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經典散文

    滂卑故城

    散文集發表于2017-06-03 06:42:18歸屬于朱自清散文集本文已影響手機版
    ①今譯名為:龐貝。
      滂卑(Pompei)故城在奈波里之南,意大利半島的西南角上。維蘇

    威火山在它的正東,像一座圍屏。紀元七十九年,維蘇威初次噴火。噴出的熔巖倒沒有什么;可是那崩裂的灰土。山一般壓下來,到底將一座繁華的滂卑城活活地埋在底下,不透一絲風兒。那時是半夜里。好在大多數人瞧著兆頭不妙,早卷了細軟走了;剩下的并不多,想來是些窮小子和傻瓜罷。城是埋下去了,年歲一久,誰也忘記了。只存下當時一個叫小勃里尼的人的兩封信,里面敘述滂卑陷落的情形;但沒有人能指出這座故城的遺址來。直到一七四八年大劇場與別的幾座房子出土,才有了頭緒;系統的發掘卻遲到一八六○年。到現在這座城大半都出來了;工作還繼續著。
      滂卑的文化很高,從道路,建筑,壁畫,雕刻,器皿等都可看出。后三樣大部分陳列在奈波里國家博物院中;去滂卑的人最好先到那里看看。但是這種文化大體從希臘輸入,羅馬人自己的極少。當時羅馬的將領打過了好些個勝仗,閑著沒事,便風雅起來,搜羅希臘的美術品,裝飾自己的屋子。這些東西有的是打仗時搶來的,有的是買的。古語說得好:“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這種美術的嗜好漸漸成了風氣。那時羅馬人有的是錢;希臘人卻窮了,樂得有這班好主顧。“物聚于所好”,滂卑還只是第三等的城市,大戶人家陳設的美術品已經像一所不寒塵的博物院,別的大城可想而知。
      滂卑沿海,當時與希臘交通,也是個商業的城市,人民是很富裕的。他們的生活非常奢靡,正合“飽暖思淫欲”一句話。滂卑的淫風似乎甚盛。他們崇拜男根,相信可以給人好運氣,倒不像后世人作不凈想。街上走,常見墻上橫安著黑的男根;器具也常以此為飾。有一所大住宅,是兩個姓魏提的單身男子住的,保存得最好;里面一間小屋子,墻上滿是春畫,據說他們常從外面叫了女人到這里。院子里本有一座噴泉,泉水以小石像的男根為出口;這座像現在也藏在那間小屋中。廊下還有一幅壁畫,畫著一架天秤;左盤里是錢袋,一個人以他的男根放在右盤中,左盤便高起來了。可見滂卑人所重在彼而不在此。另有妓院一所,入門中間是穿堂,兩邊有小屋五間,每間有一張土床,床以外隙地便不多。穿堂墻上是春畫;小屋內墻上間或刻著人名,據說這是游客的題名保薦,讓他的朋友們看了,也選他的相好。
      從來酒色連文,滂卑人在酒上也是極放縱的。只看到處是酒店,人家里多有藏酒的地窖子便知道了。滂卑的酒店有些像杭州紹興一帶的,酒壚與柜臺都在門口,里面沒有多少地方;來者大約都是喝“柜臺酒”的。現在還可以見許多殘破的酒壚和大大小小的酒甏;人家地窖里堆著的酒甏也不少。這些酒甏是黃土做的,長頸細腹尖底,樣子靈巧,可是放不穩,不知當時如何安置。
      上面說起魏提的住宅,是很講究的。宅子高大,屋子也多;一所空闊的院子,周圍是深深的走廊。廊下懸著石雕的面具;院中也放著許多雕像,中間是噴泉和魚池。屋后還有花園。滂卑中上人家大概都有噴泉,魚池與花園,大小稱家之有無;噴泉與魚池往往是分開的。水從山上用鉛管引下來,辦理得似乎不壞。魏提家的壁畫頗多,墻壁用紅色,粉刷得光潤無比,和大理石差不多。畫也精工美妙。飯廳里畫著些各行手藝,仿佛宋人《懋遷圖》的味兒。但做手藝的都是帶翅子的小愛神,便不全是寫實了。在紅墻上畫出一條黑帶兒,在這條道兒上面再用鮮明的藍黃等顏色作畫,映照起來最好看;藍色中滲一點粉,用來畫衣裳與愛神的翅膀等,真是飄飄欲舉。這種畫分明仿希臘的壁雕,所以結構亭勻不亂。膳廳中畫最多;黑帶子是在墻下端,上面是一幅幅的并列著,卻沒有甚大的。膳廳中如何布置,已不可知。曾見別兩家的是這樣:中間一座長方的小石灰臺子,紅色,這便是桌子。圍著是馬蹄形的坐位,也是石灰砌的,顏色相同。近臺子那一圈低些闊些,是坐的,后面狹狹的矮矮的四五層斜著上去,像是靠背用的,最上層便又闊了。但那兩家規模小,魏提家當然要闊些。至于地用嵌石鋪,是在意中的。這些屋子里的銀器銅器玻璃器等與壁畫雕像大部分保存在奈波里;還有涂上石灰的尸首及已化炭的面包和谷類,都是城陷時的東西。
      滂卑人是會享福的,他們的浴場造得很好。冷熱浴蒸氣浴都有;場中存衣柜,每個浴客一個,他們可以舒舒服服地放心洗澡去。場寬闊高大,墻上和圓頂上滿是畫。屋頂正中開一個大圓窗子,光從這里下來,雨也從這里下來;但他們不在乎雨,場里面反正是濕的。有一處浴場對門便是飯館,洗完澡,就上這兒吃點兒喝點兒,真“美”啊。滂卑城并不算大,卻有三個戲園子。大劇場為最,能容兩萬人,大約不常用,現在還算完好。常用的兩個比較小些,已頹毀不堪;一個據說有頂,是夜晚用的,一個無頂,是白天用的。城中有好幾個市場,是公眾買賣與娛樂的地方;法庭廟宇都在其中;
      現在卻只見幾片長方的荒場和一些破壇斷柱而已。
      街市中除酒店外,別種店鋪的遺跡也還不少。曾走過一家藥店,架子上還零亂地放著些玻璃瓶兒;又走過一家餅店,五個烘餅的小磚爐也還好好的。街旁常見水槽;槽里的水是給馬喝的,上面另有一個管子,行人可以就著喝。喝時須以一只手按著槽邊,翻過身仰起臉來。這個姿勢也許好看,舒服是并不的。日子多了,槽邊經人按手的地方凹了下去,磨得光滑滑的。街路用大石鋪成,也還平整寬舒;中間常有三大塊或兩大塊橢圓的平石分開放著,是為上下馬車用的。車有兩輪,恰好從石頭空處過去。街道是直的,與后世取曲勢的不同。雖然一望到頭,可是襯著兩旁一排排的距離相似高低相仿的頹垣斷戶,倒仿佛無窮無盡似的。從整齊劃一中見偉大,正中古羅馬人的長處。
      (原載1932年10月1日《中學生》第28號)
    返回朱自清散文集列表
    展開剩余(
    贊賞支持
  • <blockquote id="g84qu"></blockquote>
    <samp id="g84qu"><label id="g84qu"></label></samp>
  • <menu id="g84qu"></menu>
  • <samp id="g84qu"><input id="g84qu"></input></samp>
    乐游棋牌