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把我們自己娛樂死

    散文集發表于2018-07-22 20:56:16歸屬于周國平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文化有兩個必備的要素,一是傳統,二是思考。做一個有文化的人,就是置身于人類精神傳統之中進行思考。那么,電視究竟把我們引向何方?引向娛樂。一種迷戀當下和排斥思考的文化,我們只能恰如其分地稱之為娛樂。

      奧威爾和赫胥黎都曾預言文化的滅亡,在奧威爾看來,其方式是書被禁讀,真理被隱瞞,在赫胥黎看來,其方式是無人想讀書,無人想知道真理,文化成為滑稽戲。我相信,文化決不會滅亡。不過,我無法否認,對于文化來說,一個娛樂至上的環境是最壞的環境,其惡劣甚于專制的環境。

      美國文化傳播學家波茲曼的《娛樂至死》(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年5月版)是一篇聲討電視文化的檄文,書名全譯出來是“把我們自己娛樂死”,我在后面加上一個問號,用作我的評論的標題。在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我確實時時聽見一聲急切有力的喝問:難道我們要把自己娛樂死?這一聲喝問決非危言聳聽,我深信它是我們必須認真聽取的警告。

      電視在今日人類生活中的顯著地位有目共睹,以至于難以想象,倘若沒有了電視,這個世界該怎么運轉,大多數人的日子該怎么過。擁護者們當然可以舉出電視帶來的種種便利,據此謳歌電視是偉大的文化現象。事實上,無人能否認電視帶來的便利,分歧恰恰在于,這種便利在總體上是推進了文化,還是損害了文化。進一步分析,我們會發現,擁護者和反對者所說的文化是兩碼事,真正的分歧在于對文化的不同理解。

      波茲曼有一個重要論點:媒介即認識論。也就是說,媒介的變化導致了并且意味著認識世界的方式的變化。在印刷術發明后的漫長歷史中,文字一直是主要媒介,人們主要通過書籍來交流思想和傳播信息。作為電視的前史,電報和攝影術的發明標志了新媒介的出現。電報所傳播的信息只具有轉瞬即逝的性質,攝影術則用圖像取代文字作為傳播的媒介。電視實現了二者的完美結合,是瞬時和圖像的二重奏。正是憑借這兩個要素,電視與書籍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在書籍中,存在著一個用文字記載的傳統,閱讀使我們得以進入這個傳統。相反,電視是以現時為中心的,所傳播的信息越具有當下性似乎就越有價值。作者引美國電視業內一位有識之士的話說:“我擔心我的行業會使這個時代充滿遺忘癥患者。我們美國人似乎知道過去二十四小時里發生的任何事情,而對過去六十個世紀或六十年里發生的事情卻知之甚少。”我很佩服這位人士,他能不顧職業利益而站在良知一邊,為歷史的消失而擔憂。書籍區別于電視的另一特點是,文字是抽象的符號,它要求閱讀必須同時也是思考,否則就不能理解文字的意義。相反,電視直接用圖像影響觀眾,它甚至忌諱思考,因為思考會妨礙觀看。摩西第二誡禁止刻造偶像,作者對此解釋道:猶太人的上帝是抽象的神,需要通過語言進行抽象思考方能領悟,而運用圖像就是放棄思考,因而就是瀆神。我們的確看到,今日沉浸在電視文化中的人已經越來越喪失了領悟抽象的神的能力,對于他們來說,一切討論嚴肅精神問題的書籍都難懂如同天書。

      由上所述,我們大致可以揣測作者對于文化的理解了。文化有兩個必備的要素,一是傳統,二是思考。做一個有文化的人,就是置身于人類精神傳統之中進行思考。很顯然,在他看來,書籍能夠幫助我們實現這個目標,電視卻會使我們背離這個目標。那么,電視究竟把我們引向何方?引向文化的反面——娛樂。一種迷戀當下和排斥思考的文化,我們只能恰如其分地稱之為娛樂。并不是說娛樂和文化一定勢不兩立,問題不在于電視展示了娛樂性內容,而在于在電視上一切內容都必須以娛樂的方式表現出來。“娛樂是電視上所有話語的超意識形態。”在電視的強勢影響下,一切文化都依照其轉變成娛樂的程度而被人們接受,因而在不同程度上都轉變成了娛樂。“除了娛樂業沒有其他行業”——到了這個地步,本來意義上的文化就蕩然無存了。

      電視把一切都變成了娛樂。新聞是娛樂。今天我們通過電視能夠迅速地知道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事情,然而,其中絕大多數與我們的生活毫無關聯,所獲得的大量信息既不能回答我們的任何問題,也不需要我們做出任何回答。看電視新聞很像看萬花筒,畫面在不相干的新聞之間任意切換,看完后幾乎留不下任何印象,而插播的廣告立刻消解了不論多么嚴重的新聞的嚴重性。政治是娛樂。政治家們紛紛涌向電視,化妝術和表演術取代智慧成了政治才能的標志,總統和議員都爭相讓自己變得更上鏡。教育是娛樂。美國最大的教育產業是在電視機前,電視獲得了控制教育的權力,擔負起了指導人們讀什么樣的書、做什么樣的人的使命。

      波茲曼把美國作為典型對電視文化進行了分析和批判,但是,電視主宰文化、文化變成娛樂的傾向卻是世界性的。譬如說,在我們這里,人們現在通過什么學習歷史?通過電視劇。歷史僅僅作為戲說、也就是作為娛樂而存在,再也不可能有比這更加徹底地消滅歷史的方式了。又譬如說,在我們這里,電視也成了印刷媒介的榜樣,報紙和雜志紛紛向電視看齊,使勁強化自己的娛樂功能,蛻變成了波茲曼所說的“電視型印刷媒介”。且不說那些純粹娛樂性的時尚雜志,翻開幾乎任何一種報紙,你都會看到一個所謂文化版面,所報道的全是娛樂圈的新聞和大小明星的逸聞。這無可辯駁地表明,文化即娛樂已經成為新的約定俗成,只有娛樂才是文化已經成為不言而喻的共識。

      奧威爾和赫胥黎都曾預言文化的滅亡,但滅亡的方式不同。在奧威爾看來,其方式是書被禁讀,真理被隱瞞,文化成為監獄。在赫胥黎看來,其方式是無人想讀書,無人想知道真理,文化成為滑稽戲。作者認為,實現了的是赫胥黎的預言。這個結論也許太悲觀了。我相信,只要人類精神存在一天,文化就決不會滅亡。不過,我無法否認,對于文化來說,一個娛樂至上的環境是最壞的環境,其惡劣甚于專制的環境。在這樣的環境中,任何嚴肅的精神活動都不被嚴肅地看待,人們不能容忍不是娛樂的文化,非把嚴肅化為娛樂不可,如果做不到,就干脆把戲侮嚴肅當作一種娛樂。面對這樣的行徑,我的感覺是,波茲曼的書名聽起來像是一種詛咒。
    返回周國平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