面圍著。

        有一個沒有眼色的記者沖在了最前面,他非常熱情地問剛剛走出旋梯的費雯麗說,請問你在這個電影里扮演什么角色?這一句話使費雯麗轉身就進了機艙,再也不肯出來。

        在對采訪對象毫無了解的情況下說的這句話,不就像瞎子一樣嗎?

        還有,在給朋友提建議或忠告的時候,雖然你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也要把握分寸。

        孔子對子貢說,向人進諫時,要“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無自辱也”(《論語·顏淵》)。就是不一定要做苦口良藥,不一定要當頭棒喝,你完全可以娓娓道來。這就叫“善道之”。如果這樣還說不通,就適可而止,不要等到人家不耐煩了自取其辱。

        你千萬不能要求對方必須如何如何。其實在今天這個社會里,包括父母對孩子都不能提出這樣的要求,每一個個體都是值得尊重的,朋友之間尤其要保留這種尊重。好好地說出你的忠告,盡你的一份責任,這就是好朋友了。

        人在一生中不同的年齡階段,所交的朋友是不同的。我們如何在不同的年齡階段都交到有益于自己的好朋友呢?

        孔夫子說,人這一輩子,說起來七八十年,好像很長。但是劃分一下,可以分成三個大的階段:少年、壯年、老年。每個階段上都會有一些需要特別注意的東西,也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坎兒。這三個坎如果你都越過去了,你這一生就無大礙了。而要成功越過這三道坎,同樣離不開朋友的幫助。

        孔子說:“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人在少年的時候,很容易沖動,這個時候要注意不要在情感上出現問題。我們經常看到,高中生、大學生因為感情問題出事。這個時候,一些好朋友作為旁觀者,他們看得更客觀、更清晰,所以好多自己解不開的疙瘩也許會從朋友那里找到答案。

        過了這個坎兒,就到了中年。孔子說,人在這個階段,“血氣方剛,戒之在斗”。

        人到中年,家庭穩定了,職業穩定了,這個時候想的最多的是什么呢?是謀求更好更大的空間,這就極易與他人產生矛盾和爭斗,爭斗的結果很可能是兩敗俱傷。所以孔子提醒說,人在這個時期,最重要的就是告誡自己,不要跟別人爭斗。你與其跟他人斗,不如跟自己斗,想辦法提高自己的素質和修養。假如一個更好的職位最終沒有選擇你,你應該想一想,是不是自己哪方面還做得不夠好。

        所以在這個時候,你要結交那種有平常心的朋友。他會幫你看開暫時的得失,超脫利益的糾纏,得到心靈的撫慰,獲得精神的棲息地。

        那么到晚年應該注意些什么呢?按照孔子的說法,叫“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人老了,心態就容易走向平和,像羅素所說,湍急的河流沖過山巒,終于到了大海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平緩和遼闊。在這個時候,人要正確對待你得到的東西。這里面其實是大有深意的。

        人年輕的時候,都是在用加法生活,但是到一定層次后,要學著用減法生活。

        你從社會上收獲友誼,收獲金錢,收獲情感,收獲你的功勛,此時你已經收獲了很多,就像是一個新家,逐漸被東西堆得滿滿當當一樣。你的心靈如果被所得堆滿,最后就會累于得。

        我們經常看到,老年朋友在一起,互相的交流是什么呢?往往是抱怨。抱怨兒女顧不上自己,說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們拉扯大了,現在你們都去忙了,連回家來看看都沒有時間;抱怨社會分配不合理,說我們當年干革命的時候,一個月才拿幾十塊錢,你看看我孫女,現在一去外企就掙三四千塊,這對我們老干部公平嗎?

        如果老在說這些東西,那么原來的所得就變成生命的一種隱痛,一種負累。這時就需要朋友的開導,學著舍棄一些東西,這樣也就遠離了煩惱。

        其實縱觀下來,《論語》里面真正專門談論交友之道的文字并不多,但是它教給了我們一種智慧。

        選擇一個朋友,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而能夠交上什么樣的朋友,先要看自己有什么樣的心智,有什么樣的素養;看自己在朋友圈子里面,是一個良性元素還是一個惰性元素;是有害的還是有益的。

        也就是說,自己修身養性,是交到好朋友的前提;而交到好朋友,等于給自己打開了一個最友善的世界,能夠讓自己的人生具有光彩。

    返回于丹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